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遊戲競技小說 >黃庭道主 >第二百六十六章 畫眉劍!攝心鏡!

第二百六十六章 畫眉劍!攝心鏡! (1/2)

小說名稱《黃庭道主》 作者:妖僧花無缺  更新時間:今天12:55更新  字數:4111

五大真人亂斗。

這般場面,著實宏大、恐怖。

韓繼手中白骨六陽錘揮舞如風,不斷砸下。五火真人畢竟結丹,雖看著難擋,支撐半日絕無問題。

「不可糾纏!」

韓繼暗恨,強自冷靜下來。

喝!

白骨六陽錘往著五火真人狠狠一砸,直將五火真人逼得連連揮舞五火赤氛旗抵擋。烈火紛飛間,韓繼掠空往後,一掌探出,如白骨之爪,直探入烈火陣中,往著鳩盤婆頭頂狠狠拍下。

「韓繼!!!」

鳩盤婆大怒。

碧目天羅扇連扇,天羅纏繞。白骨之爪非肉身非神魂,全然無懼。隔著天羅之網、破滅諸天五淫絲,往鳩盤婆悍然落下。

「欺人太甚!」

鳩盤婆怒吼一聲,嫵媚面容猙獰,頃刻間化為一隻鳥頭,尖銳鳴叫,狠狠啄在白骨爪上。

轟!

兩相碰撞。

鳩盤婆不動,鳥頭又變回嫵媚面容。白骨爪如觸電般退卻,卻將陣勢破開一道縫隙,無生堂主見機,身形閃爍直接躍出。

「走!」

韓繼看都不看鳩盤婆,也不看陸青峰,面容冰冷掠空不見。

無生堂主黑白雙瞳看向陸青峰,陰聲道,「烈火道友,老夫改日定登門拜訪!」

話畢。

緊隨韓繼而去。

二魔退卻,鳩盤婆氣憤難當,還要再與陸青峰糾纏,不戰不休。

這時。

天外一抹寒光起,劍氣縱橫,直令人汗毛倒豎。

鳩盤婆臉色微變,失聲道——

「畫眉劍!」

立時不敢停留,凌空一躍,化為本體胭脂鳥,直接遁行虛空遠去。

「嗯?」

陸青峰眼中驚詫,看向劍光騰起落下之處——

轟!

轟鳴聲在劍光之後響起,傳來無生堂主悲呼聲,更有韓繼森寒之聲,「翁少卿,來日必報此一劍之仇!」

話音落下。

二魔氣息遠去,消失不見。

遠處。

劍氣閃爍,一名兩鬢斑白的儒雅男子,持劍凌空走來。劍氣初時沖霄凜冽,轉眼間斂去如常人。

「伏魔峰主,翁少卿!」

陸青峰見著來人,看了一眼,同樣不敢久留。

心念動間,空中祝融魔神張口,十二桿都天烈火神旗吞入腹中,往著陸青峰一撞融入體內。陸青峰身形一晃,腳踩風雷離了火靈貝場。

翁少卿閑庭信步,落在火靈貝場中。

淡然立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說的便是這般人物。

五火真人長發凌亂,稍顯狼狽,落在翁少卿身前,恭敬道,「拜見師尊!」

「嗯。」

翁少卿看向陸青峰離去背影,聲音溫潤問道,「那人是誰?」

五火真人盯著陸青峰離去方向,面上疑惑,口中還是道——

「幻波海,烈火散人。」

……

朝天淵。

韓繼、查山對坐。

查山背上,一道劍痕自上而下,劃開血肉,露出森森白骨。偏無半點血液流動,恍惚間,白骨若隱若現。

這正是白骨魔宗秘傳《白骨玄功》妙處,可在虛實之間轉化,防禦力大增。分內外煉法。內煉法煉己身,直將肉身煉成一具不壞白骨,自身便是白骨魔神之軀。外煉法煉白骨魔神,一應神通盡數落在一具白骨魔神上,保命無雙。

當日玄元宗兩位太上盡皆重傷頹敗,白骨魔宗兩位真人還能從容脫身,便是因為走的外煉法,舍了白骨魔神保全性命。

雖一身神通去了大半,可往後再尋一具上佳身骨用心祭煉,再成白骨魔神也非虛妄。

查山走的是內煉法。

煉己身為魔神,生受翁少卿一劍,看似凌冽,傷痕恐怖,實則不傷根本,用心調養數月即可痊癒。

韓繼看向查山,見其氣機穩固,不由皺眉,「翁少卿的劍氣愈發恐怖了。」

查山運功完畢,背後劍痕難以癒合,直接無視,聲音陰沉道,「玄元宗中,就屬畫眉劍名頭最盛。若非困頓於情,恐早就破入聚法境,威凌三境。」

「哼!」

「兒女情長遮望眼,成就終究有限。逞威一時,早晚教他好看!」

韓繼心中極為不悅,不願多提翁少卿,轉言道,「那烈火散人到底是何名堂?」

這一役。

烈火散人與鳩盤婆大戰,直將局勢攪亂,害的他功虧一簣不說,無生堂修士更是全軍覆沒。

損失慘重!

「老夫也正疑惑。」

「此前親去幻波海相邀,這人明言不願插手兩宗戰事,想置身事外。可暗中又悄悄跟來,更與鳩盤婆戰作一團。」

「動機、來意,實難琢磨。」

查山搖頭。

若說烈火散人是為幫玄元宗而來,大可直接出手。日後有玄元宗相護,也無懼他白骨魔宗。可偏偏不曾出手,反而與天游山鳩盤婆纏鬥。

饒是查山,也猜不透其中深意。

「興許是擔心得罪玄元宗,兩邊不得罪,又想從中漁利。」查山猜測道。

「牆頭草?」

韓繼面上不屑神色閃過,翁聲道,「不去管他。這次天游山老妖婆也在,看來前些日我白骨境中屠戮之事,與天游山定脫不開關係。這次暗中潛藏,不知藏的什麼禍心。烈火散人出手,可是將老妖婆氣的不輕。」

「不錯。」

「天游山三大妖王中,屬鳩盤婆實力最低,也屬她鬼心思最多。這次被烈火散人這個愣頭青撞上,兩個心懷不軌的傢伙打成一團,真是錯有錯著。」

查山面上,露出陰森笑意。

鳩盤婆倘若在此,恐要氣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