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民國諜影 >第四百六十二章 餘波未平(求月票)

第四百六十二章 餘波未平(求月票) (1/2)

小說名稱《民國諜影》 作者:尋青藤  更新時間:昨日11:17更新  字數:3350

鄭宏伯笑著說道:「我早就說過,寧志恆此人心高氣傲,吃不得半點虧,不出了這口氣,他只怕連覺都睡不好!」

突然他又想起來了什麼,再次開口問道:「那個傅耀祖現在怎麼樣,這個棉花商人不是正在陸天喬的保護之下嗎?如今陸天喬倒了,要防止他逃往上海市區!」

侯偉兆趕緊說道:「我正要向您彙報這件事,今天報紙上刊登了上海的商業大亨傅耀祖的仆告,說是因為傷勢過重,於昨天晚上病死在家中。」

鄭宏伯聽到這裡,驚疑的看著侯偉兆,不禁問道:「怎麼這麼巧,也是在昨天晚上?」

「正是昨天晚上,比陸天喬晚了幾個小時!」侯偉兆卻是神秘地笑了笑,語氣有些不屑地說道:「這等鼠輩,把命看的比天還大,真要是傷勢過重,早就送醫院去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這是寧志恆對這兩個目標同時下手了,只是不知道他用的什麼法子,悄無聲息地取了傅耀祖的性命!」

鄭宏伯點了點頭,他對寧志恆一直頗為忌憚,但同時從不懷疑他超強的行動能力。

他開口說道:「法租界里經過這兩件事情,估計沒有人敢再和日本人勾搭了,我們也省了不少事,要知道我們的人,大部分都安置在法租界里,要是青幫和日本人勾結在一起,做起事來可就束手束腳了!」

侯偉兆的目光閃動,輕聲的問道:「寧志恆能夠在法租界里調用了這麼大的力量,您說,他的情報站是不是就安置在法租界里?」

鄭宏伯抬眼看了看侯偉兆,雖然覺得他問的有些冒失,不過他是完全相信自己這位老部下的,淡淡地回答道:「這倒不一定,他們那裡財大氣粗,多布置一些落腳點,也不是難事,不過我倒是覺得公共租界的可能性更大一些,那裡青幫的力量相對薄弱,又是英美法德等國的大本營,外國人的勢力盤踞交錯,也是上海地下情報網的彙集點,寧志恆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多次獲得重要情報,一定是介入了情報市場,借用這些便利的通道,才搞得風生水起!」

侯偉兆聽到這話,自然知道這是站長對情報站的情報工作有些不滿意,不由得心中一苦,實際上在這麼長時間以來,中國情報部門在情報搜集方面,尤其是對日本人的情報搜集,都是難有成效的。

還是那句老話,缺乏情報的來源,在敵人內部沒有自己的情報員,多數是在被動的防禦,防備日本人的刺探。

這種現象在各個情報站都是如此,哪怕是現在身處在敵後的東北區各大軍事情報站,到現在也仍然無法將觸角深入到日軍情報部門內部。

上海軍事情報站作為長期與日本人對抗的前沿情報站,這些年來做了不少的努力,試圖接近日本情報部門,可最後卻都是徒勞,反而損失了不少優秀的特工。

「站長,我們站的情況您也清楚,這些年來,情報上的工作一直都不順利,我也試圖接觸過那些地下情報網,可是接觸過幾次,都得不到對方的認同,尤其是那些情報販子開價太狠了,動輒都是上萬英鎊美元的交易,就我們那點經費,根本無法承受啊,幾次下來,也就斷了聯繫了,要不您再向總部多申請點經費!」

侯偉兆的話,讓鄭宏伯又好氣又好笑,他指著侯偉兆說道:「你說的好輕巧,總部的經費這麼好拿?開口就是幾萬的英鎊美元,我們上海站是甲種大站,一年的經費抵得上東北一個區的花銷了,你還不知足?再說,就算我厚著臉皮把經費要下來了,你敢保證把有價值的情報拿回來嗎?最後竹籃打水一場空,萬一說不清楚,你真當監察科是擺設嗎?」

鄭宏伯的一番話,讓侯偉兆苦笑不已,搞情報工作的,誰敢拍著胸脯打這個包票,他只好的一聳肩攤了攤手,無奈地問道:「寧志恆的情報站,經費跟我們差不多,可是這財力方面卻是天差地遠,不說在情報市場上大把大把的撒錢,就在裝備方面,您看這一次的行動,動用的那些軍火,就是在用大炮打蒼蠅。」

說到這裡,他不由得搖了搖頭,再次感慨的說道:「這完全是在炫耀啊!」

鄭宏伯沒好氣的說道:「他的後台不在總部,是他身後的保定系,那些大佬哪個指頭縫裡漏一點,也能把我們撐死,這年頭,沒有靠山,連狗都搶不到食!」

語氣中的羨慕與嫉妒再也掩飾不住,他知道寧志恆的背景,可並不知道寧志恆打劫浦東倉庫的事情,處座在這件事上拿了好處,自然也不會多說,鄭宏伯一直以為寧志恆是得了身後勢力的幫助,這才在上海搞的有聲有色。

反觀自己這邊,乾巴巴地等著總部的那點經費,做起事情來束手束腳,偏偏還要經常拿出來和寧志恆比一比,越發顯得平庸無奇。

「你的行動也要抓緊,搞不到軍事情報,搞到一些日軍高級軍官的行蹤也好啊,我們想要向總部申請經費,也要拿出點乾貨來,不然也難張這個口啊!

「是!站長,我一定全力以赴!」侯偉兆只好是連聲答應。

在上海公共租界的一處安全屋內,已經順利完成刺殺任務的徐永昌,正在客廳里焦急的等待著。

昨天夜裡他離開了傅家,直接來到了這一處安全屋裡,這是霍越澤為他專門安排的一處安全屋,言明一旦完成任務,就立刻進入此處潛伏,等待情報站的下一步指令。

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有節奏的敲門之聲,徐永昌迅速把手摸向腰間,然後仔細聆聽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