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106章 言靈術?(求訂閱!求

第106章 言靈術?(求訂閱!求 (1/1)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2018-09-01 03:19  字數:2794

「吱呀~」

大門在蘇寒的手下發出讓人牙酸的聲音。

隨著門被緩緩的推開,主墓室里的一切映入了蘇寒的眼中。

待看清墓室裡面的場景,蘇寒整個人忍不住微微的一愣,下意識的,想起了自己白天時腦補出的一幕:

剛推開門,就見老祖宗躺在躺椅上翹著二郎腿,一手端著紫砂壺洗的滋滋有聲。

聽到開門聲,老祖宗順著聲音看來,就看到自己這個曾曾曾曾曾孫子推門而進的一幕。

在老祖宗看到自己的同時,自己也看到了正滋潤的喝著茶的老祖宗。

四目相對的一瞬間,老祖宗呲溜一聲鑽進了棺材裡。

拉上自己的棺材板,還不忘了喊一聲:我已經死了,你剛剛看到的都是幻覺

以上,雖然是腦補,但眼前的一幕,卻讓蘇寒忍不住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種類似於言靈術的能力?

一語成箴?心想事成?

否則先不說天魔宗那位魔道祖師的事,眼前的一幕又該作何解釋?

在蘇寒看著主墓室裡面的一幕懷疑著自己可能有某種類似於言靈術的能力,為此忍不住有丶惆悵的時候。

主墓室中,前一刻還坐在棺材前的躺椅上端著紫砂壺正美滋滋的吸著茶,享受著墳墓中安寧、靜謐的滋潤生活的老人,也正一雙眼珠子咕嚕嚕的在蘇寒、蘇伊、蘇小二三人身上來回的打量。

視線在蘇寒的臉上停留了三息。

「咻~」

破空聲中,那坐在躺椅上的身影化作一道殘影鑽進了棺材裡。

「吧嗒~」

棺材板被緊緊地扣上。

「我已經死了,你們剛剛什麼都沒看見。」

棺材板里傳出讓人無語的聲音,而後任外界如何雨打風吹去,躲在棺材裡躺屍的就彷彿真的已經涼了一千多年了一般就那般再沒了半點聲息。

若不是那還在搖晃的搖椅訴說著真相,真讓人懷疑剛剛的一切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覺。

「世小王爺,剛剛那是老祖宗?」

蘇寒看了蘇小二一眼,不言不語,抬腳向棺材處走去。

「唰~」

一把刻刀出現在蘇寒的手中,一言不發,蘇寒手持刻刀在棺材板上寫寫畫畫,不多時,一層封禁的力量在棺材板上生成。

「後輩,你在做什麼!」

就在蘇寒準備在棺材板上刻畫下最後一筆的時候,棺材中響起了焦急、慌亂的聲音。

蘇寒手上的刻刀不停,輕輕的划下了最後一筆,嘴上如實的回到,「銘刻陣法封印。」

「陣法封印,不肖子孫,你要把老祖宗困在棺材裡?」

蘇寒笑了笑,「老祖宗死的不安生,都已經涼了上千年了還時不時的跳出來。

棺材上刻下封印,老祖宗就能躺在裡面好生安息了。」

「你混賬!你個不孝子孫,你這是嫌老祖宗死的不夠快啊!」

蘇寒手上動作不停,刻刀又在棺材上刻畫了起來。

「為老祖宗著想嘛!老祖宗都死了,就讓老祖宗好聲安息吧。」

「別!不要!」

似乎是感受到了蘇寒即將銘刻的陣法的威力,棺材中的存在聲音中帶上了幾分恐懼。

口中吶喊著,整個人像是屍變後的殭屍一般不斷的撞擊著棺材板,想要從棺材中跳出來。

只是這原本並不厚重的棺材板,此刻卻像是被附加了幾座大山的重量。

任他如何使力,都難以撼動棺材板的分毫。

「後輩,你到底要幹什麼?你」

蘇寒再次刻下一道符文,棺材上的陣法威力越強。

臉上有冷笑升起,蘇寒看著棺材板輕輕的說道,「你猜?」

「別!別畫了!我錯了!我叫你祖宗行不!」

棺材中,傳出帶著幾分恐懼的聲音。

蘇寒停下手上的動作,後退幾步看著棺材。

「自己滾出來。」

「轟隆隆~」

棺材板再次被巨力撞擊,然而卻依然沒能撼動棺材板分毫。

「我出不來。」

蘇寒抬手一拋,手中刻刀插在棺材板上,棺材板上的陣法力量被阻隔。

「轟~」

棺材中有巨力傳來,棺材板被掀飛,從中跳出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身龍袍,中年模樣,眼中帶著幾分滄桑,整個人與蘇寒見到過的老祖宗有著八分的相似。

只是與老祖宗不皮時那隱隱間透出的王霸之氣不同,眼前之人身上毫無那種帝王應有的霸氣。

相反,還隱隱間透著種小人物一朝得志後隱藏不住的暴發戶心態。

「說吧,你是什麼人?」

看著那穿著龍袍都沒有帝王霸氣的男人,蘇寒眉頭微微的皺起。

眼前穿著龍袍的人,竟有著天人初期的修為。

雖然境界不穩,像是強行提升上來的一樣,耗盡了所有的潛力。

但在如今連仙台都沒有的景國,皇陵之中竟然藏著這麼一個天人,確實讓他意外的一把。

而且這人的容貌,竟然與皇室先祖有著八分的相似,若說他與老祖宗沒有什麼關係,蘇寒是斷然不信的。

正是因此,蘇寒才沒有再第一時間對這個敢躺在老祖宗的棺材裡褻瀆先祖的傢伙出手。

然而

他自認為仁慈,暫時饒了他一命,對方卻似乎並不領情。

「嘿~」

一聲冷笑,那人的身體化作一道黃影向著蘇寒衝來,凝聚全身力量的一掌,重重的向著蘇寒拍下。

同時,口中還發出輕蔑的笑聲。

「愚蠢後輩,原本想和你玩玩,看著他的後人對老祖我參拜,也不失為一種樂趣。

卻不想千年後竟還有後輩能夠識破老祖的身份。

雖然不知你用的何種手段能將老祖困住,若你不放老祖出來自然還拿你沒辦法。

但如今你竟然蠢到了放棄了自己最大的優勢。

區區靈海境也敢妄想讓老祖沉浮,給我跪下吧!」

一掌印在蘇寒的背上,穿著龍袍的男人眼看著蘇寒被自己一掌拍碎,嘴裡忍不住譏諷。

然而

「所以說你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果然與老祖宗有關咯?」

不好!

聽到聲音的瞬間,黃袍中年就心道一聲不好。

聽到聲音在自己的身後響起,黃袍中年頭都沒回,瞬間從原地躲開。

雖然不知道蘇寒是怎麼在自己全力一掌下不死,還神出鬼沒般出現在自己身後的。

但向來謹慎的他明智的沒有選擇再與蘇寒正面爭鬥,儘管他看上去只有靈台境的修為。

身形瞬間變換,躲開了蘇寒可能的背後一擊,黃袍中年目光一掃,看向了站在門口的兩人。

先抓人質!

目光自同樣是靈台境的蘇小二身上一掃,中年果斷放棄。

轉頭,沒有絲毫猶豫的向門口處撲去,目標——似乎沒有半點修為在身的蘇伊。

ps:繼續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