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42章 涼颼颼

第42章 涼颼颼 (1/2)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2018-08-14 13:16  字數:2686

欺天暫時是用不上的。

但欺人的話,還是能夠用到的。

心念一動,將自身氣息控制在靈台初期的程度,蘇寒一把火把劉明爆體後留下的碎肉毀屍滅跡,轉身走出了小樹林。

幾個時辰後,城外的小樹林中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哪個天殺了的混蛋,把老娘最大、最粗、最長的兩棵樹全給一把火燒了啊!」

於是乎,在靈州城中,留下了一個專燒人家最大、最粗、最長的樹的變態的傳說,以至於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人再敢種樹為生。

離開了小樹林,蘇寒直接翻城牆回了靈州城。

此時,夜已將盡,東方已經出現了一抹魚肚白。

入了靈州城,一路飛檐走壁回了王府。

當蘇寒瞞過蘇小二和兩個小侍女回到房間,關上了房門之後,另一座院子中,景王和王妃相視一笑,依偎著淺淺睡去。

回到自己的房間,把房門緊閉,蘇寒卻並沒有躺到床上睡覺。

有了之前在小樹林中衝擊灰霧的經歷,蘇寒就越發的想要衝破這層灰霧,看看它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又點了兩棵技能樹,蘇寒的神念強度較之在小樹林時又增強了不少。

加上回到了家,不用擔心強行衝擊神念耗盡陷入昏迷的危險,盤膝坐在床上,蘇寒心神沉入識海,全力以神念衝擊那層已經稀薄了很多的灰霧。

不知是半個多月以來的衝擊起到了鐵杵磨成針的效果,還是神念再一次增強的原因,亦或者兩者兼有。

再一次全力衝擊之後,蘇寒並沒有感覺到那種堅不可破的阻隔。

雖然阻力依然存在,在蘇寒耐心的衝擊之下,神念一點點的深入,讓蘇寒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隨著一次次的衝擊,那一片的灰霧越發的稀薄,其中的亮光越盛。

而相應的,蘇寒的神念也在一次次的消耗中變得越發虛弱,大腦開始忍不住有些眩暈,或許下一次就要再一次陷入昏迷。

咬咬牙,最後一次,蘇寒控制著全部的念力猛然衝擊那片已經稀薄到近乎透明的灰霧。

「轟~」

想像中的神念耗盡陷入昏迷並沒有到來,腦中一片轟鳴,蘇寒發覺自己似乎又進入了一片神秘的世界。

光是這裡唯一的色彩。

四處都是讓人心神寧靜的光,蘇寒的意識體沐浴在這片聖光之中,像是一塊海綿,不斷的汲取著周圍一切的水分。

隨著時間的推移,消耗過重的神念快速恢復,並一點點增強。

在神念增強的同時,一股磅礴的生機元力從未知處溢出,充斥蘇寒的四肢百骸。

在這股元力滋養之下,蘇寒的身體開始產生未知的蛻變。

那種蛻變,像是跨越物種層次的進化,是由低級向高級,由低緯向高維的超脫。

洗精伐髓,易筋鍛骨,換血練肉,周身各處,每一個細胞都像是得到了一次強化一般。

自蘇寒周身毛孔之中,有黑色的污血溢出,轉眼間將蘇寒整個人染成了一個血人。

污血之中,夾雜著骨質的碎末,脫落的死皮,在蘇寒的周身形成了一個由血、肉、骨等各種從他體內剝離的物質構成的繭。

血色的繭將蘇寒整個人包裹在其中,像是一個化成了繭的毛毛蟲。

只待破繭成蝶,就將成為另一種生命。

這是物種層次間的進化。

在欺天斂息決的遮掩之下,蘇寒的氣息始終未曾出現過半分的變化,房中的一切自然也不曾被外界得知。

意識沉浸在那片光的世界中,不知過去了多久。

許是一瞬、許是一年、又像是一生般漫長無際。

當意識從那種如同回歸母親懷抱中的溫暖中蘇醒過來的時候,蘇寒的眼前已經不見那片光的世界。

動念間,蘇寒意外的發現自己的神念比之之前竟然增強了數倍不止。

雖然神念展開距離如汪洋大海還有一定的差距,但比之大江大湖卻也已然猶有過之。

自己現在的神念強度,比之一般神海境圓滿的天才也不遑多讓了吧?

心裡這麼想著,神念從這片灰霧中退出,意識重入識海。

一睜眼,蘇寒的眼前是一片漆黑。

「嗯?天還沒亮?還是說外界已經不知過去了幾個日夜,此時又到了夜深?」

納悶的嘀咕了一句,神念探出,蘇寒的面上忍不住露出古怪之色。

「本世子又不是毛毛蟲,怎麼還結成了個這麼大的繭?」

皺了皺眉,感受著這片空間的擁擠,蘇寒下意識的伸展了下手腳。

「咔嚓~」

小手剛動,將蘇寒裹在其中的血色大繭就發出『咔嚓』一聲撕裂的聲響。

「咦?」

神念探查之下這血色大繭非常的堅固,遠不是他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幾斤的肉體力量能夠打碎的。

正準備伸個懶腰結合靈力神念嘗試著破繭而出的,蘇寒卻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小手輕輕的一碰,這血色大繭竟然就這麼咔嚓一聲裂開了。

所以說說好的破繭成蝶很困難呢?

說好的卵生生物從蛋殼裡破殼而出就是一場生與死的考驗呢?

都特么是騙人的啊?你家生與死的考驗就這麼簡單的啊?

雙手並用,輕易的把血色大繭撕裂,蘇寒輕輕一躍

「轟隆!」

房子塌了。

「我」

在數百米高空做著自由落體,聽著耳邊呼呼的風聲,蘇寒的經典國罵,被淹沒在了這清晨的微風之中,沒有任何人聽清。

好在有不弱於天才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