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95章 皇室先祖?

第95章 皇室先祖? (1/2)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2018-08-29 13:07  字數:3009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

打人專打臉,罵人必揭短,三個魔族一直以為只有自己做魔的會這麼不守規矩。

可現在

看看風宓羲,彼此對視一眼,三魔都看出了彼此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mmp,你這個濃眉大眼的傢伙也背叛革命了!

只是,哪怕風宓羲打了他們的臉,哪怕風宓羲揭了他們的短,他們還無法反駁。

因為人家說的是事實。

當年他們主人是怎麼死的,這事但凡有點見識的心裡都一清二楚——那完全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

他好端端的撿什麼不好,非要撿來那口棺材。

他撿來那口棺材當寶貝收起了也沒什麼,問題是他不該

算了,不說了!

那事是魔族一生的恥辱,提起來丟人啊,不!丟魔。

「小輩,你可要想清楚了,七八世輪迴棺對我魔族有多重要相信你應該清楚」

風宓羲輕輕的笑了笑,打斷了他的話,「正因為清楚,我才要搶啊。」

幻魔:「」

mmp,你這根本就沒有要談的意思啊!

怎麼辦?

要打一架嗎?

打一架的話,打贏了還好說,搶走七世輪迴棺跑路就行了,回了魔族大本營就沒什麼好怕的了。

可是問題是真能打得贏嗎?

他是天人、對方只是一個神海境的後輩,這是不假。

但問題是對方手中有道書啊!

真打起來,自己仨人綁一塊說不定也只是給人送菜啊!

媽的!那個醜八怪幹什麼吃的,怎麼還不帶人來接應?

不是說好了讓她在外面望風,等他們得手就過來接應嗎?

現在雖然沒得手,但命都快保不住了,接應的人呢?

接應的人沒帶來,那個醜八怪人呢?死哪去了!

就在幻魔心裡碎碎念的時候

「他奶奶的,兩個小輩還敢囂張,就算你有道書在手,區區神海境你又能使用幾次。

今天你魔爺爺就教教你什麼叫做人不要太囂張!」

沒等幻魔族天人來得及開口阻止,那隻噬魔就一頭向著風宓羲沖了過去。

似乎也沒想到這傢伙會這麼剛,知道他有道書在手還敢這麼衝上來跟他硬拼。

一時反應不及,風宓羲差點就被這隻噬魔族給撞飛了。

好在,關鍵時刻風姑娘也是靠譜,手中那面銅鏡破空擋在了風宓羲身前。

「咚~」

劇烈的碰撞聲響起,聲傳百里不覺。

撞擊過後,噬魔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

滿頭滿臉血的跌倒在了地上。

「我特么陰陽鏡,你們兩個道族小輩不會是偷了族中寶物私奔出來的吧?

道族是瘋了,把這樣的寶物交給你們兩個神海境的後輩?」

風姑娘:「」

風宓羲:「」

看著口不擇言的噬魔,風家兄妹果斷的怒了。

一瓶丹藥直接不要錢似的倒進嘴裡,嘎巴嘎巴嚼碎了咽下去,原本消耗過度有些蒼白的面色恢復了幾分紅潤,只是仍舊顯得有些虛弱。

這個時候如果能有一瓶蘇兄手中的超品丹藥在手多好?

還能抽時間想念一下蘇寒手中的超品丹藥,又等了幾息,恢復了些許力氣之後,風宓羲左右托著古書,右手輕輕將古書翻開一頁。

「困!」

道紋顯化,化作金色囚牢將三魔禁錮。

風姑娘默契配合,手中陰陽鏡在靈力的催動下射出道道青光,沒道青光落在身上雖然不至於瞬間將人斬殺,但也足以打的三個魔族齜牙咧嘴,生命力大減。

「煉!」

古書又翻動一頁,金色囚牢越束越緊,一股規則的力量似乎要將三魔煉死的囚牢之中一般。

風姑娘一言不發,不斷催動銅鏡傷低。

不過盞茶的功夫,三個天人境的魔族在兩個神海境的小輩手中已經生命垂危、奄奄一息。

就在此時,五人同時聽到有破空聲響起。

下意識的轉頭望去,只見一身黑衣的蘇寒前一刻還在數里之外,下一瞬已經出現在了五人近前。

手中的動作下意識的停下,風家兄妹看著蘇寒,張了張嘴。

還沒想好要說些什麼來表達心裡對於蘇寒這種出場方式的震驚,下一刻,兩張哦,不,五張嘴就突然張的更大。

「咦?你們這是在玩誰的嘴張的大誰吃的多的遊戲嗎?」

兩人三魔:「」

那是什麼鬼?有這麼一種遊戲嗎?誰發明的,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這是,對於蘇寒的話,他們卻都選擇性的無視了沒做回答。

目瞪口呆的看著蘇寒身後那不知何時出現的黑衣女子,兩人三魔都處於一種近似於懵逼的狀態。

蘇寒出場的方式就夠變態的了,如同瞬移一般一步十里,讓人覺得驚駭。

而身邊這個更似乎是直接平空出現,連一點點預兆都沒有啊。

自己就是打個架而已,怎麼莫名其妙的引來了兩個變態的存在?

其中一個還看上去是那麼的眼熟。

這不是世子蘇寒嗎?

只是,緊接著他又否定了這個想法。

眼前之人他完全看不透分毫,他那位蘇兄雖然也挺神秘的,但至少還能看穿境界。

尤其是,這人的出場方式,明顯不是蘇寒那種靈海境的修行者應有的畫風啊!

「你你」

風宓羲張了張嘴,看著蘇寒,「您和景國皇室可有關係?」

蘇寒奇怪的看了風宓羲一眼,又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打扮。

沒問題的,自己也沒變身沒易容啊,他怎麼會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