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十章 去留的安排

第十章 去留的安排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496

左氏自然贊同丈夫,但長輩也要哄著:「剛出了事,老夫人留她們是應該的,若不然傳出去也不好看。」

「仙兒可以在家裡留些日子。」李奉常道,「玉哥兒不能留,劍南道那邊不能離開人,大哥不在了,玉哥兒是唯一的兒子,必須當起家。」

讓一個十歲的孩子當家是有些荒唐。

「那些兵真的只認玉哥兒?」左氏壓低聲,「不是朝廷的兵馬嗎?」

「項雲是這樣說的。」李奉常道,「我去了之後也能感受到。」

李奉安是突然出事的,李家的兄弟們沒能見到最後一面,不過他得以在劍南道住了一個月,以往也曾經來過,但很少逗留這麼久,而且這一次作為李奉安的親眷,親自接觸到李奉安的權利日常,李奉常非常受震動。

「這劍南道,是大哥的。」他說道。

這話大逆不道了,左氏心驚肉跳,縱然室內只有他們夫妻二人,也忍不住左右看。

李奉常也知道自己的話不妥,輕咳一聲:「總之現在西南不穩,夷人叛亂才平復,劍南道至關重要,雖然年紀小,但作為大哥的兒子,玉哥兒在是能穩定人心的,至少那些生意需要主家在。」

左氏立刻打起了精神。

李奉安幾乎不回家,只每年送來給李老夫人養老的錢,這養老的錢到底有多少,都被李老夫人捏在手裡,兒子媳婦們也摸不清楚,但只看李家大宅的擴建,李老夫人大方闊氣的養著家裡的孩子們,上上下下大大小小吃穿用度就可以猜測出數目絕對不小。

他們一直認為李奉安大權在握得到好處斂取的財富,朝廷命官不便於做生意,李奉安也並沒有讓弟兄們去劍南道協助經營產業,大家只在江陵府經營著家傳的產業。

直到這一次李家兄弟親自去了劍南道,才知道李奉安不僅手握節度使大權,還手握金山銀山,他掌控著劍南道的金礦鹽礦以及一大批商隊。

送回李家孝敬李老夫人的不過是九牛一毛。

李奉安不在了,他的財富可還在,屬於他的兒子,也屬於李家。

此等事關重大,不能以孩童論之。

左氏點頭:「我會勸慰母親的。」

李奉常並不在意,李明玉是一定不能離開劍南道的,穩定人心,穩定家業是必要的,更關鍵的是項雲提議要做的事。

如果能成,李家在劍南道就能繼續穩了。

李奉常深吸一口氣,有酥麻的感覺從脊背蔓延,是李家,甚至是他李奉常。

「歇息吧。」他說道。

大哥不在了,大房以及整個李家就由他們二房擔起了,這可是重擔,左氏精神抖擻的服侍李奉常歇息。

李明玉的到來安撫了整個李家,家裡的氣氛變得更加平和,李明玉一天都在李老夫人身邊享受著祖母的寵愛,晚飯的時候帶著李老夫人送來的飯菜回到李明樓的院子。

「好好吃飯好好養身子,別的事不用擔心,這是你的家,家裡有祖母叔叔們呢。」她讓李明玉捎話,「你想怎樣就怎樣。」

李明樓回來後沒有見李老夫人,李老夫人在這裡守了一天只能離開。

李老夫人對待晚輩們都很寵溺,孫子孫女重孫女也都很親近她,除了李明樓。

李明樓回家住後並沒有大家想像的目無尊長,她跟著姐妹們晨昏定省,只是不愛說話,也很少跟大家一起玩,在李老夫人跟前也並不撒嬌,這難免顯得疏離。

疏離不像一家人,像是客人。

不過沒有人指責她。

指責也沒有用啊,萬一李明樓不高興收拾東西就走了。

別的女孩子們日常出去逛街都很難,更別提離家出走,但李明樓很容易,有錢有人說走就能走,而且就算李奉常知道了,也絕不會怪罪她,只會對李家的人不滿。

李老夫人早就知道兒子的脾氣,表面孝道規矩什麼的別想壓他。

兒子養出的女兒自然也是這般。

那就隨他去。

金桔擺好飯菜站在門外守著,屋子裡姐弟二人對坐吃飯。

李明樓還裹著頭臉,只嘴邊的遮蓋鬆開一條便於張合吃飯,燈下看起來有些嚇人。

李明玉當然不會害怕,看自己的姐姐就像以前一樣。

「姐姐,我要聽祖母和叔叔們的話嗎?」李明玉問,今天親近家裡人是姐姐讓他去做的。

李明樓搖頭:「你親近他們,不要聽他們的話。」

親近和聽話是兩回事。

這對於十歲的李明玉來說也並不難理解:「我知道了,我繼續聽元吉的話。」

這是李奉安臨死前安排的,對元吉說把兩個孩子託付給他,對李明樓姐弟說要聽元吉的話。

以前李明樓沒想太多,現在看就很明白,李奉安信任的是元吉,不是李家的人,雖然一個是下人,一個是血親。

李明樓握著筷子,她應該相信父親,但又有些茫然,她嫁去太原府也是父親的安排,然而她和弟弟死在了項氏手裡。

父親看錯了項氏,那元吉呢?

不能判斷他是不是真的可信任,因為他死的太早了,或者這也是為什麼他會早死?

元吉的死太突然也太意外。

李明樓坐直了身子喊了聲金桔。

金桔立刻推門進來了。

「去把元吉叫來。」李明樓吩咐她。

雖然內外院有別,但金桔沒有受到阻攔,元吉很快就被帶過來了。

金桔讓元吉停在階下,剛要進去請示,李明樓在內說讓元吉進來。

這可是除了李明玉外,李明樓見的第一個外人,不過,確切的說,元吉才是李明樓的自己人,李家的人反而是外人,金桔應聲是推開了門。

元吉走進去看向坐在桌前的李明樓,沒有驚慌也沒有悲傷神情低下頭平靜的等候吩咐。

「小寶要馬上回劍南道。」李明樓說道。

李明玉有些驚訝,他以為今天姐姐讓他親近李家的人,是要他在李家多留一些日子。

元吉神情更加平靜,正如他所料大小姐精神很冷靜,並不像今天李家上下已經傳遍的,李明樓是因為害怕膽小不想去太原府惶惶跑回來的,更有李明玉對李老夫人哭,李老夫人怒罵三子,要留兩個孩子在家住。

「明日就能走。」他說道。

李明樓看著他道:「你的手下有沒有人能掌握劍南道?」

元吉抬起頭,神情微微驚訝。

「你如果不回去,能否做到劍南道還在掌控中?」李明樓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