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個性小說 >懸疑靈異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 >第461章 那個男人(第二更)

第461章 那個男人(第二更) (1/1)

小說名稱《我有一座恐怖屋》 作者:我會修空調  更新時間:2019-03-21 00:44  字數:2395

「兩位紅衣算多嗎?」陳歌頭也沒抬,繼續吃著飯。

聽到他的話,陳醫生一時語塞,他想到了之前聽到的一些關於陳歌的傳聞,苦笑著搖了搖頭:「對我來說已經很恐怖了。」

「陳醫生,我等會還有其他事情,今天過來就是想要問你一些東西,希望你能看在我救了你一命的份上,如實回答。」陳歌放下盒飯,喝了口水,他的動作和神態,與他接下來將要說的話完全不搭:「你曾在地下屍庫告訴我,說你自己並不姓陳,是因為受人之託,對方要你以這個姓在九江西郊辦一件事。」

「這話我也跟你說過?」陳醫生猶豫了一下,沒有反駁:「是的。」

「那個人是誰?為什麼要用陳這個姓?他讓你來九江西郊做什麼?」

陳歌一連問了三個問題,陳醫生沉思片刻後,給出了陳歌回答:「我和康復中心的老院長認識,也曾在他那裡工作過,第三病棟的門第一次出現的時候,老院長和我有過交流,後來我親自去門附近查看,甚至進入了門後的世界。」

陳醫生低頭想了一會:「我應該是除門楠外第一個進入門後世界的人,在那裡我看到很多稀奇古怪的東西,那就像是一場噩夢,這個秘密我只告訴了兩個人,老院長和我最好的朋友高醫生。」

「我們三人一開始決定將門用水泥封死,但後來發現效果很差,門依舊會出現,血液滲透附近的牆皮,一到晚上就開始蔓延。」

「可能是因為進入過門後世界的原因,我感覺好像被什麼東西給纏上了,午夜凌晨一過,我家床下面總有手指在抓撓床板,衛生間里沒有人,但是從半開的衛生間門往裡面看,卻發現鏡子里站著一個黑影,它正對著我的床,似乎是準備從鏡子里走出來。」

「我是一個心理學醫生,在這些東西出現的時候,我首先做的是審視自己,確定這些東西不是我自己的幻覺。」

「精神病醫生最後自己住進精神病院的情況也真實出現過,所以我一開始以為是自己出了問題。」

「但隨後發生的一件事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

「從血門後面出來的第三天晚上,我看見窗外站著一個男人,他的頭正對著我的床。」

「我家住三樓,二樓沒有安裝防盜網,空調外裝機不在這個位置,我排除了所有可能,最後得出的結論是,那個男人身高至少超過三米。」

「男人看了我好久,最後鑽進了二樓那戶人家。」

「我立刻報了警,但是警察並沒有在二樓發現那個可疑男人,在二樓鄰居的抱怨聲中,我被警察帶走盤問了一些東西。」

「第二天早上,我是在警局裡聽到了二樓鄰居自殺的消息。」

「受害人死狀非常詭異,肩膀下陷,表情驚恐,死前受到了驚嚇。」

「我懷疑鄰居的死和昨晚看到的那個男人有關,我向警察說明了一切,但是值班的民警卻覺得我該去看看心理醫生。」

「我記得很清楚,我當時還向他出示了自己心理醫生的資格證。」

「有些東西說不清楚,警察根本不相信,倒是屋裡一個看起來很開朗的老哥對我說的很感興趣。我一開始以為他也是警察,跟他詳細說了半天,最後我才知道那人前幾天因為報假警、冒充警察、超速駕駛,剛接受過治安教育,今天才被放出來。」

陳醫生語氣有些無奈:「我不敢回家,又想盡辦法在警局多住了幾天,直到我工作的醫院開始流傳我瘋掉的謠言後,才不得不離開警局。」

「到家後,我腦海里總會浮現出窗口那個男人的身影,我擔心自己成為下一個受害者,所以直接住到了市區最繁華區域的酒店當中。」

「就這樣持續了一個月的時間,那個男人再沒有出現,我的生活也恢復正常。」

「一直住在酒店也不是個事,我準備賣掉以前的房子,在市區比較繁華的地方再買套新房。」

「其實我很早以前就有這個打算,交了首付,我聯繫了東郊一個搬家公司,準備趁著白天先搬走一些比較貴重的東西。」

「新房在十五樓,我特意選了個頂層。」

「所有傢具運送完畢後,已經是傍晚,我請搬運的師傅吃了頓飯,自己也喝了幾杯酒,準備住進新家,開始新的生活。」

說到這裡,陳醫生稍微停頓了一下:「回到新家,我躺在熟悉的床上,很快就睡著了。」

「大概是凌晨十二點多的時候,我感覺身體有點冷,緊了緊被子,睜眼朝旁邊看時,忽然發現屋內好像站著一個男人。」

「我瞬間被嚇醒,再仔細一看,那個站在我屋子裡的男人,就是我之前見過的怪物!」

「他身長三米多,上半身直起,下半身正慢慢從床底下鑽出,臉上帶著怪笑,嘴裡還說著終於等到你了。」

「我真沒想到這個怪物會一直躲在我床下面,我發了瘋一樣的朝外面跑。」

「鞋子也顧不上穿,我朝著房門衝去。」

「我不敢回頭,跑進走廊,大聲求救,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回應。」

「肩膀越來越沉,那個怪物好像是踩到了我的雙肩之上。」

「笑聲從頭頂傳來,我的視線開始模糊,樓道就好像扭曲了一樣,我感覺自己隨時都會摔倒。」

「強忍著種種不適,我來到了樓梯口,在我五感都快要被剝奪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了打火機的聲音。」

「鋼輪摩擦火石,一縷跳動的火焰出現在我的視野當中,我看見一個男人靠在樓道口,給自己點了一根煙。」

「這人我有點眼熟,仔細一看,正是我在警察局裡遇到的那個因為冒充警察、超速駕駛,接受治安教育的男人。」

「他手中的煙燃的很慢,隨著煙灰掉落,我肩膀上傳來凄厲的求饒聲。」

「一根煙燃盡,我肩膀上的怪物也徹底消失不見了。」

「是他救了我,那晚我和他聊了很多,他告訴我這個世界還隱藏著另外一面,他教會了我如何去關閉第三病棟的門,也是他讓我用陳這個姓幫他在九江西郊做一件事情。」

陳醫生說到這裡,喝了口水,他默默看著陳歌說出了最後一句話:「那個男人和你長的很像,而他囑託我做的那件事,也和你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