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二章 承襲有時機

第十二章 承襲有時機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367

元吉直到走回住處還有些失神。

「大小姐還好吧?」看到他的神情,伺候他的小廝不由擔心的問道。

元吉一顆身心都在李奉安身上,李奉安不在了,便給了李明樓姐弟,能讓他失神的只有這二人的事。

元吉沒有回答小廝,眉頭皺了皺,他也有點不知道大小姐怎麼樣了。

他原本認為大小姐是理智的,所以要李明玉立刻回劍南道。

但大小姐讓李明玉親近李家的人,李家的人本就以李奉安的繼承人自居了,那個李奉耀被他狠狠敲打了一番才安生,現在李明玉如此態度,他們更要猖狂。

這個也罷,大小姐竟然要為小公子請承襲,當然小公子能承襲節度使,哪怕只有名義,只要手握旌節,他們就能保證李奉安在劍南道雖死猶生,但這怎麼可能?雖然皇帝這些年越發荒唐

大小姐是不是太孩子氣了?

可是她的一舉一動又不像。

大小姐沒有什麼動作,她的臉也被布遮擋圍裹,看不到她的神情,只能聽聲音。

聲音還是熟悉的大小姐的聲音,只是低著頭聽的時候會莫名的閃過一個感覺,好像前方坐著的不是十三歲的女孩子,聲音里有不屬於孩子的沉穩,還有殺意。

小廝遞過來茶,元吉接過感受手心溫熱散開,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可以確定無疑是殺意,那是大小姐突然問項大人在做什麼的時候。

這殺意是針對的誰?項大人?

也許是自己太荒唐了,元吉將茶一飲而盡。

「準備一下,明日護送玉公子回劍南。」他說道。

小廝一喜道:「不用準備,說走就能走。」

元吉點頭,將茶杯放下:「還有,安排人進京。」

進京?小廝一怔但也沒有問什麼應聲是轉身就要走去安排人,元吉又喚住他。

「進京的事不要告訴任何人。」他道。

小廝愣了愣,如今對於他們來說,這任何人指的是李家以及,項雲。

自從大人過世後,他們跟項雲一直有商有量,項雲雖然現在是隴右節度使,但在大家眼裡他還是劍南道的人。

竟然連他也要瞞著,是事關重大,還是項雲這個人已經不可靠?小廝沒有詢問神情肅重應聲是。

元吉知道這句話說出後他的人對項雲的態度就會變,他沒有解釋,也沒有阻止。

他從來沒有不信項雲,只是他聽命的只有李明樓和李明玉。

李明樓讓他做這件事,不許告訴任何人,李明樓不信任項雲嗎?她也沒有解釋。

還有李明樓說天下要大亂了,說是東南那邊會出事。

東南怎麼會出事?東南在安氏的掌控下,安氏可是皇帝最寵信的。

更何況一點消息也沒有。

李明樓沒有說消息從哪裡來的,難道是在路上聽到了什麼?他們沿途住驛站,驛站里大概也會有一些小道消息吧,項家的人知道不知道?

元吉伸手按了按額頭止住了越來越混亂的思緒,大小姐這次突然回來一定是有什麼事,但她不說,他就不問了,不管是小孩子脾氣的不想嫁,還是其他的什麼,都應該是跟項家多少有些關係。

項雲,元吉坐在屋子裡默默的想,要重新考慮一下他們之間的關係了。

關於和項氏的關係李明樓不需要想太多,只是放下了要在這裡殺了項雲的念頭。

如果她讓元吉在這裡殺了項雲,也不是做不到,只是殺了之後會很麻煩,李奉安才過世,李明玉和她還不足以掌控劍南道迎接這種動蕩。

而項家的勢力也不可能輕易的清除出劍南道。

先讓元吉他們對項雲產生戒備,改變和李家的相處方式,不讓項雲有機會坐山觀虎鬥漁翁得利,現在想來,李明玉和李家的纏鬥應該就是項雲的手筆。

「姐姐,我真能承襲父親當大都督?」李明玉問道。

李明樓看向坐在椅子上手撐在桌面上看她寫字的李明玉,比昨天多了兩盞的燈照的他小臉瑩亮如玉。

「能。」李明樓點頭。

李明玉的確承襲了劍南道節度使,就在今年年底,元吉死後沒多久,朝廷委任的新節度使叫什麼的忘記了,那位大人很倒霉,在來劍南道的途中,遇到了宣武道安氏隨眾叛亂不幸遇難。

那時安氏反叛的行徑也終於不再掩飾了。

項雲親自寫了奏章請求讓李明玉承襲笙節,皇帝准了,成元四年初,十一歲的李明玉成了劍南道節度使。

這一舉動讓項雲得到了李家以及李奉安隨眾們的狂贊,視其為劍南道大功臣和最可信的人。

其實什麼功什麼忠,不過是成就了項雲自己,他藉此在劍南道地位穩固,吞食李氏兵馬,與其說李明玉手握笙節,不如說是項雲。

借著劍南道,他的兵馬越來越壯大,在隨後的十年戰亂中,依託劍南隴右,掌控了河東河西道,兵馬赫赫被新帝倚重,項氏也一躍成為大夏豪族。

就在她和項南要成親的那一年,項雲被封為第一侯。

第一侯,寓意天下第一侯,這是皇帝為表示恩重特封的爵位,但這不是為項雲特封的,而是為了武鴉兒。

武鴉兒,思緒在這個名字上滑過,李明樓沒有過多停留。

武鴉兒是在十年戰亂中冒出的悍將,年紀輕輕戰功赫赫但名聲狼藉毀譽參半,只是在封侯不久,武鴉兒舊傷發作去世了,時年三十歲。

項雲被封為第一侯距離武鴉兒死去已經四年了。

如果沒有劍南道李氏的兵馬錢財積累扶助,哪裡輪到他項雲做第一侯。

啪的一聲輕響,燈花輕爆,李明樓收回神低頭看著奏章,她已經寫了一半多了,這並不難,當初項雲給朝廷上的奏章她事後看過,內容還記得清清楚楚。

項雲下了很大功夫,奏章寫的很是精彩感人,李明樓毫不客氣的照抄,再增添父親的官路歷程,追溯到李氏祖上跟大夏高祖的情義,讓皇帝明白李氏世代忠臣,另外還有李氏在劍南道的權重以及李氏兵馬的數目。

這一點才是最關鍵的。

世人還不太清楚朝廷如今的紛亂,但朝廷里的人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