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八章 救命有鬼

第十八章 救命有鬼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865

獵先生救過項雲的命。

成元六年,隴右兵馬與安氏的家將何千大戰,項雲被何千派出的刺客埋伏襲擊,一箭射穿了胸口,就是這個獵先生把項雲從鬼門關拉回來。

穿胸之箭,還能救回來,神乎其技。

「獵先生是你們江陵府人。」那時候項大老爺來跟她感嘆,「當初肯留下來還是六弟說了自己與你父親的關係,獵先生對你父親久仰這才接受了邀請。」

李明樓當時很高興也很驕傲,父親雖然不在了項雲還時時刻刻提起他,很多人也都還記得他。

現在想來,項雲這何嘗不是打著李奉安的旗號收攏人心,這種事不止一次,李奉安的不少舊部好友都被這樣籠絡。

獵先生一舉成名後,項雲沒有把獵先生這樣保命的高人留在身邊,而是送給了李明玉。

亂世行軍打仗能有這樣的大夫隨身是極大的安心,如果當初有獵先生在,父親李奉安也說不定不會死,她和李明玉大受感動,李明玉將兵馬十萬調撥與項雲,助他擊潰何千大軍,佔據江南三道。

這不是第一次借兵,也不是最後一次,幾年下來李氏的兵馬耗損,而項雲越來越壯大,在大夏節度使中躍居前三,也因此在武鴉兒死後備受重用。

大夏先後設立了十個節度使,但最厲害的不過三位,安氏因為貴妃偏寵勢力擴張飛速敢舉兵造反,武鴉兒獨霸西北勇悍聰慧戰功赫赫壯大兵馬,而李氏則因為李奉安高瞻遠矚十年積聚穩固大西南,只可惜這十年的積聚最終為別人做了嫁衣。

內有李氏親族紛爭損耗聲名,外有項雲耗兵吞功,想到那時候項氏的人常常來給她報告喜訊,李明玉的兵馬在哪裡又打了勝仗,又搶回被叛軍佔據的城池,自己歡喜驕傲,還感謝項雲的輔助,在項家人眼裡就跟個傻子一樣吧。

項雲,第一侯。

李明樓看著紙上寫的這三個字,這第一侯是踩著李氏的肩頭得來的,而且最後還給李氏扣上謀反的罪名斬草除根,這世間再無李氏,只有項雲。

李明樓將一疊紙拿起來點燃扔進香爐里。

獵先生當然並不是必不可少,是她現在在江陵府,獵先生是距離她最近最方便找到的人。

金桔推門進來,對她的動作沒有好奇。

「小姐吃飯吧。」她道,親手將飯菜一一擺好。

李明樓在李家是有單獨廚房的,用的是劍南道來的廚子。

李明樓起身洗了手坐過來吃飯。

「大小姐這幾日還要出門嗎?」金桔問道。

李明樓點頭。

那也就是說還要住在家裡,並沒有去太原府的打算,金桔領會了:「那我把小姐日常用的歸置一下。」

李明樓的房間除了床鋪其他都還是離開時的樣子,空蕩蕩的什麼擺設都沒有。

李明樓在家金桔不願讓人進來一直也沒有收拾,李明樓出門她就來布置一下。

對於這些身外小事李明樓不在意,也沒覺有有什麼不便,不過給金桔做些事也好。

李明樓的馬車在清晨駛出了城門。

李家有人在後遠遠跟隨相護,只要他們不近前不打擾元吉並沒有驅趕。

項九鼎穿著新衣衫站在城門一角目送。

「上前問個好也不行嗎?」他不悅的說道。

在他身邊的是項家的二管家,這一次特意被項老太爺安排來陪同的。

「六老爺交代過不要打擾李大小姐。」他輕聲解釋,「你看她連李家的人都不讓近前,顯然還不想見人。」

項九鼎搖搖頭:「這大小姐比老太爺的架子還大,還難伺候。」又嘿嘿笑,「南哥兒以後可有罪受了。」

項二管家道:「大小姐是個小姑娘呢,現在又遭逢難事。」

項九鼎瞥了他一眼:「四周沒有外人,調侃一下這位小姐都不行嗎?」

項二管家和氣的笑:「不行,六老爺說了不能調侃這位小姐,小姑娘們都心思重敏感,會看得出來。」

項九鼎咂咂嘴:「六老爺還說什麼?」

項二管家不在意項九鼎的調侃,認真道:「六老爺說大小姐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走,不要去問更不要催。」

項九鼎將手背在身後:「行吧,李大小姐去散心,我也去散心,在這江陵府好好玩樂。」

全心全意的玩樂享受,做到比這位李大小姐更不想離開江陵府。

李奉常安排了人跟隨李明樓,老夫人也不再關注了,媳婦們操持家事,小姐們恢復了日常,晨昏定省讀書寫字針線女紅,以及也可以出門走親戚了。

李明琪的外祖母病了,她要跟母親王氏回去探望。

李奉安出事後,王家作為親家關切的很周到,李老夫人很滿意,聽聞王老夫人病了,三老爺李奉耀去了劍南道,為了表示體貼立刻讓王氏回去探望住兩日。

三夫人這邊熱熱鬧鬧的收拾,李明琪也忙得很,丫頭僕婦一大堆擠滿了屋子,李明華李明冉都在。

「這件衣服呢?」李明琪將一套衣裙舉在身前轉過來問二人。

花花綠綠的,李明冉咬著糖人點頭。

李明華擺手:「你外祖母病著呢,你穿素氣點。」

李明琪不情不願的將衣裙扔給丫頭:「穿的素氣會被她們瞧不起。」

每個人的親戚家都有年齡相仿的姐妹們,小姑娘們在一起總是免不得比吃穿。

李明華指著她身後:「穿的素氣,你可以戴的華麗啊。」

三個女孩子圍著妝台,金銀珠花都擺了出來挑挑揀揀,你滿意了我不滿意,都滿意了還是覺得寒酸。

「你不是有一條那麼長的可以繞幾圈的大珠串。」李明冉咬著糖人想到什麼眼睛一亮提醒。

李明琪過年的時候帶過一次,柔亮的珠子配著素錦衣裙讓人光彩奪目,她對那條珠串印象很深。

李明琪也想起來了:「我娘前些天讓人換珠子的金線拿去了。」忙讓大丫頭念兒去拿回來。

李明華對這條珠子也印象深刻:「有這個珠子你三天不換衣服都沒人敢小瞧你。」

李明琪眉開眼笑:「這是父親有一年去劍南道送年貨,大伯送給我的。」

這種珠子平常人家能有一條就當傳家寶藏起來,李奉耀帶回來時王氏也嚇了一跳,特意去請示了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允許了才敢收起來,偶爾讓李明琪帶一帶,心裡還在斟酌將來給李明琪陪嫁還是留下來給孫子傳家。

選定了衣服首飾,就解決了所有問題,李明琪安心的坐下來和姐妹說話,留下丫頭僕婦們忙碌。

門帘掀起,念兒兩手空空進來:「夫人說那珠子送去修還沒好,珠子太好了,匠人做的很小心很費時,最快也要三天後送回來。」

三天後黃花菜都涼了,李明琪甩袖子:「外祖母家我不去了!」

去王家的消息早已經送過去了,去的人有誰也都氏提前說,王家會按照來人安排住處,突然李明琪不去,滿心歡喜等候見外孫女的王老夫人肯定會失望。

這可不是小事,丫頭僕婦們頓時慌了。

「小姐別急。」念兒遲疑道,「可以借一條用。」

借?李明琪惱怒:「這個家裡能找出第二條才是見了鬼。」

念兒道:「小姐,我適才出去看到金桔帶著人搬大小姐的東西,妝盒裡就有一條這樣的珠子。」

李明樓。

李明琪神情一頓。

李明冉將糖人嘎嘣咬斷:「是了,家裡有這個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