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六章 相見的姐弟

第六章 相見的姐弟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563

這是李明樓十年里第四次見到李明玉。

她十三歲到太原府再也沒有離開,李明玉在劍南道,十年內有調遣北征西戰,只來太原府探望過她一次。

那一年李明玉十七歲,距離姐弟二人分開已經過去了七年,稚童已經長成了少年郎,他是在去征戰的路上,那天下著大雨,雨水沖刷著他的甲衣,少年撥開雨霧衝到了她的面前。

李明樓看到他的第一眼不是想到了父親,是想到了母親。

她們姐弟二人都長的像母親。

因為軍務在身不能多停留,李明玉匆匆來匆匆去,第二次再見就是成親。

三年時光褪去了少年氣息,年輕人是專門來送親的,沒有披甲帶刀,穿著錦衣華服,膚色如同聲音一般,恍若風沙打磨過的石頭,粗糙又堅韌。

「姐,你打扮的好看點,一會兒我來背你。」他露出白白的牙齒笑嘻嘻。

她沒有等到他來背自己,而是見到了他的屍體,那是她們的第三次見面。

她沒想到第四次見面這麼快。

李明樓伸手捧住李明玉的臉,借著廊下的燈仔細看。

「小寶。」她喚他的小名。

李家的人都稱呼李明玉為玉哥兒,不過她給他起的小名是小寶,李明玉不足月難產,生下來大老鼠一般,她是看著這個大老鼠一點點長大的,在兩地分隔的十年,他們雖然不能見面,書信卻是月月往來,互相是對方最親的人。

她看著他長大,又看著他死去,真是令人心痛。

李明玉沒有感受到姐姐的悲痛歡喜,被捧著臉抬起頭之後,稚童露出驚訝的神情。

「姐姐!你怎麼了?」他喊道。

他知道李明樓半路失蹤就趕路奔來,路上消息不斷傳遞,李明樓踏入家門後的狀況還沒來得及送到他手上,人已經趕到了。

抬頭看到眼前包括頭臉都包裹住的人李明玉嚇壞了。

「我沒事。」李明樓忙按住他的肩頭,柔聲說道,「你不要怕。」

這樣子怎麼叫沒事?騙小孩子也騙不了。

李明玉瞪著眼看著她,卻沒有繼續質問,他知道李明樓在說謊,但相信她有這樣做的理由。

多麼聰慧的孩子,這麼聰慧的孩子不該那樣死去。

李明樓扶住他的肩頭:「是有一點事,但現在沒事,我會想辦法解決。」

李明玉點點頭,李明樓牽著他的手進了屋子,喚來金桔。

金桔進來點亮燈,解下李明玉的披風,給他端來溫熱的茶水,李明玉雙手捧著一口氣喝完了。

雖然路上被照顧的很好,但日夜不停疾行對於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還是很艱難,解下披風坐在燈下可以看到他憔悴的面容,眼中殘留驚慌,就像一隻剛從狼群里逃出來的羊羔。

已經見到了親人,夜色已深,明天也很快就要來到,這時候應該讓他去安心的舒服的睡一覺,有話明天睡醒了再說。

如果是十三歲的李明樓會這樣做,二十三歲的李明樓不會,因為明天並不是一定會來。

金桔將茶水放在桌子上退出去關上門,站在院子里守著。

「誰送你回來的?」李明樓問道。

李明玉在椅子上坐直身子:「元吉告訴我姐姐出事的,項叔叔立刻讓我回來,三叔一起陪我回來了。」

元吉,李明樓記得他,但並沒有太多來往,畢竟有父親在不需要她做任何事。

李明樓默然片刻,收回思緒,元吉是父親最得力的助手親信,父親臨終前將他們姐弟託付與他。

是託付而不是吩咐。

可惜他死的很早,今年年底還是明年年初?當時李明玉在信里詳細說了這件事,表達了傷心和不安。

熟悉的人離世總是讓人不安,李明樓為了安慰他將跟著自己的三個親信送回了劍南道。

然後這件事就過去了,經歷過最熟悉最親的父親離世,對於李明樓來說其他人的離開沒有什麼不能接受。

但現在再看,感覺就不一樣了,元吉這個人不一樣,他的死也不一樣。

李明玉回答的簡單又清楚,元吉是第一個知道消息的,不是通過李家,護送她的兵馬聽從他命令,父親有兵馬掌握在他的手裡。

元吉沒有和三叔或者誰商議,把消息直接告訴了李明玉,他只認李明玉,只聽從李明玉的決定。

而且他這樣做也是認為李明樓很重要,重要的人出事了,一定要告訴另一個重要的人。

「元吉做的很好。」李明樓點點頭。

李明玉臉上浮現笑:「元吉說的沒錯,姐姐果然不會怪我。」

李明樓撫摸他的頭:「你擔心我的生死,不顧自己的生死,你對我這麼好,我怎麼會怪你。」

李明玉的行為是有些危險,作為姐姐要教訓他不要涉險,但是不涉險也會死。

她們姐弟二人死就一起死,就如同得知他的死訊,她拒絕了下人的相勸逃亡,義無反顧的奔向前院。

現在,活也要一起活。

「項叔叔也說我這樣做很好。」李明玉高興的說道,「他聽到消息就讓我回來,還說服了三叔。」

李明樓的臉被黑布包裹遮擋,口鼻眼睛只露出縫隙,李明玉看不到她的臉,不知道她的神情,但放在他頭上的手收了回去。

「不要叫他叔叔。」李明樓說道。

李明玉抬起頭看著她,眼中閃著驚訝。

李明樓停頓一下:「要叫項大人。」

李明玉眨了眨眼,小聲道:「姐姐,你是不是不想嫁去項大人家?」不待李明樓說話,他挺直了身子,手一拍扶手,「不想嫁就不嫁咯。」

最後的語調拉長,輕鬆又有趣。

李明樓微微閉眼,有眼淚滑落打濕了臉上的黑布,李明玉這動作語氣學的父親。

她當然不想嫁,也不會去嫁,只是

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氣,李明樓睜開眼,看著擺出大人姿態的李明玉。

「我不想。」她說道。

李明玉再次一拍扶手:「不嫁咯」

這一次語調還沒揚起,坐在他身旁的李明樓口中發出嘶嘶的聲音,身子向一邊歪去,手抬起按住肩頭。

「姐姐。」李明玉跳起來,「你怎麼了?」

嘩啦聲響,跳起來的李明玉撞到桌子,擺在上面的茶杯落地碎裂,門外的金桔跑了進來,看著李明玉攙扶李明樓,她也忙攙扶住另一邊。

「我沒事。」李明樓說,手按著肩頭坐直身子,然後看到站在身邊的兩人露出驚恐的神情。

他們的視線落在她抬起的胳膊上,袖子滑落露出肌膚,燈光下白皙的肌膚上一片片紅色的潰爛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