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遍地都是技能樹 >第26章 裝逼、遭雷劈

第26章 裝逼、遭雷劈 (1/1)

小說名稱《遍地都是技能樹》 作者:雪落君  更新時間:2018-08-14 13:16  字數:2935

作為景王府唯一的世子。

或者說作為整個景國唯一一個比皇子還要受寵的世子

蘇寒的請求,就連王妃都沒忍心拒絕。

在蘇寒的請求下,王妃不辭勞苦的一遍遍在蘇寒指定的那棵大樹下施展漫天火雨。

一遍。

兩遍。

三遍。

五遍。

十遍。

二十遍。

當王妃將漫天火雨施展到第三十遍的時候,聽到自家兒子要練法術被引起興趣前來觀看的景王殿下都有些看不過去了。

在拉著想要繼續示範的王妃之後,景王殿下目光中隱藏著危險,面色不善的看著讓自家老婆受累了的兒子。

「寒兒,你母妃累了,你要學漫天火雨,父王師範給你看好不好?」

蘇寒自然察覺到了自家父王看向自家母妃時眼中的心疼。

不過鬼知道技能樹這玩意有多任性?萬一換個人示範,這樹就從頭開始記錄了呢?

那他家母妃之前釋放的那三十次漫天火雨不就都做了無用功?

所以,在猶豫了一瞬間之後,蘇寒對自家父王搖了搖頭。

「不用了吧,孩兒現在看的就已經眼花了,再看下去也不會再有什麼效果。

還是等孩兒回去研究一晚,等明日再來向母妃請教吧。」

被自家兒子義正言辭的拒絕,景王殿下很美面子,瞪了自家兒子一眼,拉著老婆就走了。

蘇寒好笑的搖搖頭,圍著老樹轉了幾圈,忍不住在樹身上拍了拍。

「老樹啊老樹,你啥時候才能變成一棵技能樹呢?」

風吹過,樹葉發出嘩嘩的聲音,卻不知道是不是在用另一種方式在給蘇寒回答。

一上午的時間用在了『學習』漫天火雨上,吃過午飯之後,下午蘇寒並沒有像他說的那樣好好的研究漫天火雨的秘籍。

實際上,把秘籍放進納戒之後,蘇寒連碰都沒有碰這本秘籍一下。

他學技能全靠放火,看秘籍自學?不存在的!

已經決心過幾天把各大家族中的技能樹儲備量一網打盡,蘇寒就沒有再繞著各大世家的院牆一圈圈的轉。

懷著能夠撿個漏的心思,蘇寒帶著蘇小二往普通百姓居住的平民區走去。

在平民區轉了一陣之後,蘇寒意外的發現前方不遠處的一棵大柳樹下,竟然圍了幾圈的人。

好奇的湊上去查看,一問才知道,原來就是這幾日的時間,總有個年輕人天一亮在這棵大柳樹下擺一張方桌。

上面放著兩罐黑白二子,中間支一張棋盤。

青年的面前擺著一個看上去像是錢袋的東西,實則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那東西叫儲物袋,雖然不如納戒來的珍貴,但也是只少內含十立方儲物空間的儲物裝備。

而在儲物袋之上,放著一塊靈石。

按照青年的說法,他面前的棋盤,就是他的武器。

整個靈州城但凡有人能夠在棋盤上戰勝他。

勝他一場可得一塊靈石,勝他兩場可得百塊,連勝三場,他將一整袋的靈石傾囊相送。

沒有人知道他是不是吹牛逼,也沒人知道他的儲物袋中是不是真的有很多靈石。

但只知道在他擺攤的第一天,就有一幫有修為在身的惡人打上了他的主意,想要從他身上撈到些好處。

結果

面對一幫十幾個築基十數年數十年的流氓,青年屁股都未曾離開腳下的板凳,抬手在身前的罐子上一掃,黑白二子飛出。

一顆棋子落到一個人的身上,棋子就像是有萬鈞之力一般把人砸到,壓在人身上,任他們怎麼掙扎,卻始終無法從地上爬起來。

經歷了那件事,許多人都知道這年輕人是一個修為不俗的修行中人。

同時更多的人也明白了他所說的那句『我的棋盤就是我的武器』這句話的真義。

棋盤和棋不僅是他對弈的武器,同時也是他對敵的武器。

那一日之後,對青年的財物懷著想法的人都打消了心中不好的念頭。

而為了能夠從青年身上轉到些錢財,卻也有更多的人選擇坐到青年的對面,成為他棋盤上的對手。

只是

接連四五日,青年對敵過百場,卻從來沒有一人能夠在他的棋力下堅持下完整盤棋的。

大多數人,都未及中盤就棋子認輸。

如此數日下來,青年擺棋攤的附近非但沒有變的冷清,反而有更多聽到消息的人來此處看熱鬧。

蘇寒眼前所看到的這圍的里三層外三層的人,就都是來看熱鬧,想看看終究有沒有人能夠贏這年輕人一盤棋的。

就在蘇小二找人打聽事情的始末時,青年的對面,又坐上了一個老者。

老者頭髮已經花白,看年齡沒有八十也得有七十好幾。

做在青年對面,兩人誰都沒有說話,一人抓起一把棋子先行猜子。

猜子過後,老者執黑先行,青年從容應對。

棋落百子,老者舔了舔發乾的嘴唇,伸出手顫顫巍巍的夾起一顆黑子。

手持黑子,看著面前的棋盤,許久許久,也沒能將這一子落下。

良久過後。

「吧嗒~」

黑色棋子無力的落在棋盤上。

「罷了,是老朽技不如人。」

老者起身,對青年抱拳行禮,青年坦然應對。

在老者起身認輸的那一刻,始終在一旁觀看未發一言的蘇寒,緊盯著下棋二人的目光微微一緊。

「世子,這年輕人,下棋很厲害的樣子啊。

不過就是這表現,是不是太那叫什麼來著?我記得世子說過的。」

有些看不慣青年的氣定神閑,蘇小二冥思苦想,「對了,是不是有些太裝逼了?」

聽著『裝逼』二字從蘇小二口中吐出,蘇寒不禁好笑。

「蘇小二你還知道裝逼這個詞啊。」

蘇小二連連點頭,「世子說過的每句話,蘇小二都銘記於心,時刻不敢忘卻世子的諄諄教誨。」

蘇寒好笑的拍了下這個馬屁精,「你記得裝逼這個詞,那蘇小二你有沒有聽說過一句話?」

蘇小二搖頭,「哪句話?」

蘇寒看了蘇小二一眼,目光轉移,落到那棋盤前的青年身上。

「那句話叫——裝逼、遭雷劈!」

「裝逼、遭雷劈?」

蘇小二輕聲重複了一句,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天空。

此時,碧空如洗、萬里無雲。

「世子您說笑了,這大晴天的,哪裡來得」

話還未落,眼前突兀閃過一道紫光。

「轟隆隆~」

紫光穿過大柳樹的樹冠,將樹下的青年吞噬,待紫光散去,眾人耳邊才聽得隆隆雷鳴之聲。

被嚇得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的眾人下意識的往樹下青年所坐的凳子上看去。

此時此刻,那裡哪還有什麼對弈青年,唯有一顆不知以何種材料煉製的棋子,正靜靜的躺在那裡。

蘇小二:「」

看看凳子上那棵古怪的棋子,再看向自家世子,蘇小二的眼中忍不住帶上了去廟裡拜神時的敬意。

蘇寒:「」

你這看神仙的眼神是個什麼鬼?

我要說我就是隨口那麼一說,正準備讓你回家叫人來呢,你信不?

心中這麼想著,蘇寒的目光卻不自覺的落到了青年消失前所坐的板凳後面的大樹上。

在蘇寒的眼中,這棵樹似乎在發著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