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三章 破門裡的半瘋子

第二十三章 破門裡的半瘋子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768

六騎絕塵而去再無危險,退避的圍觀者們湧上前關切這孩子怎麼樣。

大概是馬蹄落下的一刻又被人掀開,生死之間一口氣起伏,少年暈死了過去。

他的身上頭臉都被鞭子抽傷血肉模糊。

「皮肉傷厲害些,性命無憂。」方二說道。

打仗傷死見多了看一眼便知道。

聽到他說話四周的人們想起先前那一聲自報家門,江陵府李氏,祖上風光遙遠忽略不計,這一代李奉安大都督的威名赫赫,雖然已經過世了,但李氏在江陵府還是第一大家。

方二穿著不如先前那六人華麗,可知是個僕從,眾人的視線看向一旁不遠處的馬車,車旁靜立同樣樸素的男人。

車旁的男人向車門靠近幾分,似乎車裡的人說了什麼。

「將傷葯給他些。」元吉聽完李明樓的吩咐,對方二說道。

身為劍南道的兵士隨身攜帶最好的傷葯,方二依言拿出來:「你們把這個和他一併送回去,用幾天就好。」再看了眼那依舊昏死的少年,「雖然性命無大礙,筋骨還是有些不好,儘快送回去。」

圍觀者們你看我我看你,似乎不知道誰來接這個葯。

「善人。」先前那位老者深深施禮,面色慚愧又哀求,「這小兒可憐,家裡只有一個瘋父,也不知道此時在不在家,找到了來來去去不知什麼時候,不知能不能麻煩善人送他回去。」

這是看他們有車,方二道聲不行,這車可不是給別人隨便用的。

出手救人給葯已經是莫大的善心,再強求是得寸進尺了,老者自己心裡也是知道,面色更加羞慚,連連施禮道歉。

元吉揚聲:「把人抱過來吧。」

這當然不是元吉的意願,方二便沒有任何疑問應聲是,彎身將少年抱了起來向馬車走去。

圍觀者們這時才反應過來紛紛真誠感激的道謝,不管他們認識還是不認識這受傷的少年,危難時有人相助是每個人的期盼,低賤如他們誰又能保證自己不會遇到危險。

「善人,老兒給你們帶路吧。」老者激動道,看到站在車邊的男人對他點點頭,他忙加快腳步要跟上,想了想又將地上滾落的三隻野雞拿起來。

這給少年引來災難的罪魁禍首,還可以為他養傷盡一點力氣。

方二捧著少年站到車邊,看樣子是打算就這樣一路走過去。

「放到車裡來。」李明樓說道。

這不止是呵護那少年,也是讓方二輕鬆些,有輕鬆的條件何必受累,李明樓並不介意與自己同車人的身份以及髒亂,雖然從來沒有外人坐過她的車。

那十年在太原府項家的李大小姐馬車偶爾穿街而過,點綴著寶石的車佩戴著香草的馬令無數人羨慕,沒有人坐過她的車,包括項家的女眷們,但不是李明樓不允許,是他們不想以及不敢,從沒有人有過這個念頭,李明樓也並不替別人做念頭。

車簾掀開李明樓往更深處避了避,蜷縮的少年被方二穩穩的放進來。

這次那老者提出了請求,對李明樓來說舉手之勞,就像讓方二阻止那六人繼續行兇。

馬車平穩的向前駛去,李明樓垂目看著身邊躺著的少年,還是個孩子,能活著還是活著吧。

不知道自己李明玉以及其他人堆滿院落的屍體會怎麼樣,可有人蒙上一層白布遮蓋不閉目的雙眼,可有人點一隻香燭祭奠。

「江陵府李氏祖祖輩輩都是大善人。」老者坐在方二身邊熱情的表達感激,「小碗遇到你們真是撿了條命。」

李氏祖上是軍功成名殺人無數,元吉以笑回應沒有說話。

老者並不介意對方態度冷淡,活到他這歲數已經不以言語分辨好壞了。

「小碗的家住的遠一些,在山腳下。」他主動介紹,指著前方的村落,然後手指越過指向更遠處,「四鄰離得遠,找到他爹再去找鄉親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了。」

這個村子元吉不陌生,先前他們來過,村子裡人口不多都是以打獵為生。

「這孩子可憐,娘死的早,爹又是個半瘋子,他小小年紀就要打獵養家。」老者總能找到話題,且趁著說這句話回頭看了眼車。

馬車一直安靜無聲感受不到任何人氣,他都懷疑自己先前聽到的女聲是幻覺。

「他這麼小打不到什麼好獵物,以次充好也是鋌而走險了。」老者搖搖頭嘆息,「哦,從這裡不進村。」

馬車在崎嶇的小路上顛簸,這裡的路完全是人步行走出來的,就在元吉要喝停馬車讓方二將那少年抱著送去時,老者呼出一口氣:「到了。」

路的盡頭出現一座小宅院,元吉略有些驚訝,這是真正的宅院,不是先前村民們簡陋的草屋木柵欄。

雖然灰牆豁了口,大門破了洞,內里的屋頂長滿了草,但還殘留先前的精美。

「小碗家先前也闊過,祖上三輩時破落了,據說是原本避暑的宅院,因為偏僻沒賣出去,也還算給他們父子個容身之地。」老者無所不知的解說。

這種事常見,李家的祖產也曾經破敗賣出去最後只剩下一間瓦屋遮身,元吉先一步催馬過去,方二將馬車穩穩的趕過來。

老者跳下車:「季良,季良。」

「喚的如此急。」破門洞里立刻有聲音傳來,啪啪的腳步聲跟拍門聲應和,「可是有人求醫?」

求醫?大夫嗎?

元吉掀著車簾,方二將那少年抱出來,聽到這句話都一怔,停頓的看過來。

破門沒有拉開,門洞里探出一張臉,這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髮髻散亂鬍子拉碴,滿面菜色,一雙小黑豆眼閃爍著光芒。

「啊,有人,還有車。」他拔高聲音,下一刻臉從門洞中消失,砰的一聲門打開,人站在門口,一手胡亂的捋了捋頭髮,一手撫了撫衣衫,聲音低沉:「不知是何病症?」

真是大夫?可是為什麼詢問的時候說這裡沒有大夫?

元吉道:「請問,閣下可是」

站在門邊的老者抓住了這個男人,對元吉這邊歉意:「他是個半瘋子,不要理他的話。」再用力的搖晃男人的胳膊,「季良,小碗被人打傷了。」

瘋子?元吉將餘下的話停下。

「他們不是看病的,是好心人將小碗送回來。」老者抱怨,「你去謝謝人家。」

聽到不是看病這句話男人神情頓時不悅,捋著頭髮的手乾脆抓了兩下,髮髻變得更亂糟糟:「不是看病敲什麼門。」

元吉將車簾放下來沒有再看這男人一眼,方二抱著少年走過來。

「人家救了小碗,如果不是他們,小碗就要死了。」老者惱道,雖然沒人跟瘋子計較,但他求人來很是羞慚。

兩遍的小碗這個名字讓男人的神情清醒了幾分,好似才認出自己的兒子,啊的一聲上前伸手接過少年。

「小碗你怎麼了?」他大喊。

老者絮絮叨叨的給他解釋。

「小碗啊小碗啊。」男人發出嗚咽,但下一刻嗚咽停下,聲音拔高興奮,「小碗不用怕,爹來給你治傷。」

此時方二已經轉身走回車旁坐上來,元吉翻身上馬,只待揚鞭催馬調轉而去。

李明樓伸手掀起了車簾:「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