|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四章 是他非他的猜測

第二十四章 是他非他的猜測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626

李明樓是第一次主動掀起車簾,先前讓方二救人也不過是隔著窗說了句話。

方二和元吉放開了韁繩,要做什麼?阻止這個瘋子給這少年治傷嗎?

「季良,不要發瘋了。」老者生氣喝道,「這是你兒子,不是給你玩的。」

季良看著懷裡的少年,一雙綠豆眼閃閃發亮:「我不是玩。」

「爹。」少年不知道是否因為感受到危險醒了過來,聲音弱小無力,「我不是那些野雞兔子。」

季良看著懷裡的兒子,眼睛亮亮的在他臉上身上遊走:「可是你受傷了,不治多可惜。」

老者看不下去將一藥瓶舉起晃了晃:「善人給了葯了,讓你治,小碗跟那些雞鴨兔子一樣就死了!」

這句話提醒了他,將另一隻手拎著的三隻野雞扔在季良腳下。

「就是這東西差點害死了小碗,你還是不改嗎?」

小碗挨打的原因老者已經講過來,季良心疼的看著腳下的野雞:「這不是爛了,這只是腿打斷了又接上了,好了的。」

老者呸了聲:「不要瘋瘋癲癲了,快些帶小碗進去咿善人。」

老者推搡季良進門,轉頭看到車馬還在,他還以為已經走了呢。

「善人。」他想了想試探,「山村窮舍的沒有好茶,進來喝口水吧。」

季良不高興了:「又不是來看病的,還要燒水。」

老者將季良推進去,對李明樓這邊連連施禮:「善人莫怪善人莫怪他是個瘋子。」

元吉道:「不用麻煩,就是想確認這孩子沒事。」

方二也同時走過來:「我來給這孩子敷藥。」

原來如此,老者恍然又慚愧,任誰看到這父親瘋瘋癲癲都不放心,俗話說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萬一這孩子死了,善事做的也不舒心。

「那真是太好了。」他千恩萬謝,引著方二進去了。

李明樓坐在車裡聽著院子里傳來老者呵斥季良去燒水,有踢嗒踢嗒的腳步聲以及季良高高低低的抱怨。

「小姐,這個人……」元吉有個猜測,但不敢確信。

李明樓也不敢確信,但直覺又告訴她這個季良就是獵先生。

但獵先生為什麼改換了名字?為什麼是村民眼中的瘋子?好像的確不太正常,而且獵先生有兒子嗎?

獵先生救了項雲在項家成名,有一段很多人都在談論他,閑閑無事的姜亮和劉范自然也談,尤其是項雲將獵先生送給李明玉後。

他們談論的目的自然是讓李明樓知道獵先生多厲害,項雲做這個決定多真誠多有情義,把李明玉看的比自己的命還重。

「獵先生愛兵如子,在軍中不分官職大小一視同仁,他常說自己沒有兒子,大家在他眼裡都是愛子。」

聽起來像佔便宜,李明樓想到當初姜亮說這話時自己還笑了,姜亮自己也笑。

「這是赤子之心。」劉范覺得這個笑話太無聊,「正因為他除了治傷救人別無他念,技藝也才精進,不過,也可能受過什麼刺激,比如他沒有兒子。」

劉范這也是開玩笑,姜亮哈哈大笑,李明樓倒是覺得這個很無聊。

沒有兒子。

現在仔細想的話,也許有兩個意思,一直沒有兒子,或者有兒子又失去了。

「季良!你非要發瘋是不是,離小碗遠點。」

頹敗的院牆展開的門內傳來老者拔高的聲音。

「他這樣治傷不行。」季良的聲音也理直氣壯。

「他不行?你行?因為你小碗差點死了,因為他小碗才救回一條命。」老者是真生氣了,聲音震得破門抖了抖。

李明樓也抖了抖伸手按住胸口,她有個猜測。

這個猜測讓她變得激動,不得不大口大口的喘氣,她現在幾乎不怎麼喘氣,大概是因為她是一個死人。

方二走了出來,老者揪著季良也走出來,不知道是壓著來道謝,還是怕季良去動小碗的傷口。

「多謝善人啊。」

「已經治好了。」

聽到方二這樣說,季良撇了撇嘴但沒有反駁。

元吉看向車內:「小姐還嗎?」

李明樓道聲不用,方二坐上馬車,元吉再次上馬,這一次真的轉頭離開了。

李明樓微微的掀開窗帘看向後邊,老者感激的跟著送了幾步深深施禮,季良則站在門邊未動,嘴裡嘀嘀咕咕不知道說什麼,日光照在她露出一點點的指尖,刺痛。

李明樓收回手重新退回陰暗裡:「方二,你親手給那孩子治傷沒有經過別人的手吧?」

別人自然是指那個對著自己孩子眼睛發亮,似乎要把人剖開翻個遍的半瘋子,方二點頭:「沒有,是我自己上藥裹布。」

小姐真是關心這個孩子。

「小姐放心,他的傷養些日子就好了。」方二道。

李明樓道聲好沒有再說話。

馬蹄聲遠去,老者和季良的腳步聲在院子里走來走去,爭執,嘀咕,訓斥,抱怨,直到老者離開,里外陷入了安靜,然後門咯吱被推開,季良小眼閃閃:「小碗。」

小碗躺在床上似乎睡熟。

「不要裝睡。」季良道,「你知道那個人給你治傷治成什麼樣嗎?」

語氣引誘恐嚇以及幸災樂禍。

小碗沒有因為父親這樣的態度悲傷憤怒,早已經麻木了,不過治傷治成什麼樣,他的手抬起落在臉上,摸到半邊裹布。

治傷治成了車裡那位小姐的樣子嗎?

「小碗。」季良貼近了他的臉,滿面討好,「讓我來重新給你治治吧,一定能好的很快。」

然後又挺直了脊背,聲音滿是自信。

「小碗,別人不信爹,你難道還不信?那些雞啊兔子啊你都是親眼看到我把它們治好的,我能把野雞的肚子縫起來,也能把你傷了皮肉縫起來,連疤痕都不留。」

疤痕不留,小碗另半邊臉上的眼睜開:「好。」

…….

…….

李家的宅院就在眼前,今天比昨天回來的還早。

「小姐,明天還出門嗎?」元吉問道。

方二回頭看了他一眼,覺得有些奇怪,元吉為什麼會這樣問?去不去應該是小姐吩咐的。

「不去了。」李明樓在車內道。

所以他的猜測是對的,小姐應該是確定了那個季良就是獵先生,元吉應聲是。

「還有一件事。」李明樓的聲音又傳來,車窗帘微微掀起。

元吉靠近等候吩咐。

「家裡給祖母這半年的孝敬送來了嗎?」李明樓問。

李奉安每半年給李老夫人送養老的錢,上半年出事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按規矩來。

「遲了一些,現在已經在路上了。」元吉答道。

李明樓點點頭,放下車簾:「那些錢不用給祖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