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三章 家人的猜測

第三章 家人的猜測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416

項九鼎還穿著李家隨從的衣衫,衣衫不知是從哪個隨從身上扒下來的,不太合身,又在外跋涉沒日沒夜的搜尋沾染了污跡,很是狼狽。

養尊處優的項家九爺穿著沒有絲毫的不自在,進門就沖李老夫人跪下了。

「這都是我的錯,是我們不周到,我願意到大小姐面前賠罪。」他說道。

認錯認的乾脆利索,讓屋子裡的人都有些意外。

剛得到李明樓不見了的消息趕過去的時候,項九鼎並沒有一口咬定是項氏的錯,而是一頭霧水表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不過現在來到長輩面前乾脆的認錯,態度是不錯。

李老夫人雖然還沉著臉,但要斥責的話便緩了緩。

「項九爺,這事真是太嚇人了。」她道,「仙兒的父親剛出事,她再要有個好歹,我們這些當長輩的,就沒臉活了。」

項九鼎跪在地上說聲是,砰的磕了頭,道:「我已經沒臉了,見到老夫人叩個頭,再對大小姐說聲對不起,我這就回去到大伯和六叔面前領罪。」

「九爺。」李奉常道,「還是等問清到底什麼原因再走也不遲,就算是認罰,項老太爺和項大人也好明白。」

左氏道:「仙兒受了傷和驚嚇,暫時還不能見人。」

這是解釋留他的原因,項九鼎驚悔羞慚又感激,再次叩頭:「我真是罪該萬死。」

雖然糊裡糊塗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萬幸人回來了,該問的都問了,該認錯的也認錯了,接下來就只有再等等了,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只能當事人說的為準。

現在受驚奔波勞累的人們可以暫時鬆口氣歇息一下。

「項九爺倒是識趣。」左氏給洗浴過後的李奉常端茶,「可見項家對這門親事看重。」

李奉常接過茶喝了口,面色舒展:「項氏現在不過是空有一個架子,跟我們李家交好,他們才是佔了大便宜。」

左氏點頭,又皺眉:「不過,仙兒是不是不願意嫁到項家?」

李奉常斷然否認:「這是大哥臨終前的提議,她也表明願意的。」

左氏道:「畢竟那麼遠,她年紀又小,心生膽怯悔意也是可以理解。」說完又笑了笑,「不過要是真是因為如此倒也好辦,她雖然年紀小,卻是個懂事的孩子,我再好好勸勸她。」

如果只是李明樓的原因那還真是小事,李奉常面色緩和點點頭。

「不過,也不能排除其他的人暗地搗鬼。」他轉動手中的茶杯,「仙兒怎麼突然就心生悔意,是誰給她說了什麼。」

項家是很想結親,但項家也不是只有項南年齡適合。

而且李明樓的親人除了李家還有她的外祖連家,連家肯定不想李明樓跟項氏結親。

「連家不會吧。」左氏道,「自從大嫂去世,連家想要把次女給大哥續弦被拒後,兩家就生分了,這些年來往都斷了,仙兒的婚事哪裡輪到他們插手。」

李奉常冷笑:「大哥不在了。」

父親母親都不在了,上頭的長輩也有資格過問了。

左氏搖頭笑了笑:「是大哥不在了,不是我們李家不在了。」接過李奉常的茶杯,推他去歇息,「先不要想了,人平安回來了,待問過仙兒之後再做理論,就算是有人做鬼,揪出來就是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事情發生了解決就是了,不幸中的萬幸是在路途中發生的,如果是到了項家再出事更麻煩。

李奉常點點頭,臨去歇息前再叮囑一句:「大哥過世,現在看似已經平穩了,但外邊和家裡還是暗潮洶湧,你要多注意。」

比如李明樓去太原府的意外。

這絕不會是意外。

左氏道聲知道了催促李奉常歇息。

李家大宅里暫時安靜下來,來往的下人們皆小心翼翼,唯恐驚擾了才受了驚嚇憂思疲憊的這些人,但孩子們的所在沒這麼多顧忌。

大宅西邊有單獨的院落,修建的亭台樓閣小橋流水精美纖巧,炎夏午後鶯聲燕語縈繞其內。

溪水邊丫頭們挽著袖子提著裙角嬉戲,另一邊小亭子里坐著三個少女釣魚。

不過她們的心思並沒有在水中的魚上。

「四叔說大小姐半路折回來是為了一對兒鳥。」李明冉坐直身子眼睛亮亮的說道。

她是李奉常的小女兒,年紀小一些,一說話總是忍不住抬手比劃,似乎這樣就有力氣,也能讓別人都注意到她。

「不是四叔說的。」倚著亭子圍欄的李明琪是李奉耀的小女兒,輕聲細語糾正指點,「那是祖母在諷刺四叔,反駁大小姐怎麼會為了一對兒鳥跑回來。」

「但對於大小姐來說,為了一對兒鳥跑回來也不是不可能。」盤膝坐在亭子上盯著魚竿的是李奉景的大女兒李明華,比這兩人歲數都大一些,說話也大氣,「房子她都能從劍南道搬過來,還有什麼事大驚小怪的。」

這是李明樓的一件趣事。

李明樓三歲時母親連氏生產李明玉亡故,李奉安決定親自照看子女,守孝期滿後便將李明樓姐弟帶去任地,一直到前年才把二人送回來。

送回來的不僅是姐弟二人,還有隨行拉了三十輛大車的家當,當這些家當卸下堆積擺放後,赫然就是一間被拆解的屋子,震驚了整個李家,也成了江陵府從未有過的稀罕事。

拆解一間屋子多麻煩還是小事,運送過來的花費才是令人咋舌,而這麼做只有一個原因,李明樓擇席。

就因為一句擇席,便可以將一間屋子搬過來,那為了留在家裡的一對兒鸚鵡半途轉回倒是顯得正常。

李明冉現在還是聽什麼就是什麼的年紀,聞言點頭:「我覺得大小姐就是為了一對兒鳥回來的。」

李明華並不在意這個:「要是為了一對兒鳥倒是小事,就怕大小姐是不想嫁去項家。」

「她不想嫁?」李明琪坐直了身子,「她為什麼不想嫁?項家,挺好的啊。」

除了距離遠一點,不過嫁人就是離家,只要娘家得力,遠近又有什麼要緊。

李明華轉過頭,看到李明琪亮亮的雙眼,笑了笑:「好嗎?對於我們或者其他姑娘來說,是挺好的,但大小姐跟我們不一樣。」

不一樣嗎?李明琪現在不這麼認為了,因為李明樓的爹已經死了,李明樓不是以前的李明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