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五十六章 地動山搖

第五十六章 地動山搖 (1/2)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2018-07-10 18:38  字數:4196

「別忘了,你的對手是本姑奶奶!」殷小桃嬌喝一聲,出手攔截坤買。

「臭*,你想找死么,本大爺成全你!」坤買如今成了孤家寡人,他變得更加的暴戾,出手毫不留情。

幾個回合之下,本就受了重傷,修為倒退的殷小桃就有點支撐不住了,嬌喘吁吁,汗流浹背。

可她死死地擋在牟子楓面前,為他療傷爭取時間。

坤買顯然看破了殷小桃的小算盤,他大吼一聲,使出了絕招「軒浪絕魂刀」。

只見漆黑的魔刀上,九重禁制倏地點亮,那九道血光紅彤彤一片,更加濃郁的血腥氣從那紅光上散發開來,隱隱能聽見冤魂在慘叫,呼之欲出,駭人心魄。

坤買對著天空虛砍了三刀,以這三刀為引子,又連續砍了九九八十一刀,驀然間整個天空都是魔刀的影子,鋪天蓋地形成了一片刀網,同時,後刀影推著前刀影,波浪樣向前推進,一浪高過一浪,那氣勢也是一浪蓋過一浪,如滾滾江水,滔滔不絕。

刀影中冤魂的嚎叫聲也是一浪蓋過一浪,到最後,整個天地間都成了冤魂的海洋,那嚎叫直達修士神魂,令其還沒戰就已經在氣勢上矮了三分。太陽穴更是怦怦跳動,來自心靈的威壓使得對手心神不穩,痴傻發愣,七魄丟了六魄半,還怎麼戰鬥!

靠著軒成門這記絕招,不知道有多少實力高強的修士做了坤買刀下之鬼。

「桀桀,賤貨,能死在老夫這招軒浪絕魂刀之下,也是你的造化了!記住,來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呸,放你娘的狗臭屁!姑奶奶倒想看看,就你這幾斤幾兩,也敢放肆!」殷小桃杏眼倒立,猛地從儲物袋裡掏出了一枚紅色丹藥,想也不想就塞進了嘴裡。

丹藥入口即化,只見她的修為在不斷攀升,五階大魔師中期、後期,六階大魔師初期、中期,直到攀升到六階大魔師中期,無限接近後期,她的修為才停止,可上下波動,並不穩定。

「虎※娘們,你知道強行吃丹藥提升實力的後果么?」

「你知道這樣做會傷了你的修鍊根基,讓你再也不能寸進了么?」

「為了這個傻小子,你這麼付出,值得么?」

坤買一連串的問題,每一個都像重錘,敲在女人心頭。

他皺了皺眉頭,看了一眼閉目調息,老僧一樣入定的牟子楓,一絲後悔也是在她的心中一閃而過,她感覺自己確實有點孟浪了。

可隨後,那絲後悔就被堅毅取代了。

「姑奶奶樂意!」她小嘴微張,回了一句!

這一切寫起來費筆墨,可發生都是在剎那間。

刀浪裹挾著勁風撲面而至。

「給我破!」殷小桃嬌喝一聲,她的飛劍也倏然點亮了九重禁制,迎著那勁風劈去。

「果然如我所料!」牟子楓雖然閉目調息,可他的精神力一直鎖定著二人,他可不想把自己的小命系在陌生人的褲腰帶上。

一見那魔刀中的冤魂對殷小桃不起作用,他就知道,她肯定是精神力方面的高手,精神力修為恐怕在他之上。

這也就解釋清楚了,為什麼殷小桃能用小石子陰他還有到戰場上他都沒有發現的原因了。

至於那個殷小桃吃下提升修為損傷根基的丹藥,牟子楓並沒有出言制止,他也想看看這個神秘女人到底有什麼底牌,現在敵我不分,他可不想裝老好人把自己置於危險境地。

吃了一把仙丹,又經過了短暫打坐,他的仙力已經恢復了七成,也就是說,他又能施展出一次到兩次破風掌了。如果操控飛劍,或者施展疾風踏影步,他有十分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

至於如何對付坤買,他還沒有想好招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轟——」

說時遲那時快,刀浪和劍影碰到一塊兒,發出震耳撞擊聲,殷小桃那把飛劍仿若汪洋中的一條小船一般,迎著刀浪前行,十分的困難,可那把劍仍在苦苦支撐。

而刀浪則一浪追著一浪,綿綿不絕。

在招式上,殷小桃顯然是吃虧的一方,可她提升到了六階大魔師中期的高度,勝在魔力渾厚,面對著刀浪,毫不畏懼,甚至一度就像一個衝浪人,那把飛劍竟砍進去刀浪兩米遠,可仍然破不開那招式。

「不用費勁了,你根本就不知道這招軒浪絕魂刀的厲害!」坤買戲謔地開口,「別說是你一個區區六階中期大魔師了,就是九階大魔師來了,也得繞著走!」

殷小桃小臉通紅,僅一會兒功夫,她的魔力就消耗了大半兒,而那刀浪也只消耗了三分之一,也就是說,還有大約六十刀沒有砍完。

她的額頭,汗水不要錢似的往外冒,一會的功夫,額頭的頭髮就打綹了,淋了大雨一般。

坤買的臉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眼睛戲謔地瞅著面前的女人,一種在床上征服女人的快感爬上了他的心頭,他微閉雙目,竟然嘴裡咿咿呀呀哼上了不知名的小曲。

「她破不開,那再加上我呢!」突然,一道平靜的聲音響起。

「小兔崽子,等我殺了這個娘們,看我怎麼收拾你這個躲在女人背後的軟蛋!」

「呸,大話誰不會說,你不知道吧,在小爺面前說大話的人,墳頭的草已經有一人多高了!」牟子楓戲謔地開口,眼中綠芒一閃。

右手,一道直徑二尺翠綠色的掌影對著那層層疊疊的刀浪拍去。

「噗嗤,」如果說那刀浪是一塊堅冰,牟子楓的破風掌絕對是一隻尖利的破冰錐;如果說那刀浪是一條小河,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