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你,下去!

第二百五十七章 你,下去! (1/2)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今天17:48更新  字數:3423

太陽當空,人聲鼎沸。

聖宗內門偌大的廣場上,人頭攢動,過節一樣熱鬧。

「看,又有一個守擂的被清除了!」

「可不是,排名四十的對上排名第二十五的,還真是不夠看的呀。」

「誰說不是呢,早知道這樣,還不如當初就棄權了,也好保存實力,這下倒好,死磕,受傷了吧?」……

看熱鬧的一直不怕事兒大,高談闊論中不斷指點江山、評頭論足,殊不知他們自己連上場比試的資格都沒有。這就是人的劣根性吧,在哪裡都一個德行。

外門那十七個弟子,除牟子楓坐在原地沒動以外,其他人無不鎩羽而歸,個個都帶了傷,特別是聖天樞山那三個弟子,傷勢嚴重,已經到了無法再次比試的地步。因為聖天樞山的弟子好像天生就是為了戰鬥而生的,一看見對手,就像野狼看到了肉,不咬上一口,決不罷休。

聖天樞山閣主胡波也是一臉苦笑,「怎麼每次都這樣啊,這一場沒勝,回去可咋交代呀。」

「老胡,稍安勿躁。」萬格隆拍了拍胡波的肩膀,「勝敗乃兵家常事,下次努力!」

胡波翻了翻白眼,「老萬,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說的倒輕巧,有能耐讓你的人上啊,對了,忘了你聖瑤光山那個人族弟子的修為了,連上場都不敢!」

萬格隆也是碰了一鼻子灰,憤憤開口,「老胡,真是好心當了驢肝肺!」可他看向正坐在地上呼吸吐納、老神在在的牟子楓,也不禁搖頭嘆息,「這牟大師是在幹什麼呢?來睡覺的么?」

可他偏偏還不敢催促,「這小子可是聖宗內門太上長老眼中的香餑餑,稍不注意給得罪了,那自己榮升內門執fǎyuàn首席執法長老的夙願還不分分鐘泡湯?!」他也只能苦笑一下,靜待事情的發展了。

眼看時間過午,那上百座擂台上的比試也到了最後階段,大約有三分之二的擂台,已經名花有主,恢復了平靜。又過了能有一炷香的時間,擂台上徹底安靜了下來。

圍觀眾人將目光重新聚焦在了廣場空地上那十個人影身上,大家都知道,最精彩的比試馬上就要開始了!

至於坐在一旁的外門弟子——奇葩牟子楓,則被人自動忽略了,「開玩笑呢,一個八階大魔師中期修為的弟子,還想挑戰?那不是管尼姑要孩子——根本不是難為他嗎?天沒黑呢,就開始做夢?!」

擂台上那一百個弟子也忐忑不安、眼巴巴地盯著那十個人看,不知道是否倒霉,讓他們挑到自己的擂台,如果挑到了,豈不是先前的所有努力就都白費了?

所以,他們無不在心中暗暗祈禱,「不是我!不是我!千萬不是我!」

賈小毅戲謔地看著牟子楓的身影,「這小子這回可是光腚推磨——轉圈地丟人啊!看他還能神氣起來?」他感覺自己心中的一口濁氣,稍微釋放出了一點兒,沒那麼憋得慌了。

「快看,何師兄動了!」突然,坐在賈小毅身邊的那個女弟子尖聲叫了起來。

女弟子口中的何師兄叫何釗,內門排行榜排行第七,九階大魔王巔峰的修為,半隻腳已經踏進了魔尊階別,說他是半步魔尊誰也說不出來什麼。

何釗長得英俊瀟洒,一米八三的個頭,身材勻稱,面白朗目,也算一表人才,平時說話體貼、溫柔,收穫了不少芳心,他在內門的粉絲數以十萬計。

他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別看他平時溫文爾雅,一副儒者的樣子,可他來自外門的聖天樞山,打起仗來屬於拚命三郎那一夥的,可以越級戰鬥,普通的一階魔尊初期強者在他的眼裡還真不夠看的。

就是憑藉著這股拼勁兒,他一路從排行榜前一千名硬是殺到了第七名,經歷過大大小小五千多次戰鬥,身上受的傷就像天上的星辰,數都數不清了。

他一站起身形,一股肅殺之氣立馬從他身體里彌散開來,那股殺氣,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才有的,普通的一階魔王別說戰鬥了,即使聞到那股殺氣,也能嚇個半死。

說時遲那時快,那十個弟子就像商量好了一樣,紛紛站起身子,相視一笑,向那擂台的方向踱去。

「噝!」

擂台上守擂的弟子無不倒抽了一口涼氣,「大哥,不帶這麼玩的好不好!」心中的忐忑挪到了臉上,特別是那些已經經歷了幾次戰鬥,魔力消耗十分明顯的弟子,心臟都要從嗓子眼跳出來了。

何釗走了幾步,走到了最近的一個擂台邊,看都沒看那守擂的弟子一眼,「噌」地一下飛上了擂台。

「你,下去!」他平靜地開口。

那個守擂的弟子排名在四十名左右,曾經是何釗的手下敗將,看到何釗拽拽地上台,他無奈地搖了搖頭,「嗖」地一下,飛了下去。

何釗老神在在地坐了下去,又開始了呼吸吐納,仿若這件事情天經地義一般。

「帥!何師兄太帥了!」

「是啊,帥呆了!」

其餘九人也學著何釗的樣子,拽拽地開口。除了有一座擂台那個弟子有點不忿,發生了打鬥而被秒了以外,其餘八人都順利地趕走了對手。

牟子楓也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走到一座擂台前,「噌」地上了擂台,對著那個九階大魔王中期弟子伸出了一根手指,「你,下去!」

「什麼玩意?」

「他以為他是誰呀?這小子也太狂了吧?」

「是啊,是不是剛才他坐在地上做夢了,還沒醒呢?!」

「我呸!一個外門弟子還敢和何師兄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