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十九章 萬年妖尊

第十九章 萬年妖尊 (1/2)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2018-07-08 19:31  字數:4974

「送我一場造化?」牟子楓被那蒼老的聲音嚇了一跳,趕緊退後了幾步,四下撒摹。

「小友,不要害怕。」那聲音緩緩開口。接著,那大團光團上幻化出了一張蒼老的面孔。

那面孔稍顯扭曲,看起來極其的詭異。

「你是什麼人?」

「他不是人,是妖。」權老在他身體里發聲,「而且是一隻妖尊階別的大妖。」權老又補充了一句。

牟子楓又退後了十米,在莽川大陸時,他也聽說過妖,那可是超自然存在的怪物啊,是吃人不吐骨頭的存在!

「你身體里藏著的靈魂體說的沒錯,我就是一隻妖,而且是一隻活了上萬年的老妖。」那妖果然不凡,一下子發現了他身體里的權老。

「聽說妖最不講究誠信了,你又能送我什麼造化!」牟子楓鄙夷地看著那妖,漠然開口。

「小友,你錯了,比起人族的奸詐和魔族的出爾反爾,我們妖族其實是最重承諾的一族了,」那老妖頓了一下,「只不過你們臆想中認為醜陋的妖是最不講誠信罷了。」

「這不廢話么,說一千道一萬,你把條件擺一擺,若是沒有好處,本少拍拍屁股走人。」牟子楓揚了揚小腦袋。

「你是我見過的人族裡,頭腦最清醒、最不奸詐的一個了。」

老妖顯然不會拍馬屁,他就直說是最奸詐的一個不就得了。

「呵呵,」牟子楓都要氣樂了,有特么這麼夸人的么!

「我可以給小友一種武技,確切地說,是一招劍法,練到極致,可以一招斬落星辰。」

「你就吹牛吧,還斬落星辰,有那麼厲害,你也不會被人封印在此了!能不能好好說話?」牟子楓立起了眉稍。

「嘿嘿,」那老妖嘿嘿乾笑兩聲,謊言被戳穿,他也很驚訝,以前遇到過形形*的修士,哪族的都有,一聽說能斬落星辰,無不露出渴望的狂熱,哪像眼前這個人族小子這麼不好糊弄啊。

「其實說斬落星辰,確實有誇張的成分,但說斬斷山脊,一點也不為過。」

「斬斷山脊么,這還靠點譜。」牟子楓點了點頭,「嗯,算你說得還有點實在。」

「還有呢?」

「還有?這還不夠么?」

「當然,一招劍法而已,換你一條命,你說是你傻還是我傻?」牟子楓哂笑道。

「這……」老妖一時摸不準牟子楓的脈了,獃獃地看著他。

「別的還沒有了,比如說財寶、法器之類的,最起碼得有丹藥吧?或者,一把上品魔寶的寶劍也行。」

「這些真沒有。」老妖也是無語了,怎麼眼前的小子什麼都不嫌惡啊。

「那你拽什麼,有什麼好談的。」

「那招劍法……」

「不稀罕。」牟子楓拒絕得斬釘截鐵。

老妖也是無語了。他真拿不出牟子楓想要的東西。

「除非……」

「除非什麼?」老妖眼睛一亮。

「除非你答應為我服務五年。」牟子楓面無表情的開口。

權老聞聽此言,也是無奈地苦笑了一下,這話怎麼聽著這麼熟悉呢!

「這……」老妖遲疑了。

牟子楓也不著急,倒背著小手,東瞄瞄,西看看,一臉諱莫如深的樣子。

「好吧,但我們之間只是合作的關係,不能簽主僕協議。」

「況且,你的身體里已經有了一個魔尊階別的靈魂體,我不可能再寄居在你的身體里,我也有自己的身體。」

「也好,放開你的識海。」

老妖放鬆了自己的識海,牟子楓的神識湧入,與老妖簽訂了合作協議。

就像和妖獸簽訂協議一樣,人和妖之間也可以簽訂協議,那協議有兩種,一種是主僕協議,另一種是合作協議,但無論哪種協議,只要牟子楓出了任何意外,那和他簽協議的妖獸和妖都會身死道消,而妖獸或是妖出了意外,他則屁事沒有。

這就是協議的霸道之處。

「索米,下面棺槨里的肉身是你的么?」簽好協議後,牟子楓好奇地開口,他知道這個妖尊階別的強者,名叫索米。

「是的公子。」

「那你是怎麼被封印的?」

「大約一萬年前,」索米的眼睛看向遠方,慢慢回憶了起來,「一萬年前,在妖界出現了一個人,名叫主上,是人族和妖族的混血兒,他不到三十歲就修鍊成了妖皇階別的存在,十分的妖孽,後來他建立了一個地下組織,也叫主上,網羅妖界強者,為他所用,我就是不同意成為他的下屬,這才被他封印在了這座靈牌里,直到現在。」

「這麼多年,就沒有人來解救你?」

「進來的人倒是不少,可沒有一個人可以解除封印,那些人都變成了我的食物。」

「最近就來了四個自稱魔龍門的人,也變成了我的食物。」

「原來如此。」

牟子楓也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索米,你準備好了么?」

「準備好了牟公子。」

牟子楓倏地放出了所有的妖螟蟲,一時間那光團上密密麻麻的爬滿了一條條胖胖的蟲子,那蟲子一見那些黑色的血管樣的東西,仿若饕餮一族看到了美食,亟不可待地咔嚓咔嚓咬了起來。

「妖螟蟲?牟公子怎麼會有這種神蟲?」索米也是無比驚訝,同時鬆了一口氣,若是牟子楓不能讓自己脫困,而自己又答應了跟他合作五年,那不就虧了么?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嗷——」隨著一聲暢快的吼叫,那光團陡然長大到十米不止。

倏地飛到了那棺槨處,不見了蹤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