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四章 姐妹的看法

第四章 姐妹的看法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305

大夏開國李氏先祖從龍之功封威衛大將軍,就此一躍龍門,其後子孫皆從軍伍,成為大夏朝有名的將門。

但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李氏先祖一來征戰四方二來因為傷病封爵沒幾年便亡故,家中子孫很少管教,在軍中建樹平平,如果不是幾個老夥計幫忙照看,三代之後差點敗了家業。

所謂禍福相依,家業中落之後,子孫們反而積極上進安穩進學,慢慢的重新煥發了生機,尤其是到了七世孫李奉安。

李奉安文武雙全,年二十齣任藍田縣令,年少沉穩勇悍剛直不阿,所轄之處一片讚譽,更率一縣之力鎮壓蕃人溫羅族反叛,李氏將門之後的聲名上達天聽,皇帝召見重用。

李奉安鎮守邊疆,治軍嚴格,被皇帝贊有亞夫之風。

開雲元年,為穩邊境以及與西夏殘餘作戰,朝廷並數州為八重鎮,李奉安被皇帝親賜旌節,為CD府都督充劍南節度使,得以軍事專殺,行則建節,府樹六纛。

大都督李奉安鎮劍南道至今已經十年余,威儀極盛。

李奉安在外的威儀如何盛,家裡的小姑娘們其實並不太清楚,但單看李明樓就足矣震撼。

因為擔心年幼路途遙遠顛簸,被李奉安帶去劍南道的李明樓姐弟五年後才回鄉探親。

那年的臘月大雪紛飛,她們擠在廊檐下,看到一輛裝飾豪華的香車寶馬,看到走下來一個神仙般的小姑娘。

李奉安的妻子連清是通江府有名的美人,當初一心立業不思成親的李奉安經過通江府,遇到了一輛馬車,春風掀起車簾,車內的少女倚窗而望,這驚鴻一瞥讓李奉安改了路程,跟到連家,再然後便結成了姻緣。

連家商賈身份,這門親事李老太爺夫婦是不願意的,但李奉安從小就是個意志堅定的人,李老太爺李老夫人也奈何不了他。

成親後夫妻和睦恩愛,李奉安極其寵愛妻子,只可惜連清身嬌體弱,好容易有孕生了李明樓,但好運氣沒能延續,三年後在生李明玉的時候難產,李奉安遍尋名醫也無力回天,不久便亡故了。

此時的李奉安已經聲名鵲起,送葬當日連家就安排了族中七八個妙齡女子,連清是美人,連家的女孩子們也各有千秋,只可惜明明愛美人的李奉安對這些人視而不見,在一年後連家提出讓連清妹妹填房時不僅斷然拒絕,還毫不留情的禁止連家人上門,連家人大怒,就此兩家不再來往。

李奉安攜帶四歲的李明樓和滿周歲的李明玉回了劍南道,直到亡故再無續弦。

這深情讓多少女子羨慕又暗恨無奈。

李明樓肖像其母,小小年紀已經貌美如仙,不過對於同齡的女孩子們來說,所謂神仙不是單單指相貌,還有吃穿用度。

在家短短一個月,李明樓吃的用的玩的精美的奢華的奇巧,幾乎每天都令她們驚訝。

七八歲的孩子們不懂事,免不了跟自己父母哭鬧,但一向寵溺她們的父母卻沒有滿足她們。

「那是大爺的女兒,怎能一樣。」父母們呵斥。

這時候她們才明白時時刻刻被李老太爺和李老夫人掛在嘴邊引以為傲的很少見到的長房長子的威儀。

接下來李老太爺病故以及過節李明樓又回來了兩次,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們並沒有淡然平靜,因為李明樓的吃穿用度的精緻也在增長。

這種震撼在去年李明樓歸來幾乎將劍南都督府搬過來一般達到了頂峰。

不過,今年年初李奉安亡故了。

年初西南夷人叛亂,李奉安率兵平叛,在巡視戰場的時候,被裝死的夷人刺客毒箭刺中,雖然身邊有神醫,最終回天無力。

劍南道幾乎亂了,江陵李氏也幾乎亂了,李明樓和李明玉被三老爺帶著奔赴劍南,幾個月後三老爺和李明玉留在了劍南,李明樓被送了回來。

這一次回來依舊香車寶馬,走下車的女孩子依舊妝扮精美,但卻掩藏不住黯然神采。

在家中並沒有停留多久,李明樓便啟程要去太原府,她要嫁人了。

神仙也要嫁人,所以她跟她們沒什麼不一樣了。

「一樣不一樣跟嫁人可沒關係。」李明華翻個白眼,將盤坐的腿垂下晃動。

但李明樓嫁的人不是一般人能嫁的。

「項家六老爺項雲是隴右節度使,跟大伯一樣。」李明琪說道。

「隴右節度使怎麼能跟大伯一樣。」李明華搖頭,「更何況項雲的節度使是大伯任命的。」

李明琪也知道這件事,至於為什麼都是節度使,大伯還能任命其他人她不清楚,但明白這意味著大伯比別人都厲害。

不過

「大伯死了。」她說道。

人死了,再厲害有什麼用。

李明華晃動的腿停下沒有說話。

「大伯已經不在了,雖然我不懂,但我也知道現在李家還有劍南道都很不安,明玉比她還小,都留在了劍南道做事。」李明琪慢慢說道,「我不明白她現在還鬧什麼。」

李明冉覺得這話很有道理,點頭:「大伯出事後,我娘叮囑讓我聽話,我就很聽話。」

李明華掃了她們一眼:「她今年才十三歲,這個年紀就嫁人還要去那麼遠的太原府,真是很不容易。」

李明琪站起來:「這有什麼不容易的,我今年也十三歲了,如果讓我嫁給項家,我就願意去。」

李明冉瞪圓眼看著她,這一次不知道該點頭還是搖頭。

李明華看著她,失笑,搖搖頭:「所以我說了啊,你跟大小姐不一樣。」

在沒見過世面的人眼裡,項家門房戶對,但在雲端的人來說,是不屑一顧,嗯,雖然現在已經從雲端跌落下來了。

大人們有大人們的揣測,孩子們有孩子們的揣測,下人們也有下人們的議論,但不管怎麼猜測議論,引發事件的主人始終沒有回應。

李明樓閉門不出,不見親人長輩也不見大夫,親人長輩大夫也不敢強迫她,只得繼續等,十天之後,李明樓的房門打開了,李明玉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