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第一侯 >第一章 歸來的小姐

第一章 歸來的小姐 (1/1)

小說名稱《第一侯》 作者:希行  更新時間:2018-08-18 19:04  字數:2694

成元三年六月末,江陵府迎來了久違的大雨。

六月二十九早晨晴空萬里,到了中午黑雲滾滾遮天蔽日,大雨如黃豆般灑下來,眨眼天地一片混沌。

街上來不及跑的人被澆透,但沒有人抱怨反而揚起一片笑聲,雨水緩解了旱情,也沖刷驅散了人們因為天狗吞日帶來積攢的恐懼。

雨一直下到了七月初一的清晨,雨收雲散滿院凝萃,疾奔在庭院里的李二老爺李奉常沒有覺得耳目清爽,也無心欣賞雨後美景,他因為疾奔不時的大口喘氣,面色發白。

「二老爺,您慢點。」身邊的隨從一溜小跑的跟著。

有一群人迎來,看到李奉常如此模樣,幾個婦人嚇了一跳。

「快攙扶老爺。」

「老爺慢點。」

壯僕婦一涌而上將李奉常左右架住胳膊攙住。

李奉常依舊向前沖了幾步,喊:「別攔我,仙兒怎麼樣了?」

迎來的人們將他圍住。

「二哥不要急。」一個年約三十左右的婦人道,「大小姐由二嫂陪著。」

李奉常沒有絲毫緩解焦慮,用力的喘了幾口氣,推開僕婦們。

「回來幾個人?」他再次疾步向內奔去,「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仙兒可有受傷?」

婦人們忙都跟上,人多涌涌阻礙了李奉常奔跑的速度。

「只有方二跟著回來了。」先前的婦人答道。

李奉常都不知道方二是誰。

「給大小姐趕車的。」婦人補充道,「至於發生了什麼事大小姐說什麼事都沒有。」

怎麼可能什麼事都沒有!

在半路上消失,找到了被山石砸碎的車和砸死的馬匹,就算四周沒有找到屍體,大家也都猜測人死了。

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半個月後,人回到了家中。

這如果叫什麼事都沒有,那真是見鬼了。

一定有事!還是不便言於人前的要事,李奉常臉繃緊,腳步加快進了一座院落。

院子里很多人,僕婦丫頭們年輕女子媳婦們,或者安靜坐立,或者三三兩兩低語,看到李奉常響起一片問候聲,安靜的院落里變得熱鬧,李奉常擺手一概不理會邁進屋內。

屋子裡有婦人迎來,穿著素雅,已過四十歲,但身姿利落,臉上帶著一絲焦慮,這是李奉常的妻子左氏。

「我接到消息,連夜趕回來了。」李奉常沒有寒暄,問,「仙兒怎樣?」

他的視線已經掃了室內,除了左氏以及兩個僕婦並不見別人,內房門緊閉。

左氏亦是沒有多言,神情肅重:「老爺,仙兒應該是傷了。」

砸死的車馬,消失不見的人,就知道必然有事,李奉常深吸一口氣:「大夫怎麼說?」

左氏道:「還不曾見大夫。」

從歸家到現在已經一天一夜了,李奉常眉頭倒豎,左氏抬手指向自己的臉。

「傷的是臉。」她道。

「肯定是臉出事了。」

「只有這種傷才不用叫大夫。」

「進門的時候丫頭僕婦們都看到了,大小姐頭臉都裹了起來。」

「祖母來也不讓看。」

「說話動作都很利索,雖然不見人但一頓飯也沒少。」

院子里坐在紫藤花架下的幾個女孩子也正在說話,話題圍繞昨日歸來的李明樓,小名仙兒的長房大小姐。

能吃能喝有時候是一個人狀態的反應。

想到適才送進去的一桌子飯菜,一個女孩子按了按肚子:「我們一晚上擔心的睡不著,天不亮就過來了,根本顧不上也沒心情吃飯。」

「傷的應該不重。」另一個女孩子贊同。

傷重的話怎麼吃得下去飯。

「但傷在臉上的是不能論輕重的。」有女孩子搖頭,「那可是臉。」

對於女孩子來說,臉上哪怕留下一個被蚊蟲叮的疤都是天大的事,要包住頭臉不讓人看的地步會是怎麼樣的傷。

「怪不得回來了。」一個女孩子喃喃道,「這樣子是不能嫁給項家少爺了。」

毀了容的女孩子是沒辦法嫁人的,沒有人願意娶一個不能直視面容的妻子。

這是需要嫁人的女孩子們對於這件事的第一個念頭,但對於李奉常來說並不在意這個。

聽完左氏講述李明樓回來的形容舉止,他也確定李明樓身體上沒有受傷,除了臉。

應該是山石砸傷的,他已經親自看過出事的現場,車馬都被砸爛,能從中逃出來已經是不可思議,留下傷是很正常的。

不管怎麼樣,性命無憂就是天大的喜事。

李奉常鬆口氣,對左氏點點頭,走到內房門前抬手輕輕的敲了敲:「仙兒,讓大夫看一看總是好的,臉上的傷也不是不能治。」

李奉常進門到跟左氏說話,內房門始終安靜無聲,房間再大,外間說話裡間不可能聽不到。

此時李奉常敲門,內里沒有再沉默。

「多謝叔父。」女聲傳來,「已經找大夫看過了,不用再找了。」

不用再找的意思是看不好了吧。

李奉常默然。

「天下神醫多的是。」他又堅定道,「總要試一試。」

「叔父費心了。」女聲道,「只是暫時不用了。」

李奉常要說什麼,左氏拉了拉他的衣袖,對他搖搖頭。

李奉常雖然不解,但相信妻子便收住再勸的話,房內的女聲聲音平和冷靜,可見情緒穩定,不是失了心智犯糊塗。

左氏再次對他使個眼色。

「好。」他點點頭,「平安回家來就好,別的事都無關緊要,你先好好歇息。」

「我知道,叔父放心。」內里的女聲道。

「那你歇息,我和你嬸娘先回去,有什麼事你讓人來叫我們。」李奉常乾脆利索道。

內里女聲道謝,左氏已經先一步出去,讓院子里的人們都退去,一陣嘈雜混亂之後安靜下來,李奉常再叮囑了幾句從內里走出來。

「就這樣不管她行嗎?」他皺眉低聲道。

「並不是不管,傷在臉上,一遍又一遍讓大夫們來看,對她來說是重複傷害。」左氏道,「別逼得她崩潰。」

女子們李奉常深吸一口氣:「傷總是越早治越好。」

左氏應聲是點頭:「老爺放心,已經讓人遍尋名醫,仙兒跋涉半個月才回來,讓她先緩緩。」

李奉常點點頭:「這半個月不知道受了多大得罪。」

就讓她先緩緩,有些事過兩天再問。

腳步輕響遠去,院落里外除了屏氣而立的丫頭僕婦再無他人。

站在內房窗邊的女子收回視線,看向窗邊妝台上的鏡子。

鏡子里的人頭臉依舊裹著黑布,縫隙里透出的幽深目光。

她李明樓回來了。

不過不是跋涉了半個月,而是跋涉了十年。

十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