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北宋大表哥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拓遠寨之戰(上)

第二百三十八章 拓遠寨之戰(上) (1/2)

小說名稱《北宋大表哥》 作者:北冥老魚  更新時間:今天03:12更新  字數:3269

「哼,好大的口氣!」拓遠寨中,曹瑋將手中的一封信用力的拍在桌子上怒聲道,幾天前他就從慶州趕到拓遠寨坐鎮,而就在昨天下午,三萬党項騎兵也殺到拓遠寨外,不過李德明並沒有急著進攻,而是給曹瑋送來一封書信。

「父親,李德明在信上說了什麼?」曹俁這時十分好奇的問道。

「李德明這是在威脅咱們,要咱們把暗算李元昊的兇手交出來,否則他就要出兵踏平慶州城。」只見曹瑋這時冷冷一笑道,慶州是他的治所,這簡直就是不把他放在眼裡。

聽到曹瑋的話,旁邊的呼延守信不由得看了李璋一眼,不過李璋卻表現的十分自然,對於暗殺李元昊這件事,他沒有任何的心理負擔,唯一遺憾的就是沒能殺死他。

曹瑋很快冷靜下來,當即給李德明寫了封回信,看他寥寥幾筆就寫完了,估計回復也很簡單,李璋離的有點遠沒看清,不過站在曹瑋旁邊的曹俁卻看到了,然後悄悄的告訴李璋和呼延守信兩人道:「我爹更霸氣,限李德明三天內離開慶州,否則讓他有來無回!」

曹瑋的信立刻被人送到了李德明手中,結果第二天一早,党項大軍就在李德明的指揮下對拓遠寨發動了一場試探性的進攻,而曹瑋也親自登上城頭,指揮著手下的將士將党項人狠狠的打了回去,因為這只是雙方的第一次交戰,都有試探的心思,所以傷亡並不大,只是通過這次接觸,讓雙方心中都對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

雖然打退了党項人,但曹瑋並沒有讓軍隊出城趁勝追擊,而是一直讓大軍龜縮在城中不動,這並不是他怯戰,而是在消耗党項人的銳氣,另外党項人全都是騎兵,而大宋這邊卻是以步兵為主,哪怕裝備精良,步兵與騎兵交戰依然處於劣勢,就算是能打贏,最後也只能是慘勝。

所以曹瑋才先消耗党項人的士氣,等到對方兵困馬乏之時,再出城一舉擊潰對方的主力,更何況宋軍的優勢就是擅長守城,而且又有拓遠寨這樣的堅城可守,光是靠著城牆就能消耗對方兵力和士氣,根本沒必要出城與對方硬扛。

李德明也明白曹瑋的打算,所以在試探性的進攻了幾次拓遠寨後,竟然停下來不打了,反而派出數隊游騎繞過拓遠寨,偷襲後方的村鎮,這讓曹瑋也是大怒,當即派出騎兵清剿党項人的游騎,同時也決定出城與對方決戰。

三月初十,曹瑋親自率領大軍出城與党項人決戰,而李德明也早就等著這一天,同樣早早的排好陣形,雙方相隔數里遙遙相望,而在太陽剛到半空中時,隨著戰鼓聲的響起,數萬大軍也終於開始了這場血腥的廝殺。

党項人全部都是騎兵,而且人數也佔據著優勢,但是大宋這邊卻是絲毫不怯,這主要是有三個原因,第一是大宋的邊軍本來就精銳,而且常年與境外的部族交戰,經驗十分豐富。

第二党項雖然實力增長極快,但遠沒有達到後世西夏騎兵的程度,宋軍對他們也沒有大的敗績,心理上並不膽怯。而最後一條就是與曹瑋有關了,以曹瑋的身份和名氣,鎮守邊關數十年,只要有他在,下面的將士心中就有底氣,這就是名將對軍隊的激勵作用。

隨著「嗚嗚嗚」的號角聲,党項騎兵開始從左右兩路向宋軍殺來,而中央實力最強的騎兵卻是按兵不動,看樣子是想以兩翼的騎兵撕開大宋的陣形,然後再以中央精銳的騎兵一擊奠定戰局。

事實上這也是游牧民族最常用的戰術,因為游牧民族全民皆兵,素質自然也是參差不齊,一般最精銳的騎兵直屬首領,而其它的騎兵則是臨時徵召,不但素質無法保證,忠心同樣有問題,所以他們一般都是在開戰時直接讓這些臨時徵召的騎兵第一批殺上前,主要是做為炮灰消耗敵人的兵力,順便沖亂對方的陣形,然後再以精銳的騎兵擴大戰果。

曹瑋對這種戰術再熟悉不過了,只見隨著他的命令接連下達,兩翼的盾牌手與長槍兵也很快做好準備,一人高的盾牌如牆般立起,長槍從盾牌的縫隙中伸出,就如同刺蝟一般,將兩翼死死的守住,這也是步兵對付騎兵最標準的戰術。

李璋是文官,所以並沒有跟著曹瑋出城,事實上曹瑋也不會讓他去軍中,因為劉娥之所以把他調到慶州,就是為了照顧李璋,萬一李璋在軍中出了什麼事,他可吃罪不起,所以李璋只能呆在城頭上向外張望,幸好城頭夠高,也能讓他看到戰場上的變化。

「嗖嗖嗖~」党項人的騎兵未道,一陣陣箭雨就騰空而起,如同蝗蟲般飛進宋軍之中,不過因為前面有盾牌擋著,這些箭雨造成的傷亡十分有限,倒是盾牌上很快插滿了密密麻麻的箭支。

宋軍這邊的弓箭手也很快開始了反擊,相比防護嚴密的宋軍,党項人卻只能靠著身上的皮甲,而且皮甲的防護有限,很快就有不少党項人中箭落馬,隨著慘叫聲被後面的馬匹踩成肉泥,不過就算傷亡很大,但党項人卻依然一刻不停的向前沖,因為他們知道,只要衝進宋軍的陣形之中,對方的弓箭就會停下,那時就是他們騎兵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党項騎兵拚命衝鋒,前面的騎兵也終於衝到了盾牌與長槍陣前,隨著「轟隆~」一聲巨響,前面的党項騎兵就像是巨浪般打到盾牌陣上,雖然有長槍和盾牌的阻隔,依然讓宋軍的陣腳發生了混亂,有些地方也被衝破一絲縫隙,而後方的党項騎兵也如同潮水般撲上,一浪又一浪的擊打在宋軍的陣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