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二十一章 各自的明白

第二十一章 各自的明白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547

姐妹之間借首飾是常有的事,不借鬧起來吵架的也常有。

李明樓不在姐妹的範圍內。

她的吃穿用讓李家的姐妹們驚羨,不過沒有人動念頭借用,因為大家心裡自動划了一道鴻溝,她和她們不一樣。

但現在一樣了。

「她不再僅僅是大伯的女兒。」李明琪指著自己,「跟我們一樣,都是李家的小姐,是李家的小姐大家就都一樣。」

李明樓本來就是李家的小姐,李明冉點頭。

李明華搖頭:「那只是你這樣認為。」

「祖母也這樣認為。」李明琪反駁,「若不然,如果是以前祖母會出面去幫我借首飾嗎?」

不會,李明華默然。

李明冉點頭:「祖母會打你一頓。」

李明琪輕輕捏著身前的珠串晃晃悠悠:「既然都是李家的小姐,就要都聽祖母的話,誰聽話祖母就會喜歡誰,只要祖母喜歡,什麼事都辦得到,大小姐該懂事了。」

李明冉斟酌了一下,雖然她年紀小,但祖母不是很喜歡她,放下了去李明樓那裡看看有什麼能借的念頭,萬一被祖母打一頓,還要被母親打一頓。

李明華點頭承認了:「祖母是不喜歡她,不過,她就要離開家嫁去太原府了,那麼遠,幾年見不了一次。」

那祖母喜歡不喜歡她也無所謂了,李明冉再次點頭。

「嫁做他人婦,娘家喜歡不喜歡也很重要。」李明琪不悅道。

李明華哈哈笑:「對你來說是這樣。」

誰也都是這樣,李明琪捏著圓潤柔亮的珠串,更何況李明樓能不能嫁人還不一定呢。

夜幕降臨李家各處燈火點亮,金桔將一盞燈放到書桌上,李明樓洗漱走出來卻沒有像先前那樣過來寫字。

「小姐今天回來這麼早,是累了吧。」金桔關切道,「明日歇息一天吧。」

李明樓搖搖頭:「不是累。」

她低頭看胳膊,雖然進出在外都坐車包裹的嚴密,但還是暴露在青天白日下太久了,那些傷口又開始疼以及蔓延。

或者是因為她在這裡逗留太久了,遲遲不去太原府。

不能休息,她沒有時間。

金桔沒有再勸鋪床讓她歇息,這邊的院子沒有留丫頭伺候,二人不說話里外一片安靜。

金桔忍不住回頭看燈下李明樓拉長的身影,夜晚她依舊裹著頭臉,站在那邊不說不動恍若與世隔絕。

「小姐,今天的事都怪我。」她轉過身跪下。

古媽媽拿著首飾走了以後,她和李明樓都沒有再提這件事,就好像從未發生過,但事情總要解決的。

李明樓被打斷了思路,想了想才反應過來這個一臉自責的丫頭說的什麼事,搖頭:「老夫人借首飾跟你有什麼關係。」

金桔跪著抬起頭:「是奴婢拿東西不小心被人看到,財外露導致引來這禍患。」

李明樓哈哈笑了:「你這道理不對。」

小姐竟然笑了,金桔有些驚訝:「怎麼不對?」

李明樓對自己突然的笑也很意外,就是想笑,大概因為這真是一句很好笑的話。

「我的財還用外露,不露大家不也都知道。」她對金桔抬手,「起來說話。」

金桔起身,神情更加難過,大小姐的財縱然人人皆知,但以前沒有人敢來冒犯,現在連一個小姐的丫頭都敢來動手動腳。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這是在欺負小姐。」金桔低著頭。

就像早已經想到過的那樣,沒有了李奉安,李明樓在李家的地位變了,以前這種事是絕對不會發生的。

李明樓笑了,女孩子們之間的這種事嗎?她從來沒有遇到過,吃穿用度攀比,爭人前人後風光,愁夫婿婆家嫁妝,親戚之間親疏遠近,這些都不需要她去費心,想都不用想。

她吃穿不愁,用度奢靡,不知道什麼叫別人有自己無,縱然遇到過羨嫉的眼神,但那些又不能奈她何,甚至連近身都近不得。

李奉安在如此,李奉安不在了她在項家也是如此。

雖然最後死的很慘,雖然項家暗藏異心,但十年來表面上情真意切沒有半點委屈她。

欺負,這個詞用在她身上還是第一次。

「小姐,你不要笑。」金桔嘆氣,「今天所有人都看在眼裡,她欺負小姐卻沒有受到懲罰,那以後人人都可以欺負小姐了。」

李明樓道:「為什麼?」

「因為老夫人護著她。」金桔一臉愁容看著李明樓。

可憐的大小姐,才失去父親的孩子,根本就想不到自己的祖母會這樣對待自己。

「小姐,家裡老夫人最大,家裡人都是看老夫人行事的。」不孝的話已經說出來,金桔也沒了顧忌,「老夫人不喜歡你,那所有人都不喜歡你,會欺負你了,今天琪小姐借珠子,明天其他的小姐也要來借了,接下來就是搶了。」

似乎這是很有趣的事,李明樓再次笑了。

「小姐。」金桔跺腳。

李明樓制止她要再勸:「你說的我明白,我沒有受過委屈,也不會受委屈,不用為這個發愁。」

金桔看著站在室內陰影里的李明樓,那要怎麼辦?最好的辦法就是大小姐去討老夫人歡心,讓老夫人喜歡她護著她,不許任何人欺負她。

但想到小姐要去這麼做,金桔心裡沒有歡喜只有難過。

這世上除了父母就沒有無緣無故沒有條件的喜歡了。

「我不需要無緣無故的喜歡,只要喜歡就可以了。」李明樓道,「明天我會解決的,休息吧。」

明天就能解決?金桔有些期待又有些不安。

她不想小姐去討好老夫人,也不想小姐到人前哭鬧,怎麼想都是沒有體面的辦法解決。

她愁思不安,李明樓已經上床躺下了,金桔不敢再打擾熄了燈退了出去,今晚她是睡不著。

今晚很多人都睡不著,都在議論這件事,很多人已經猜到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母親是不太高興。」左氏對李奉常說,「仙兒這些日子與她太生分。」

對於內宅這些事李奉常不感興趣,但心裡是明白的,搖搖頭:「仙兒還小,又遇到這麼多事,母親跟小孩子計較什麼。」

李奉常能私下說母親的不是,左氏不能,委婉一笑:「母親也是想要仙兒親近的。」

「慢慢來。」李奉常打個哈欠,一串珠子小事而已,「你多哄哄她們就好了,歇息吧,明日還有很多事要忙。」

在內宅一串珠子可不是小事,男人們不身在其中便懶得明白,左氏一笑沒有再說這個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