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九章 丫頭打架

第十九章 丫頭打架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437

金桔並沒有拿來太多物品,衣服幾件,首飾更少,現在李明樓這樣情況,準備幾套簡單的備用就好,免得看了傷心。

主要是將屋子裡的擺設恢復如初。

李明樓不在家,丫頭僕婦們可以進來,動作麻利半日就收拾好了,金桔站在室內巡視很是滿意,還沒散去的丫頭僕婦們也很高興。

「大小姐心情好多了吧。」

「大小姐要在家裡住很久了吧。」

「我們可以回來伺候了吧。」

她們七嘴八舌的詢問。

金桔只笑著:「能當閑人就快好好的享受吧,忙起來以後別抱怨。」

不回答問題也就給了希望,想回來的笑的更開心,想走的多幾分思量。

「金桔。」有人在門外探頭。

金桔從屋子裡看過來,認得為首的是李明琪身邊的丫頭念兒,剛才從庫房搬東西時她就在一旁探頭看。

「大小姐這裡收拾呢。」念兒不等邀請便自己走進來,幾個小丫頭跟著進來。

念兒在屋子裡環視:「還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金桔客氣拒絕:「不用了,都好了。」

念兒站在了妝台前,伸手拉開了妝奩。

她的動作快又突然,金桔反應過來時,念兒已經伸手抓住一個盒子:「這條珠子跟我們小姐的一樣,我們小姐要出門,珠子還沒修好,大小姐借我們小姐用用吧。」

借?金桔驚訝,屋子裡站著的僕婦丫頭們也屏住了呼吸。

姐妹之間借東西也是常見的,但來李明樓這裡借東西

金桔忙上前按住盒子:「我們小姐不在,等回來琪小姐再來問吧。」

念兒抓著盒子不放:「好啊,我先拿去,等大小姐回來就來問。」

「念兒,你這是借?」金桔沉下來臉,「你這是搶吧。」

「你怎麼誣陷人。」念兒喊道。

跟著她的幾個小丫頭立刻伸手推搡金桔。

金桔一個趔趄向後退,眼看念兒拿起了盒子,忙撲上去伸手去奪。

念兒一聲尖叫,原來金桔的指甲狠狠的划過她的手背,留下幾道血印子。

大丫頭養尊處優十指不沾陽春水,手上留下幾道疤痕是天塌的大事。

金桔看著念兒如同被捅了兩刀一般在丫頭們的攙扶下跌跌撞撞哭天喊地的跑了出去。

有麻煩了。

金桔在丫頭群長大,吵架也是常有的事,但涉及到小姐的還是頭一次,以前她資格不夠到小姐跟前伺候,而到了李明樓身邊也沒人敢跟她吵架。

現在跟以前不一樣。

金桔看向四周,屋子裡站著的丫頭僕婦們似乎還處在震驚中呆立。

「我們大小姐的東西誰都不能動。」金桔深吸一口氣,「大小姐不在家更是如此。」

丫頭僕婦們便亂亂的應聲是。

金桔恢復先前的輕鬆:「都收拾好了,大家去歇息吧,我讓廚房準備了湯飲小食。」

眾人笑著道謝熱熱鬧鬧如同什麼事也沒有發生的離開了。

她們離開,金桔臉上的輕鬆頓消,不可能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家裡一個小姐跟前的丫頭都敢跑這裡來無禮了。

現在只怕已經傳遍了李家上下,多少人都等著看結果,這件事結果如何關係以後她們怎麼對待李明樓。

她該怎麼辦才能解李明樓的困境?丫頭金桔站在屋門口神情有些茫然。

沒有了父親母親的孩子,這困境是天給的。

有父母的孩子也會遇到困境,李明琪哭著撲進李老夫人的懷裡:「祖母救我。」

秋日的花架廊下,李明冉和李明華搖著扇子看著李老夫人的院落,進進出出的人已經停下來,院子里隱隱有吵鬧聲傳來,但很快便消散。

李明冉探著身子興緻勃勃:「李明琪說三嬸要打死她,這是跟祖母告狀,三嬸要是被祖母罵了,回去肯定更要打死李明琪,我上次跟祖母說我娘讓我爹給她捶腿,就被我娘回去打了。」

李明華哈哈笑:「那可不一樣。」

李明冉還想不明白這怎麼不一樣,然後看到丫頭念兒哭哭啼啼的被兩個僕婦送出來,坐直了身子:「祖母罰她了。」

是送出來但不是押出來,李明華讓小丫頭去問,小丫頭很快追上僕婦順利的問了蹬蹬跑回來:「老夫人說大小姐那裡說了不讓人進,就算去幫忙也不行,所以罰她去洗衣房兩個月。」

先前的衝突念兒跑回去說被金桔誣陷偷盜打了。

「小姐要出門,常用的珠子還沒修好,我看大小姐有一條就說了句跟我們小姐的一樣,要是能借用一下就好了,金桔就打我說我偷大小姐的珠子。」小丫頭將念兒的話學來,還將手舉起來模仿受傷。

王氏知道後惱怒不已,怪李明琪不約束下人,將李明琪拖過來要打,李明琪才不會乖乖挨打,跑來向李老夫人求助。

李明華從廊上跳下來:「好了,定論了,琪兒沒事了。」

李明冉更關心最重要的事:「珠子還能借來嗎?」

李明琪鬧這一出,就是為了珠子,結果還沒定論呢。

李明華想了想:「應該能吧,老夫人罰念兒是避重就輕了,還有些不高興她被打。」

有時候呵斥多管閑事也是表達不滿。

李明冉聽不懂但看得懂,她看向院門口:「看,是祖母跟前的婆子們,咿,古媽媽手裡拿著老夫人的首飾盒子。」

李明華也看到了,微微皺眉:「是去安撫大小姐了?」

金桔站在院門口看著面前站著的僕婦:「這是什麼?」

僕婦含笑將手裡的盒子打開,午後的日光下珠光燦燦:「老夫人也用不著這些珠兒花兒的,就給家裡孩子們分了分,這是單獨給明樓小姐的。」

是補償啊,金桔鬆口氣,她知道李明琪因為念兒的事鬧到李老夫人跟前了。

事情沒有想像中那麼糟,老夫人拿出首飾哄孩子們了,雖然這樣處置有些和稀泥,金桔露出笑臉:「多謝老夫人。」

僕婦含笑:「一家人說什麼謝。」將盒子放到金桔手裡,「老夫人說想要借大小姐的那串長珠給她妹妹用一用。」

金桔手裡的盒子頓時如巨石,壓的她身子一沉,臉上的笑凍結。

事情比她想像的還要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