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189章 一頭髮,就該這麼整整齊齊

第189章 一頭髮,就該這麼整整齊齊 (1/1)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今天02:50更新  字數:2758

之後的畫面中,並沒有出現青年以強大武力拯救了整個人形生靈族群,被共推為人族大帝的畫面。

相反,在之後的畫面中,青年滅掉了進犯自己所在族群的異形生物之後,腳踏青蓮而去。

輾轉數百分裂出去的人形生物部落。

展開了屠殺!

是的!是屠殺!

毫無任何道理,不留任何活口的屠殺。

輾轉數百地,無論少年輕壯,不分老弱婦孺,但凡自己那一支以外的,只要是人形生物,盡數被青年滅的一乾二淨。

待分裂而出的所有人形生靈被滅殺殆盡,未曾留下一個活口之後,青年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族群。

有著之前拯救了整個族群的事迹,青年受到了所有族人的尊敬,很輕易的成為了族群的領袖。

憑藉著自己的威信,青年帶著族群離開此地,開闢了一個單獨的小空間,自成一族。

他還給這支族群起了個名字。

族群的名字叫做——道!

道道族?

特么道族就是這麼來的?

那這個青年壓根就不是他們老蘇家的先祖青冥,而是傳說中跟魔族那位神秘的主人一樣都已經涼了的道祖?

所以,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位出生時甚吊、少年時甚吊、青年時更是炸了天的道祖到底是怎麼涼的?

咦不對!

這不是重點,這壓根就不是這件事的重點!

重點是

這裡,不應該是他們老蘇家的祖祠堂嗎?

這裡即便是壁畫記載,主角不也應該是他們老蘇家初代、或者歷代,至不濟也該是某一代先祖的事迹吧?

可是在自己家祖祠堂里弄一大堆壁畫,用來記載人家道族那位甚吊道祖的生平事迹,是怎麼個意思?

死了都要拍馬屁的意思?

這也不像是自家祖輩給自己的印象中應有的風格啊!

所以會不會在自家祖祠堂里有甚吊道祖的生平事迹的同時,在道族的祖祠堂里,也記載著自家先祖甚吊的生平?

這麼一想的話,就容易接受的多了。

這就是所謂的商業互吹?

嗯!

可以!

可以理解個屁哦!

內心無力吐槽著,蘇寒轉頭看向了左側,明明走出去了老遠了,一眼望到極目遠處,卻依然還是那個看不清面容的傢伙在跟人打架的畫面。

所以不會是這傢伙才是老蘇家的先祖吧?

一個戰爭狂人?

見到誰都要打一架?

可問題是畫面中那個回回出現的看不清真容的跟人打了無數架的傢伙,回回都是被打哭的那個啊!

e

看了一眼前方,依然是無休無止這個傢伙跟不同的人打架,被不同的人打哭的畫面。

蘇寒撇了撇嘴,有看向右側。

不知是不是商業互吹結束了,畫面中不再有那位道祖的存在。

還是那片熟悉的天地,還是那些熟悉的景象。

只是天地間卻似乎再也沒有了人形生物的存在。

直到這時候,蘇寒才想起來

人女媧一直都沒造人呢,之前畫面中的人形生物,根本就不是人族啊!

這麼想著,對於道祖弄死了數百倍與他自身道祖人數的族人這件事,蘇寒突然就覺得接受起來沒有半點的為難了。

暗暗的撇了撇嘴,畫面繼續向下進行。

不知過去了多久,異形生物徹底霸佔了整片天地。

不同的族群由最初的團結合作共抗道祖,到了後來為了資源、為了地盤打起來。

有的族群相互結盟,有的族群互相敵對,萬族開始自此劃分。

終於隨著畫面的繼續,萬族之間的矛盾大爆發。

一場大戰打的天地破裂,諸多族群被滅族,一些大族也從此萎靡不振,退出了逐鹿的舞台。

某些族群保留了部分的實力,在族長的帶領下開闢小世界,退出了天地間的逐鹿,成為了獨立萬族之外的小族群。

其中就有一個類人族群,叫做仙族。

又是一幅幅畫面看過去,不知過了多久,因為萬族衰敗而顯得蕭條的天地之中恢復了幾分的生機。

只是,再也不復先前的繁盛。

某一日,一人形的老者騎著一頭青牛踏月而來,降臨這片天地。

老者傳道萬千,受到無數生靈的感激。

在天地之中傳道三千年,老者騎著青牛破關而去,時紫氣東來三萬里,無數生靈自發叩拜跪送其離去。

再之後,有生靈與菩提樹下一夜悟道修為突飛猛進,副作用就是不可逆轉的禿頂。

隨著修為的提升,這隻生靈的禿頂變得越來越嚴重,到了最後頭上只剩下了一根獨毛。

對於自己的一根獨毛,這隻生靈很是愛惜,每天洗頭髮、吹風、護理,就怕某一天連這最後一根獨毛也脫落了。

不知是照顧的夠仔細的原因,還是掉頭髮的副作用已經過去了。

其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這隻生靈那唯一的第一根頭髮都沒有再脫落。

這讓他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其後又不知多少年後,有一具屍體逆轉生死,打破了生死界限從埋骨地爬出,成為了第一隻死靈生物。

這隻死靈生物一復生就吸納天地間的太陰之力,獲得了強大的力量。

剛剛復生的死靈生物懵懂無知,心性如同孩童。

整日在天地間遊盪,做過很多好事,也做過不少的壞事,一切全憑本心。

一日,死靈生物途徑一顆菩提樹,見到一隻大光頭坐在菩提樹下,面色疾苦,不知在愁著些什麼。

觀察了片刻之後,她發現那隻大光頭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光頭,他的頭上竟然有一個頭髮。

而且,她還發現那隻大光頭時不時的就會摸一下自己的頭髮。

每次摸到自己那唯一的一根頭髮,那本就疾苦的面色就變得更加疾苦。

他在為頭上的這一根頭髮發愁!

她敏如的判斷出了事情真相,卻退出了相反的結論——他一定是覺得其他的頭髮都沒了,唯獨留著這麼一根不好看。

想要拔掉,又狠不下心!

自己應該幫助他!

做出這種判斷,趁著大光頭又摸了摸頭髮後面色疾苦的入定之時,她悄無聲息的靠近,小碎步挪到了大光頭的身後。

輕輕的抬手,一把抓住了大光頭最後的一根頭髮。

入定中的大光頭身子一僵,所有的動作戛然而止。

「別擔心,這根頭髮我幫你拔下來,我這麼樂於助人,大光頭,你感動不?」

聽到她的話,大光頭的身體更加僵直,一動不敢動。

「不不敢動」

「不感動啊!」她撇撇嘴,反正她做好事求得是自己的快樂,別人會不會感激她也不在乎。、想著,手上唯一用力。

「別~」

「吧嗒~」

大光頭頭上那細心呵護的最後一根頭髮從頭上脫落。

「這才對嘛,」看著他鋥光瓦亮的大光頭,她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一頭髮就該這麼整整齊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