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二十一章 瘋癲也會傳染

第二十一章 瘋癲也會傳染 (1/2)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2018-07-08 19:31  字數:3905

夜涼如水。

魔界總有一段時間早晚溫差他特別大,仿若地球上早穿皮襖午穿紗,圍著火爐吃西瓜的氣候特點。

牟子楓端坐在床上,手中捏著印訣,老妖索米給他的那招「光斬」劍法十分的深奧,想要短時間練會,非得下苦功夫不可。

好在牟子楓夠執著,幾天的時間,已經掌握得七七八八了。

那招劍法十分的恐怖,施展出來,不說可以斬斷山脈,斬斷同階修士,一點問題也沒有。

牟子楓沒有趁手的劍,他只好從摩爾曼那兒要了一把普通的寶劍,可就是這把普通的寶劍,他用盡魔力施展出光斬,也可以輕易地砍開一塊十噸重的石頭。

這令還是小白的他十分高興。

魔功一刻也不能停止修鍊,所以,牟子楓每天除了處理生活上的瑣事外,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修鍊中渡過的。

突然,屋頂傳來「咔啦咔啦」翻動瓦片的聲音。

那聲音十分的細微,彷彿就是一隻貓在輕輕走動一般,可聽在牟子楓的耳朵里,卻無比清晰。

「終於來了么?」他微微一笑,精神力輻射出去,發現有五道人影正趴在房頂,透過掀開瓦片的空隙,向他的房間里張望。

來人清一色是三色魔瞳,黑黃藍三道熒光在夜色中如野獸的眼睛一樣,貪婪、嗜血、兇殘。

「還是來了呀。」權老懶洋洋的聲音在他的身體里響起。

「這五個人的修為如何?」

「三個二階魔師中期,兩個一階魔師初期。」

「還真看得起我呀。」

「這只不過是炮灰而已,後面還有一個大傢伙呢。」

「什麼?還特么有大傢伙?」牟子楓也是一陣頭疼。

「那大傢伙是什麼修為?」

「七階大魔師巔峰!」

「這……」牟子楓一陣無語。

七階大魔師巔峰,鷹刀門門主邱盛洪還高兩個大境界,這特么是成心讓本公子難堪么?

牟子楓咬了咬下嘴唇。

「權老,你最高能發揮出多大修為?」

「我嘛,」權老摸了摸鼻子,五色魔瞳里發出一股自戀的光芒。

「都火燒眉毛了,你就不要再自戀了,趕緊說吧!」牟子楓恨不得踢權老一腳。

有特么這麼玩人的么?

「嘿嘿,」權老尷尬地一笑,搖頭晃腦地開口。

「也就是一階魔王初期的吧,和那個大長老不分上下。」

「我的好權老,天王奶奶!」牟子楓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一階魔王強者,那我還怕個毛線啊。」

權老也被他的話逗笑了,心說:「老子是男人好不好,而且是英俊的男人,怎麼就成了天王奶奶了?!」

牟子楓不再理會權老,獨自算計了起來,不一會兒,他嘴角上翹,熟悉他的人肯定知道,這是他要陰人的節奏了。

他霍地從床上站起,倒背著小手在屋中踱來踱去,嘴中不停地嘟囔著,「這什麼破玩意,還不如我從宗門偷出來的東西呢!」

他猛然轉身,手裡驀地多了一卷妖獸骨串成的骨書,正是他從宋天機處繳獲的煉體秘籍,這本秘籍對於經歷了大風口煉體的他毛用沒有,可是對於大魔師以下的魔修來說,無異於珍寶般的存在。

他氣憤異常,三下兩下把那獸骨拆開,垃圾樣隨手扔出了窗外。

「嘎吱嘎吱」,房頂有了一陣輕微的聲響。

他的腦海里清晰地印出了五道身影貓著腰,猴子樣撲向那些被拆散的獸骨,及待捧在手裡,仔細閱讀後,無不欣喜異常,一副發癲發狂豬哥的模樣。

「還不夠!」

他又故意喃喃自語了一句,「看來得上青靈塔把藏在哪的宗門秘籍起出來才行。」

「唰唰唰」五聲衣袂破風的聲音,他腦海中顯示,五道人影化作五個光點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權老,那個大傢伙走了么?」

「已經在移動了,不過,速度很慢。」

「那我們也走吧。」

嗖地一下,權老鑽入他的識海,操控著牟子楓的身體,飛出了窗外。

到了魔王階別,不藉助任何東西,都可以飛行。

牟子楓感覺到自己我比的強大。

「這就是魔王強者的實力么?」

第一次飛行的他,感覺什麼都新奇,魔撒城雖然禁飛,可那是對普通修士說的,對於魔王強者來說,那陣法的威壓幾近不存在一般。

青靈塔位於魔撒城外十里,當初建造時可能是為了防止強敵來犯而設立的瞭望哨,隨著幾十年來魔撒城平安無事,那青靈塔也就慢慢荒廢了,牟子楓在進城時發現了此塔,還曾十分詫異地問過摩爾曼,所以,印象特別深刻。

牟子楓一路避開那個大傢伙,慢悠悠地飛到了城外,遠遠地,一座足有二百丈高的石塔出現在了他的瞳孔里。

他的精神力驀地放開,腦海中立馬出現了六個光點,光點從石塔一層往上在不斷地移動,那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一刻鐘的時間,那六個光點就停留在了塔頂位置,稍微停留了片刻,又順著塔頂,向下移動。

牟子楓的嘴角嘴角上翹,一抹微笑也是爬上了他的臉頰。

一個時辰的時間,那光點上上下下移動了六遍,而那六個修士,包括那個大傢伙,無不氣喘吁吁,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

「這個牟子楓,我真特么想剁了他!」其中一個二階魔師中期的修士開口,三色魔瞳里的怒火幾欲噴出眼眶。

「肯定是被他玩了,這小子太鬼道了!」

「可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