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七章 活著的死人

第七章 活著的死人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677

茶杯碎裂金桔打開門衝進去,聲響便傳到了院門外,等候在外的下人們面色不安,你看我我看你,進去還是不進去?

李奉常帶著元吉項雲走過來,也恰好聽到內里的聲響,神情微變加快腳步進門。

金桔從內里急匆匆的走出來攔住了他們。

「小姐說太晚了要歇息。」她說道。

李奉常皺眉:「出什麼事了?是什麼聲響?」越過金桔看進去,屋子裡可以看到兩個身影。

金桔低頭道:「小姐認為小公子這樣回來是涉險。」

原來是姐弟起了爭執,李奉常嘆口氣。

「仙兒與玉哥兒一起長大,第一次分開這麼久,姐弟互相擔心啊。」他道,抬腳要進去,「仙兒有傷,玉哥兒跋涉而來,兩人不要吵架。」

金桔再次上前一步施禮攔住:「是,奴婢已經勸過了,姐弟二人哭了一場現在沒事了,小姐要小公子現在歇息。」

這個家裡李奉常是主人,只是在這個地方裡面的小姑娘不發話,下人是會攔著他的,李奉常笑了笑並沒有不悅,他不會跟孩子和下人生氣。

「仙兒最會帶弟弟,我們不用擔心。」他轉過頭對元吉和項雲說道,「你們也辛苦了,今晚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我們明日再說。」

元吉和項雲當然不會反對。

李奉常喚來管家將元吉項雲帶來的人安排便離開了,門外只餘下李明樓這邊的丫頭僕婦。

「你們去歇息吧。」金桔說道,如往常一樣她留在這裡聽候李明樓的差遣,其他人則聽候她的差遣。

不過看著眾人退下金桔的神情沒有像往常一樣淡然,她握著手走到階前,廊下的燈照著她發白的面容,有不安有焦慮更多的是哀傷。

大小姐是真的受傷了。

這是她第一次真切的看到,想到胳膊上那駭人的一幕,可想而知臉上

金桔深吸一口氣,壓下心裡的慌亂,真的不用看大夫吃藥嗎?

室內李明玉看著為自己鋪床的李明樓,臉上也沒有血色。

「姐姐,真的不用找大夫來嗎?」他再次問道。

當被他們看到的之後,李明樓就垂下了手臂,衣袖遮擋了刺目的傷口,制止了二人的驚慌詢問,告訴他們不用怕,這傷沒有什麼,安排金桔去守門。

李明樓轉過身看著李明玉。

雖然竭力的做出沉穩的樣子,但接連被驚嚇,孩童的恐慌已經不可抑制,小身子站在那邊孱弱的瑟瑟而抖。

有時候說沒事並不能安撫關心你的人。

「不用。」李明樓坐在床邊上,「我這個傷,不是大夫能看和治好的,這個其實不是傷。」

李明玉神情驚訝,驚慌倒淺了幾分:「不是傷是什麼?」

李明樓輕聲道:「我找過很多大夫看了,吃了很多葯都不管用,我一直在想它是怎麼回事,現在我想到一個可能。」

李明玉神情重新變得沉穩:「是什麼?」

「詛咒。」李明樓說道。

李明玉眼中驚懼散去:「巫蠱。」

對於生長在劍南道的他來說,巫蠱巫術並不陌生。

「只要找出施咒的人或者咒術內容,詛咒就能解除了。」他說道,「施咒的人一定在附近。」

李明樓不由笑了,雖然李明玉看不到。

「是啊,所以不用找大夫,我的傷要用別的辦法來解決。」她說道,沖李明玉伸手。

李明玉立刻走過來倚在她身前。

「姐姐不用怕。」他說道,「我們想辦法解決。」

李明樓點頭:「去洗漱然後好好睡覺,養足了精神和姐姐一起想辦法。」

李明玉鬥志昂揚的去洗漱了。

李奉安的子女從來不懼怕危險和戰鬥。

室內的燈熄滅,睡著的李明玉發出微微的鼾聲,坐在床邊的李明樓收回拍撫的手,外邊金桔看到室內滅了燈,便熄滅廊下的燈到耳房睡去。

里外都陷入黑暗,李明樓站起來走到窗邊,抬手讓衣袖滑落,黑暗裡看不清胳膊上的傷口,但能感覺到火辣辣的疼痛。

已經有些時候沒有這麼疼了。

疼痛還向全身蔓延,李明樓相信胳膊上的傷口增加好幾個。

這都是因為她今天說出的那句話。

不想嫁去項家。

她沒有騙李明玉,她身上的傷的確不是傷。

但她又騙了李明玉,這不是別人的詛咒,是她自己。

這傷應該類似於屍體腐爛,畢竟現在的她是個死人。

這個論斷聽起來有些荒唐,她自己一開始也不相信,但再三驗證後不得不得相信。

她重生醒來時是夜裡,護送她的人很複雜,有江陵李家的,有劍南道的兵馬,有項家的人和兵馬,如果直接說要回家,肯定引起很多麻煩,也不會順利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所以她當機立斷只帶了兩個丫頭兩個隨從潛出了驛站。

兩個丫頭和隨從都是劍南道的舊人,只聽她的吩咐不問原因和去處。

離開驛站沒多久就下起了大雨,她並沒有認為這有什麼喻示,然後她們遇上了山石滑坡,兩個丫頭一個隨從和馬都砸在了山石下,幸好方二身手敏捷將她抓了出去,二人僥倖保住一命。

這時候她依舊沒有想到這不是意外。

然後天亮雨停,明亮的日光照在她的身上,她裸露在外的肌膚像乾枯的草木一般燃燒了起來。

看不到火,但能感覺到燃燒,她尖叫著在地上打滾。

方二找到一個鄉野大夫。

鄉野大夫對於沒有任何傷卻喊疼的她束手無策,就在她覺得自己要燒死的時候,無措的方二因為聽到她一直喊火燒,病急亂投醫用水澆她,用掃帚拍打她,直到用衣服蒙住她。

不見了陽光,罩在暗影里,她緩過一口氣來。

再然後找了很多大夫,一次又一次的試探,終於不得不認清她不能見陽光,不止是陽光,陰天也不行,只要是白日就不行。

她裹住了頭臉身子,撐著大大的黑傘才得以正常。

但這個樣子明明是不正常。

這個時候她還是沒有認為這是什麼喻示,而是想自己得了怪病,直到與方二的說話時轉了念頭說了一句話。

方二問她接下來往哪裡走,一直以來她都說回江陵府,那時她裹在黑袍黑傘下雖然不再被火燒般難以忍受,但身上出現的傷口越來越多,也在持續的疼痛,走一步就好像多出一個傷口,疼痛讓她有些麻木走神,這麼痛苦,比死了還痛苦,要不然還是去太原府吧。

她浮現這個念頭,也說出了太原府這個話,然後她就像被突然扔進了冰窖里,炙熱的身體瞬時冷凍,疼痛也無影無蹤,這種感覺很久沒有體會,來臨的那一刻她都懵了。

不敢相信。

她的精神麻木又靈敏,她開始明白了。

這一切,天下大雨,山石滑坡,見天日如火燒,潰爛的身體,都是因為她是個死人,天不允許她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