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54章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比人和

第54章 人與人之間的差距比人和 (1/2)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2018-08-14 13:16  字數:3227

看著景王殿下一臉得意洋洋的樣子,似乎拍人板磚是一件很榮耀的事的樣子,蘇寒撇了撇嘴,轉身就往外走去。

呵!

還年輕的時候在皇城沒有能擋得住他一板磚的。

也不摸著良心問問,說這話之前他自己信嗎?

作為親生兒子,十六年的時間,他還不了解他?

就算沒有親眼見過,他也聽自家母妃說過多少次了,他家父王年輕的時候在皇城,那可是一提名字就讓無數大家族上至數百歲族老、下至剛滿月嬰兒都咬牙切齒的存在。

對於拍板磚這件事,準是知道他是誰的人沒人敢惹他,敢惹他的人連他是誰都不知道,也打不過他。

至於拍板磚變成因果技呵呵,不存在的。

莫說變成跟悶棍一樣的因果技,蘇寒甚至都懷疑,就自家父王這種不靠譜的樣子,他的拍板磚神技到底能不能形成技能樹的。

一遍往外走著,一遍在心裡腹誹。

走著。

走著。

蘇寒的腳步就忍不住微微一頓。

「萬一呢?」

「萬一他家父王拍板磚的手藝真能形成技能樹呢?」

「萬一真的是因果技呢?」

「萬一」

接連幾個萬一,讓蘇寒的決心忍不住微微有些動搖。

就拿因果技.悶棍來說。

儘管嘴上說著看不上,儘管每次使用都覺得賊雞兒丟人,有失身份。

但他心裡也不得不承認,因果技這種變態的存在,無論是隨緣劍法還是悶棍,都變態的讓人每次使用都欲罷不能啊。

所以

「要不試試?」

下意識的搖頭把這個有些嚇人的想法甩出腦後,只是這想法一出現就如附骨之疽,任他怎麼摔都甩不掉。

一步。

兩步。

三步。

回頭。

「父王」

「所以,這樣就行了?」

後花園中,最後一棵倖存的老祖宗當年親手種下的大樹下,景王殿下丟掉手中的板磚,一臉不瞞滿的看著蘇寒。

好不容易有了在兒子面前展現自己的絕技的機會,他這正講得起勁,一邊講還一邊學著自家王妃那樣配合著展示一些動作要領。

只是才剛剛一個時辰,他這邊還沒講夠,他家兒子就告訴他可以了,他學會了。

呵學會了,他騙誰去?

他以為他沒看見嗎?在他講那些動作要領的時候,這混小子根本聽得就心不在焉,心思都不知道飛到哪家姑娘身上去了。

嗯說到姑娘,這小子除了八歲那年帶著蘇小二偷偷跑去雲水閣那次以外,似乎從來沒有對誰家姑娘表現出有興趣過啊。

所以不會是那次被打出心理陰影了吧?

這都十六歲了,想當年他十六歲的時候,都快把他的王妃追到手了啊。

這小子怎麼一點都不著急呢。

要說追姑娘的話,跟小煙一塊來王府做客的那個風姑娘似乎就不錯啊,姿色上乘,修為不俗,出身背景一看就來頭不小,完全配得上他景王的兒子。

嗯以後可以找機會探探這小混蛋的口風。

思維習慣性的歪樓,當景王殿下連自己未來重孫子的名字都想好了之後,才恍然醒悟過來。

咦不對啊,現在要說的是姑娘的問題嗎?現在要說的不是這混小子連聽我講課都走神的問題嗎?

想到蘇寒在他講拍板磚動作要領時還走神這件事,景王就把自家兒子十六歲還不找姑娘這件讓他們兩口子每次想起來都會擔心一下的事給拋在腦後了。

「你是說你已經學會怎麼拍板磚了?」

蘇寒看了一眼閃著金光的技能樹,點頭,「父王教的好,您這些動作要領孩兒已經完全掌握了。」

景王看看他,眼中帶著狐疑。

又看看他,眼中帶著不解。

再看看他,眼中帶著疑惑。

「可是我還沒講完呢啊。」

蘇寒:「」

沒沒講完嗎?

沒講完的話,那這技能樹是怎麼形成的?

「孩兒天賦異稟,舉一反三,父王您講了一部分,孩兒就自行領悟了其他內容,並融會貫通了。」

景王點點頭,把手中的板磚遞到蘇寒手中。

蘇寒看著手中的板磚,有些懵逼。

「你不是學會了嗎?你現在給父王演示一下,讓父王看看你學的對不對。」

蘇寒:「」

演示?他技能樹都還沒點呢啊。

那啥您這演示了這麼半點,一定渴了累了吧?要不您先回去喝口水休息下,待孩兒燒棵樹再去給您展示?

心裡這麼想著,蘇寒腦子一轉就想到了借口。

「這個不好吧。」

景王反問,「怎麼不好?」

「拍板磚這件事,還是得把板磚拍在人腦袋上才能看出這門手藝掌握的怎麼樣吧。

孩兒孩兒總不能拿著板磚拍您吧?

就算您不介意,孩兒也下不去手不是。」

景王眼珠子一瞪,差點給蘇寒抽一頓,「下不去手?你還真想著拍我不成?」

蘇寒連到不敢,景王看了眼從始至終都站在一邊,一言不發靜靜等著吩咐的蘇小二。

「這不有現成的嗎=嘛,你就拿蘇小二試試手吧。」

蘇寒:「」

蘇小二:「???」

我是誰?

我在哪?

我在幹什麼?

看著懵逼的蘇寒和更加懵逼的蘇小二,景王開口安慰道,

「放心,以蘇小二的修為,你只要控制好力度不會傷了他的。」

蘇小二:「」

控制好力度?

那要是控制不好力度呢?

王爺,您這是真把我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