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不是保鏢 >第二九零章;第一滴血

第二九零章;第一滴血 (1/2)

小說名稱《我不是保鏢》 作者:莫離生  更新時間:2018-12-07 01:36  字數:4031

莫非反應上的遲疑,最終給自己造成了無法挽回的麻煩。

等到面前的匪徒快速起身的時候,莫非也立刻意識到自己晚了一步,匪徒也已經順勢將手槍再次的拿了起來。

砰!

火光再次閃現,一道光火直奔莫非而去,好在莫非在匪徒拿起手槍的那一刻,就有了足夠的防範意識,快速的躥了出去。

再次一槍打空了之後,這個匪徒直接就抄起了旁邊的突擊步槍,一拉槍栓直接就對著門口和面前的牆一陣的掃射。

噠噠噠噠…!

一陣的火光吞吐,子彈立刻傾瀉而出,擊穿了竹子為材料的牆面。

子彈幾乎是貼著自己的身子飛過去,莫非的心裡也一陣的緊張,一瞬間他也想到了那四個被綁著的女人。

「趴下!」

快速的扭頭對著四個女人喊了一聲,莫非的身子一躍,也朝著她們撲了過去。

這些女人早就被眼前的情況給嚇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所以莫非的那一聲根本就沒有起到有效的作用,好在莫非及時的撲了上來,一下子把這幾個人撲倒,才算是讓她們幸免於難的躲過了那些子彈。

咔!

終於一陣掃射之後,彈夾裡面的子彈掃射一空,隨即匪徒一回頭,立刻在桌子上尋找彈夾。

「趕緊走!」

趁著這個時候,莫非快速的扯斷了這些女人身上的繩子,喊了一聲之後,立刻轉身沖回了房間里。

此刻那房間的牆都已經被打爛了,所以莫非沖回去,騰身一躍伸出了兩隻手,一把就包住了匪徒老大的腰,直接把他給撞了一個跟頭,而手裡剛剛拿到還沒有換上去的彈夾也掉落在了地上。

「啊!!!嘭!!」

因為被莫非的打斷,這個匪徒老大十分的惱火,大吼了一聲之後,兩隻手緊緊的握住突擊步槍的槍桿,用力的就砸在了莫非的後背上。

嘭!的一聲槍桿重重的砸在了莫非的後背上,一股劇痛也隨之傳來,可是莫非依舊是死死的抱著匪徒老大的腰,眼角的餘光快速的掃了一下之後,莫非也注意到了自己掉落的匕首。

可是沒等莫非伸手撿匕首,匪徒老大丟了手裡的搶,兩隻手掄圓了,直接就朝著中間一拍,目標正是莫非的腦袋。

呼…!

察覺到掌風襲來,莫非強大的危機意識,立刻就讓自己鬆開了匪徒老大,一骨碌也朝著匕首掉落的地方軲轆了過去。

啪!!!

就跟鐵鍬拍在了水泥地面上的聲音一樣,匪徒老大的兩隻大巴掌重重的拍擊在了一起,從那聲音裡面就可以聽出來這力道究竟是有多麼的巨大,如果剛才莫非的頭真的被拍中,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身子一骨碌順勢撿起了地上的匕首之後,莫非這次的反應能力也十分的在線,腳掌用力的一蹬地面,直接就沖了上去。

嘭!這次十分明確的用自己的肩膀一撞匪徒老大的小腹,莫非那巨大的力道直接就把匪徒老大給撞飛了出去。

「咔啦啦!」

竹子的牆面爆裂開來,匪徒老大直接被莫非給撞出了房間。

「趕緊跑!」

頭也不回的對著已經嚇壞的那個女人喊了一聲,莫非一個箭步也衝出了房間,手裡的匕首直接對準了匪徒老大。

唰!

寒光一閃,莫非手裡的匕首直接就對著匪徒老大的脖子刺了下去,動作快如閃電。

關鍵時刻匪徒老大眼神一凜,立刻閉住了一口氣,隨即雙手也擋在了身前。

匕首刺在了匪徒老大的手掌上,可是跟之前的情況一樣,這匕首隻是刺透了一點匪徒老大的皮膚之後,就再也無法存進半分。

而且現在的效果,還不如最開始的那一擊效果來的大,根本就沒有讓匪徒老大的手受傷。

等到莫非定睛一看才發現,匪徒老大的手掌上密布了一層發黑的老繭,這一下莫非也意識到這匪徒老大絕對是練過鐵砂掌。

擋住了莫非的匕首之後,匪徒老大順勢一把就抓住了刀刃,用力的一甩硬是從莫非的手裡把匕首給奪了出來。

呼…!

漆黑的大巴掌輪開了,直接就對著莫非的腦門子就下來了,如果這一掌真的砸實,估摸著莫非的腦袋也會被從脖子上給打下來。

關鍵時刻莫非腦袋一撲棱,身形如同一隻猿猴一般躲過了匪徒老大的攻擊,右手並在一起,如同一隻仙鶴的嘴巴一樣,直點匪徒老大的膻中大穴。

莫非的心裡很清楚,但凡是修鍊橫練功夫的人,身上都有閉不住的穴道,而那些明顯的死穴,無疑是最好的攻擊點。

一擊快速快若閃電,直接就點在了匪徒老大的胸口。

「哼!我的死穴,可不在膻中!」

感受著胸口上巨大的力道,匪徒老大冷哼了一聲,隨即一把就抓住了莫非的肩膀,就跟輪沙包一樣,直接就給輪了起來。

呼!

感受著那快速變換的景色,本能的自我防禦意識,立刻就讓莫非主動的閉住了一口氣。

嘭!!

沉悶的聲音傳來,莫非也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就這一擊震的莫非渾身上下都一陣酸痛,頭腦都有些發昏。

呼!

就在莫非竭力的調整著內氣穩定自己情況的時候,一股勁風迎面而來,匪徒老大的拳頭直接就對著莫非的頭砸了下來。

心裡一驚,莫非趕緊一挪自己的頭,那拳頭擦著自己的耳根就砸在了地面上。

嘭!

再次一聲沉悶的響動,莫非就覺得頭下枕著的地面,都向下凹陷了一些,而事實上那被拳頭砸中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