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三章 舊事此時新

第十三章 舊事此時新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477

十三歲李明樓也並不清楚這些,她這個年紀更在意的是昨天讀的那首詩有沒有新的感悟,要做的畫今天能否完成。

二十三歲的李明樓也基本是延續如此長大的,但因為寄居他鄉牽掛小弟,時事政事是了解外界了解小弟的最佳方式,而為了表達自己人的關係,以及對圈養的小羊的放心,項氏會邀請她來旁聽兵事的參謀會,日常也將時政要聞送到她面前。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很多時事政事都是發生過以後才送過來的。

或者提前送來對李明樓來說也沒用,待事情過去了解決了當個故事講給她聽更好,反正她在意的只不過是她小弟平安。

項家專門給她安排了兩個幕僚,一個五十知天命,看透了世事的姜亮,一個三十而立,對世事躍躍欲試的劉范。

「我以為吳章進京是為貴妃祝壽。」劉范揮舞著袖子捏著一張邸報,黑瘦的臉上紅光閃閃,似乎憤怒又似乎激動,「吳章的妻子的母親在羅家做過奶媽,他是羅家的人,是羅貴妃的人,就是全海的人。」

「沒有人願意永遠做奶媽的女婿。」姜亮捧著大茶碗,熱氣模糊了他因為發胖而白皙的臉,聲音如同飄忽。

「吳章只能做奶媽的女婿,才能從一個都將成為刺史。」劉范憤憤。

姜亮聲音依舊緩緩,世間的任何事已經不能讓他有所動容:「從都將到刺史,他熬的太久了,能熬這麼久,他不把自己當做羅家的人。」

劉范揣袖長嘆:「可惜,如果收服吳章,全海太監也不至於這次被逼的如此狼狽,這都是手中無兵。」

「今非昔比了,不是有皇帝就萬事無憂了,全海太監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姜亮吸溜喝了一大口茶,「怪他運氣不好吧,不過,如果當初玉公子請承襲的奏章先遞到他手裡」

「你是說讓大人和玉公子投靠全海?」劉范打斷他,神情倨傲,「我等何須如此。」

姜亮舒服的坐在圈椅里雲淡風輕:「我等要的不是投靠誰,要的是玉公子的承襲,有劍南道這般兵馬,全海肯定會心動,全海在外朝的掌控不如崔正,但在皇帝跟前說話是沒人能比的」

劉范皺眉順著他的思路:「大人當時如果走了全海的門路,全海會說服皇帝准玉公子承襲,而不用在朝中周旋那麼久?又如何?」

姜亮看著茶碗,吹了吹熱茶:「玉公子會提前兩個月拿到旌節,能提前一個月調兵遣將,會早一步踏入淮南道,山南東西兩道我們大概也不會望之興嘆了。」

劉范啪的擊掌:「正是如此,所謂一步早步步早,晚一步等三年。」連連嘆可惜,「如果,如果當初如此這般」

冬日的書房裡,李明樓裹著錦襖抱著手爐看著面前這兩個講故事的人。

雖然被稱為幕僚,但做李明樓的幕僚跟那些內宅僕婦又有什麼區別,被如此安排自然是因為他們在項家地位不受重用。

他們真是把這個當做講故事,講的興起對各種時事評判,再事後諸葛亮如此這般,過一把指點江山我最明智的癮,抒發一下鬱郁不得志的悶氣。

曾經的事後諸葛亮,對於現在來說就不一樣了。

李明樓緩緩的寫著奏章,斟酌思索字裡行間貼合著她從沒見過但卻很熟悉的朝中的官員們,等她落筆室內青光蒙蒙,李明玉已經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李明樓放下筆等待摺子晾乾,沒有叫醒讓李明玉去床上睡,天很快就要亮了,如果要睡,他在路上再睡吧,這一次回程不像來時,可以安心的睡覺了。

李明樓認真的看著弟弟的臉,一寸一寸的要刻在眼裡。

死而復生重見,才見又要分離,這一次分離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見。

雖然捨不得,但她不能留他在身邊,她也不能去他的身邊,將來會如何她也不知道,她正要為了將來而努力。

天光大亮,李明玉歪著脖子跪在李老夫人的懷裡說出了要回劍南道,再次讓才緩一口氣的李家上下一陣驚亂。

李老夫人不認為一個孩子想離開家,認為是李奉常等人的原因,李明玉替叔叔們辯解,再三表明是自己的決定。

「父親不在了,我要替父親盡忠盡孝。」十歲的孩童仰著小臉看著李老夫人,認真又歉意,「只是不能為祖母盡孝。」

李老夫人一把抱緊他:「有這句話就夠了,祖母還有什麼可求的,只是苦了你,這般小小年紀。」

李明玉從她懷裡扭頭看室內:「我不苦,其實我就是回劍南道就好了,辛苦的是三叔。」

李奉耀受寵若驚:「不幸苦不辛苦。」

所以還是讓他一起回劍南吧。

「當然你要去,你已經對那裡熟悉一些了。」李奉常道,「如此,奉景還是去太原府。」

只是自己就不知道什麼時候啟程了,李奉景心裡嘀咕,面上不敢顯出半分,若不然惹惱了李奉常,連這件事都不讓他,他就真是什麼機會好處都撈不到了。

兒孫們齊心,又是盡忠盡孝,李老夫人雖然溺愛孩子也知道事情輕重,她親自挑選了八個信任能幹的僕婦送給李明玉,同意了他的離開。

既然要走在家多留一日也沒有什麼意義,上下都忙碌整裝。

這些事不用元吉親自盯著,李明樓也依舊在屋中安坐。

「這是奏章。」她指著桌上說道。

元吉接過,神情略遲疑。

「元吉叔你可以看。」李明樓已經主動說道。

可以看並沒有讓元吉神情變化,讓他微怔的是元吉叔,這是李明樓第一次這樣稱呼他,意味著什麼,不用言表。

元吉將奏章收起,道:「我回去看。」

李明樓道:「這封奏章要直接送到全海手裡,我們有沒有人脈可以做到?」

元吉當然知道全海是誰,如今天下人都知道,皇帝跟前的大太監。

走全海的路子的確是最能接近皇帝的辦法。

李奉安自然是不屑與全海相交,但現在情況不同了,先辦事,大丈夫能屈能伸。

「有的,禮部孟鳴是大人的至交好友,他與全海是姻親。」元吉道看向李明樓,「我需要以大小姐你的名義寫信與他。」

李明樓點頭:「其他的事你安排。」

元吉應聲是,他沒有問題了,他只需要去做事,李明樓卻又喚住他,坐在室內昏暗處,裹布縫隙里的視線打量著他。

「你,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她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