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七章 找個人

第十七章 找個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631

李明樓回來後連屋子都沒有出過,最親的小弟走的時候都不出門送別,現在突然說要出門,李家上下都嚇了一跳。

是要散散心,李老夫人和媳婦們揣測,當然不會阻攔,準備讓家裡人都陪同,夫人小姐丫頭婆子們頓時忙亂。

女眷們出門總是麻煩一些。

但李明樓拒絕了,在告訴她們的同時,已經由方二駕車元吉隨從出門了。

住在城外的項九鼎也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消息,頓時振奮:「是要來見我們了。」

李明玉已經離開了,受到了安撫的李明樓應該要說一說去太原府的事了,畢竟她是要嫁到項家的,該有的態度還是要有。

但洗漱更衣將院子里外都打掃一遍端坐等候時,得到消息李明樓已經過去了。

李明樓去的是府外東南的帽兒山。

李老夫人派去的人都被趕回來,說是隨便走走不用人跟隨,李老夫人沒有再讓人去,但看上去並不太高興。

「母親身邊的人江陵府都認得,跟出去立刻就知道是咱們家,車夫和元吉是劍南道的,大家不認得。」左氏在一旁勸慰,「仙兒現在這情況,不願意被人看到,這樣出去她自在。」

李明樓的事江陵府已經傳開了。

如同在李家一樣,李明樓寥寥幾次的入江陵府讓眾人震撼,對於江陵府民眾來說李家這個遠在劍南道的大孫女神仙一般。

但這個神仙小姑娘接連遭受不幸,先喪父,又在出嫁的路上受傷毀容,這些日子李明樓是江陵府的街頭巷尾的話題。

她出門被人看到肯定會被圍觀的。

李老夫人笑了笑:「是我沒考慮周道。」又看屋子裡陪坐的媳婦孩子們,「我老了反而忘了好心也不是都是好事的,你們要提醒我。」

眾人忙七嘴八舌反對,待大家聲落,因為生病捧著羹湯喝的李明琪聲音慢一步:「祖母才不會考慮不周道,就算被人認得是咱們家,難道祖母會讓他們近身嗎?我們去趟廟裡還能自在的玩呢。」

聽到去廟裡,李明冉跟著點頭:「是,廟裡人那麼多,祖母還能清場呢。」

李老夫人瞪眼:「你祖母可沒本事將江陵府都清了場,你們想出去玩別用這個來為難我。」

李明華嘻嘻笑:「祖母根本就不老,沒有被騙到。」

屋子裡的人都笑起來,李老夫人臉上的笑也變得真切。

「還是大小姐不信祖母,有什麼不能跟祖母說?說了祖母肯定會辦到。」李明琪捧著茶杯輕聲細語嘆氣。

左氏搖搖頭:「琪兒不要這樣說仙兒。」

李明琪的母親三夫人王氏瞪了她一眼。

李老夫人也對李明琪警告:「仙兒現在是最難過的時候,你們當姐妹的要關愛呵護她,不許耍小心眼。」

被斥責李明琪沒有半點害怕,乖乖的點頭應聲是,慢慢的將李老夫人給她單獨做的羹湯吃完。

雖然李老夫人沒能派人跟隨,家裡還是有人看著的,李奉常很快就帶來消息:「就在帽兒山附近走動。」

「那邊清凈,散心正好。」左氏道。

李奉常搖頭:「不是散心,是在找大夫。」

大夫?屋子裡的人都很驚訝。

「他們遇到路人會停下來說話,待他們走了後,我們上前詢問路人,才知道說是在問大夫。」李奉常有些無奈。

李家這段時間請了數十位大夫了,都是聲名赫赫,李明樓一個都不見,現在卻自己出去找大夫了。

李老夫人笑:「帽兒山竟然有我們不知道的神醫?叫什麼?」

李奉常苦笑:「說是叫獵先生。」

屋子裡的人們你看我我看你神情表示都沒有聽過。

「當地的路人也沒有聽過。」李奉常道,「不知道仙兒是從來聽到的。」

李明樓長大後回來在江陵府住了也不過一年時間,家門並沒有出幾次。

「或許是大哥當初給她說過?」左氏猜測。

就算是李奉安說的,李明樓為什麼不告訴他們,反而自己去找?左氏也沒有辦法找到猜測了。

那些猜測說出來都不太好。

李老夫人呵呵笑了:「不管是找大夫也好還是散心,她高興就好,我們不要去逼問她,讓她自自在在的,傷病也能好得快。」

屋子中的人們都起身應聲是,連剛會走路的小孩子都跟著奶聲奶氣,李老夫人被逗的開懷,把小孩子抱來跟前,含飴弄孫其樂融融。

李明琪挪到李明華身邊,撇撇嘴:「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李明華並沒有興趣多想:「她跟我們想的從來都不一樣。」

李明琪還是那個觀點,撫了撫新裙子:「現在不一樣了,大伯不在了,她應該懂事了。」

懂事就是在長輩們面前恭敬,對待姐妹們親近,家族可是她以後的依仗。

李明琪就是不喜歡她高高在上的樣子,以前不喜歡,現在更不喜歡。

李明樓並不知道姐妹對她不喜歡,知道了也不會在意,喜歡不喜歡的跟生死比起來不堪一提,她在天黑之前回到了家裡,一無所獲。

「帽兒山很大,這裡的人不知道,我們再去別的地方問問。」元吉說道,儘管他對這件事抱著懷疑。

帽兒山再大大不過江陵府,如果是個有名的大夫就算隔著半道山也不會那麼多人聽都沒聽過。

李明樓知道他的疑惑,她心裡也有些疑惑:「或許他現在還沒沒成名?」

元吉愕然:「現在?」這個詞對應的是以後,以後?大小姐的意思是知道以後?

李明樓失言但這不是什麼大問題,立刻就給出了解釋:「父親提起他的時候還沒有成名,但斷定他以後會成名,或許現在還是沒有。」

李奉安的話是元吉從不懷疑的,點點頭:「小姐放心,只要確定是帽兒山的人,就一定能找到。」

要找一個人其實不算難,尤其是對於他們來說,一聲令下足可以把江陵府挖地三尺。

只是這個人不能這樣找,這樣找到了不知道還能不能按照她的意願。

「我們明日再去。」李明樓道。

元吉應聲是,要退下又被李明樓叫住。

「你身體還好吧?」

大小姐非常關心他的身體,元吉點頭道:「很好,多謝小姐。」

那還真是奇怪,李明樓看著元吉離開,他被留下來不會死在劍南道,為什麼天就容他呢?沒有大雨傾盆冰雹砸地,帶著他出門也沒有山崩地裂,大搖大擺的走在日光下也沒有任何不適,身上更沒有半點燒爛的傷口。

不過這樣也好,她找到獵先生的話,就也能改變原本的命定,讓獵先生不再是項雲的人。

李明樓坐在書桌前看著自己整理的接下來十年重要的事和人。

獵先生不是日常治病問診的大夫,是軍中專治戰場上傷殘的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