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110章 您看看這棵樹,長得像

第110章 您看看這棵樹,長得像 (1/1)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2018-09-03 08:03  字數:2768

一鏟子一鏟子的挖下去,不多時,老祖宗的機械手臂不知碰到了什麼東西。

「咔嚓~」

一聲讓人牙齒髮酸的聲音傳來,老祖宗眼中有喜色一閃而過。

「果然在這裡,乖孫,你有福了!」

雙手同時探入坑洞,將坑中的玉盒取出。

當玉盒破土而出,老祖宗看到玉盒的一瞬間,喜悅的神色瞬間凝固在了臉上。

「這我的血脈果呢?我的血脈果為什麼不見了?誰偷了我的血脈果和盒蓋?」

蘇寒:「」

看著老祖宗手中空蕩蕩的缺了盒蓋的玉盒,蘇寒無言以對。

低頭,向挖開的坑裡看去,老祖宗丟下玉盒再次挖掘,不多時,地上的坑被他擴大了一圈。

坑洞之中,一片片玉器碎片靜靜的躺在土壤里,看那碎口的縫隙,明顯早已經破碎了很長的一段歲月。

「碎了?自己碎的?那我的血脈果呢?

沒有小偷,我的血脈果為什麼會不見了?」

蘇寒:「」

看了看老祖宗,看了看玉盒、看了看坑裡的碎片,蘇寒猶豫了下湊到近前,指了指邊上的那棵看上去有千年歲月的大樹。

「那個,老祖宗冒昧的問一句,您當年是把血脈果埋在樹下的?」

老祖宗瞪了他一眼,「什麼樹,埋在樹下,老祖宗我還用留下這麼塊石碑在這裡做標記?」

蘇寒:「」

您還有臉說石碑。

立著這麼一塊石碑,也就是這皇陵千年沒人進來,否則莫說血脈果,您連著玉盒都剩不下來您信不信?

甭管老祖宗信不信,蘇寒反正是信了。

指了指邊上的大樹,蘇寒看著自家老祖宗,「老祖宗,您覺得有沒有這麼一種可能?

您的血脈果他發芽了。」

老祖宗:「」

「您看看這棵樹,長得像您的血脈果不?」

老祖宗:「」

看著眼中有些熟悉的千年古樹,老祖宗一陣無言。

「這樹之前沒注意,現在仔細看看,似乎真的有點像傳說中的血脈古樹。」

「吶」

聽著老祖宗的自言自語,蘇寒點了點頭,「現在破案了啊,您的血脈果它沒丟。」

老祖宗:「」

啪,一巴掌拍在了蘇寒的後腦勺上,老祖宗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你這麼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是什麼鬼哦?那血脈果就是給你準備的,沒有了血脈果你指望著自己激活帝血?等到下輩子去吧!」

蘇寒眨眨眼,「沒有了血脈果,咱們這裡不是有一整棵樹呢嗎?

您覺得留得青山在,還會怕沒柴燒?」

「呸!」

老祖宗非但沒覺得寬慰,反而狠狠的瞪了蘇寒一眼。

「你以為血脈果是有樹就能長出來的啊?世間稀奇血脈繁多,血脈古樹卻只有一種。

沒有響應的血脈去培育,你指著樹拿什麼給你結果?」

蘇寒:「」

下意識的,蘇寒看了看老祖宗的機械身體。

「孫賊,你看什麼呢!別說老祖宗我早就死了,現在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就算時間還很多,老祖宗的屍體都早就變成灰了,就算有心用自己的血液給你培育血脈果都有心無力!」

蘇寒看了看血脈古樹,又看了看再一次喊出自己的時間不多了這句話的老祖宗,一時間有些無言以對。

所以明明是您自己不靠譜把好好的血脈果埋在土裡,才會有果子生根發芽的這一出。

怎麼到頭來您還罵上我了的?

血脈果沒了就是沒了,誰都沒有辦法,他又沒掌握時間的力量,能夠時間倒流把這棵樹變成血脈果。

無奈,蘇寒看著自家老祖宗問道,「老祖宗,您當年也是吃了一顆血脈果才覺醒了帝血的嗎?」

老祖宗搖了搖頭,「肯定不是啊,老祖宗天縱奇才」

蘇寒笑了笑,「對呀,老祖宗您天縱奇才,不依靠血脈果就能覺醒血脈,為什麼玄孫就一定要靠血脈果才能覺醒的?」

老祖宗眨了眨眼,一臉無辜的看著蘇寒。

「不是,我的意思是當年機緣得到了三顆激發帝血的血脈果,老祖宗我天縱奇才,只吃了兩顆就成功血脈覺醒了。」

蘇寒:「所以,您的意思是這血脈果不是吃一顆就能覺醒血脈的?」

老祖宗眨了眨眼,一臉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肯定的啊,要不然老祖宗我之前為什麼要說你能不能覺醒帝血全靠這顆果子了?

如果吃下一顆血脈果就能覺醒帝血,老祖宗我不應該說有了這顆果子,你的帝血一定能成功覺醒了?」

蘇寒:「」

所以,你特么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然一時間找不到可以反駁的語言。

但天縱奇才自負如你,都需要兩顆血脈果才能覺醒,是什麼給了你吃下你留下的這顆血脈果我就能覺醒帝血的錯覺呢?

「那個老祖宗,您也說了,您這種天縱奇才都要服下兩顆血脈果才能覺醒。

玄孫我就算天資不錯,也不可能比您高出一倍吧?

這一顆血脈果,多半也是無法成功激發血脈的,吃下沒有效果,還不如把它種成樹呢——說不得以後還能生出新的血脈果。」

老祖宗一想也是。

點了點頭,「你說的很有道理,那咱就留著這棵樹,不燒了。」

蘇寒:「燒燒樹?」

瞳孔驟然放大,蘇寒看著自家老祖宗,一臉的目瞪口呆。

「您剛剛是說燒樹?」

老祖宗看了蘇寒一眼,點了點頭,「是啊!

這破樹糟踐了我一顆血脈果,又沒什麼實質性的作用。

不燒了它,難道留著它看一次心塞一次啊?」

「呼~」

蘇寒長舒了一口氣。

還好老祖宗燒樹的理由和自己不同。

不過想想也正常,畢竟自己都已經鑒定過了,這血脈古樹又不是一棵技能樹。

往回走的時候,看著老祖宗機械的身體,蘇寒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之前自己還懷疑老祖宗是不是把輪迴棺扛回來自己躺進去了。

可是看現在這棺材都成精了,而且老祖宗屍骨無存,明顯是用不著躺進輪迴棺裡面的。

所以

「老祖宗,您生前應該進過靈州城北的那片遺迹吧?」

聞言,老祖宗轉頭看向蘇寒,眼中亮光一閃一閃。

「乖孫,你也進了那片遺迹了?是不是從老祖宗留下的盜洞進去的?

怎麼樣?

老祖宗的盜洞是不是打的很完美?」

蘇寒:「」

這個是什麼很值得驕傲的事嗎?

ps:第二更,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