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一章 給元吉的吩咐

第十一章 給元吉的吩咐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239

李明樓是要留下元吉,李明玉明白了她的話,原本驚訝的神情散去,鬆口氣。

「姐姐應該留下元吉。」他說道。

父親的託付說明元吉是他們最能信任的人,姐姐留下理所應當,這樣他也放心。

元吉的驚訝一閃而過,神情恢復了平靜,沒有詢問李明樓為什麼,更沒有表示他更應該守著李明玉,乾脆利索道:「能。」

李明樓沒有因為他的乾脆而欣慰或者輕鬆:「因為時間緊迫,你要安排的萬無一失。」

她這是在擔心,是失去父親的空泛的茫然擔心?元吉想了想:「大小姐,不是我的手下能掌控劍南道,而是大都督掌控劍南道,只要小公子在,大都督就在。」

李明樓明白他的意思,父親縱然不在了,他的權利並沒有隨之而倒下,父親能做到今天,手下並不是只有元吉一個人可用,事實上也的確如此,元吉死了之後,李明玉依舊平安長大,且身邊兵馬權勢不減。

不過她要的並不僅是保證李明玉的平安,還有某些人在劍南道的不平安,比如項氏。

現在就有個項雲在李家大院,如果動手就能將他殺死,就像項家殺李明玉他們一樣。

李明樓心不由跳起來,放在膝頭被袖子遮擋的手攥住。

「項大人在做什麼?」她問道。

話題突然變了?元吉抬頭:「今天護送小姐的人馬都回來了,項大人見過他們進行了查問,這時候和項九爺在吃飯。」

李明樓先回家,李奉常等人快馬在後,而護送李明樓去太原府的大批人馬則更在後,今日才都趕到家。

雖然李明樓說是因為想家自己回來了,但項雲必然要再查問一番。

元吉停頓一下,又道:「並沒有其他人作陪。」

其他人指的是李家的人,李明樓抬眼看向元吉。

元吉從來不信任李家人,或者說劍南道不信任李家的人,劍南道一直在排擠李家的人,元吉死了也是如此,一直纏鬥了四五年。

那幾年李明玉的信中不斷的提起抱怨,李家的人阻礙政令,李家的人用孝道壓制他,李家的人插手各項生意,李家的人越過他打著懲治下人的旗號,驅逐了好幾個得力的管事。

幾年纏鬥之後,李家的人被趕出了劍南道,李明玉幾乎與嫡支斷了聯繫,還好李明玉已經掌控了劍南道,如同他父親一樣成為節度使,所以李氏宗族依仗他,不至於跟宗族都斷了,儘管如此,李明玉的聲名還是有損,常被詬病。

李明玉也不信任李家的人,從來都不親近,如果不是李明樓要求,他今天最多只去見見李老夫人,不可能陪同吃飯還在李老夫人那裡午睡,膝下承歡這種事李明玉和李明樓從來沒有做過。

這不是元吉的影響,元吉不信任李家人也不是私心妄行,李明樓很明白,這是因為父親。

李奉安臨死前將李明樓姐弟託付給親隨下人元吉,並不是因為事發突然等不到李家的人到來,而是原本就不打算託付給他們。

李奉安對家裡吃喝穿用度從不吝嗇,但不允許他們插手他的生活,俗話說一個兄弟三個幫,他這樣將家裡的兄弟們排斥在外,哪怕送回去的錢再多,也顯得疏離隔閡,也便沒有了信任。

李奉安的做派的確跟常人不同,但他一直以來的行事都是非常人。

因為一直在外以及李奉安的影響,李明樓姐弟對李家的人也是如此,但現在李明樓要重新想一想。

這不是她對父親不信任,事實上父親對李家人沒有看錯,父親死後李家的人對李明玉恨不得生吞活剝,無奈被嚴防死守打壓沒有得手。

李奉安已經死了,李明玉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李家人認為這一切都是以元吉為首的下人們教唆的,雙方互相恨之入骨廝殺纏鬥,同時都需要拉攏同盟相助。

項家,就是這個同盟。

那時候不管是李明玉還是李家諸人給她寫信從來都不說項氏的壞話,只有滿口讚譽和信任。

靠著這信任,項氏不斷的壯大,蠶食,然後

「姐姐?」

李明玉搖了搖她的衣袖,打斷了李明樓的走神。

李明樓看到李明玉擔憂的神情,抬手撫了撫他的頭,再看向元吉:「除了安排小寶回劍南道,還有一件事你要立刻辦。」

元吉等候吩咐,神情平靜又沉穩,讓人相信不管你提出什麼要求他都會答應並立刻去辦。

「父親節度使的承襲。」李明樓說道。

節度使不是爵位,是朝廷任命的官職,從來沒有聽過官職承襲,李奉安過世後,朝廷已經給了撫恤,追贈了李奉安,官其幼子,李老夫人也有誥封。

但那些都是虛名,節度使可是位高權重的實職。

讓一個小孩子承襲,這是前所未有。

元吉臉上的平靜被打破了,驚訝的看著李明樓,閃過一絲猶豫,也許他的判斷錯了,小姐並不是那麼理智

「我會親自寫奏章。」李明樓並不覺得自己說的是多麼荒唐的事,「你在最短的時間把它呈放到皇帝面前。」

元吉動了動嘴唇,最終應聲是。

李明樓看著他的神情,雖然知道元吉會聽命辦事,但信心滿滿的去辦事和聽命盡心辦事還是不同的。

「這並不是不可能的事,元吉。」她說道,「要起戰亂了。」

元吉肅容道:「小姐,不用擔心夷人,已經平息叛亂了。」

西南的夷人是突然叛亂的,還導致了李奉安的過世,從來沒有經歷過這些的李明樓姐弟嚇壞了,以為天下大亂了。

李明樓搖搖頭:「夷人叛亂平息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真正的叛亂不是在我們西南,是在東南。」

元吉一怔看著李明樓,這什麼意思?

「元吉。」李明樓道,「天下要大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