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十八章 古墓幽魂

第十八章 古墓幽魂 (1/2)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2018-07-08 19:31  字數:3380

一大早出了這樣的事情,使得紫天罡和牟子楓等人都興緻索然。城主府的執法隊倒是來了,可大公子雷虎並沒有露面,令得牟子楓感覺到了人情冷暖,紫天罡也略微有些失望。

歸根結底,不論是福威鏢局還是牟子楓本人,修為還是太低了,隨便什麼小貓小狗都敢上門興師問罪,若是修為足夠碾壓他們,借他們一個膽子,也不敢登門啊。

大家心知肚明,可沒人戳破這層窗戶紙。

牟子楓閉門謝客,美其名曰閉關。

事實上,他想好好研究一下從宋天機那裡得到的儲物袋裡到底還有什麼東西,能讓魔龍門廣撒人馬千里迢迢追蹤,那丟失的東西,肯定不是凡物。

自打得到宋天機等人的儲物袋,他還沒倒出功夫好好研究一番呢。

他把那四個儲物袋裡的東西一股腦都倒到了地上,直到儲物袋空了,他才扔到了一旁。

他先把魔晶挑出來,想了想,裝進了儲物袋裡,防止有人突然闖進來給撞破了。然後把那堆雜七雜八的東西,一樣一樣過篩子。

一些裝丹藥的玉瓶肯定不是,也是被他裝進了儲物袋。

研究來研究去,地上的東西越來越少。

難道是這本秘籍?

他看到有一本獸骨串成的書,打開一看,是一本練體的秘籍,他隨手翻了翻,感覺不可能是,因為那秘籍對於現在的他都沒有一點作用,垃圾一樣,這樣的秘籍根本不可能被魔龍門當做重寶。

最後只剩下一塊刻成了靈牌樣的白玉塊,高約三尺,寬半尺,厚三寸。靈牌上一個字也沒有,上面隱隱約約好像只有一個古老的符文。

難道是這塊靈牌?

「那弟子私奔就私奔唄,還特么背著個靈牌,難道是他們父母或是親人的牌位?」

牟子楓忍不住一通吐槽,心裡也是無比的失望。

看來那重寶的確與自己無緣啊。

他將那靈牌狀的玉塊拿在手裡,心說,「扔了算了,整天放在儲物袋裡,晦氣。」

他剛要把那靈牌扔掉,可突然發現,那靈牌在他雙手不自覺地魔力輸入下,隱隱發出了熒光。

「還真是重寶?」

他把靈牌放在自己面前,雙手加大了魔力輸入,可那靈牌只是閃動了幾下,就沒了下文。

「這什麼破玩意!」

牟子楓也是沒有了耐心。

「你……用精神力……試試。」權老斷斷續續地開口。

牟子楓將精神力小心翼翼地探出,驀地沒入了靈牌之中。

「轟隆」一聲,他感覺自己的面前突然打開了一扇門,毫無心理準備的他冷不防猛地被吸進了門內,來到了另一個空間之中。

「啊——」

他大叫一聲,可那叫聲,彷彿蚊子鳴叫,很快就被那奇異的空間吞沒了。

牟子楓定睛觀看,只見四周黑魆魆的,天空中只有一顆類似星星的物體在發出微弱的光,使得整個空間沒有伸手不見五指。

他閉上眼睛,適應了好一會兒,這才影影綽綽能看見一些景象。

他彷彿進入到了一個巨大的墳墓內部,因為他看見眼前是一個一眼看不到邊際的棺槨,棺槨的四周有四尊神獸石像,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每一尊雕像起碼有上百丈高,碩大的眼睛齊齊盯著牟子楓這個不速之客,一股股威壓向牟子楓襲來,他不知道那威壓是來自雕像,還是來自那神秘棺槨。

他感覺自己後背發涼,陰風直冒,頭髮都要根根豎起。

「這尼瑪也太嚇人了!」

牟子楓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感覺有什麼東西硌屁股,伸手拿起一看,竟是一節粗大的白骨。

「我勒個去,這是什麼情況?」

坐在地上的牟子楓,感覺自己是那麼的渺小,仿若螞蟻一樣,在那恐怖的威壓下,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子了一般。

他將那一節白骨順手扔了出去。

奇異的現象再起。

只見白骨落處,飄飄渺渺地升起了一團團光團,那光團每個直徑都有兩米,足有三十幾個,飄飄悠悠四處遊盪,有五個竟向牟子楓飄來。

「鬼火?!」牟子楓大叫一聲,顧不得那威壓,起身向神獸相反的方向狼狽而逃。

那五個光團彷彿長了眼睛一般,追著他的屁股,不緊不慢地飄在他身後兩米處。

「求求你,別跟著我!」牟子楓對著那光團全力打出了一掌。

灌注了他渾身魔力的掌影帶著風呼嘯著向那光團飛去。若是那風魔獸在此,恐怕一下子就得被那掌影拍成肉泥。

「噗!」掌影打在光團上,發出一聲輕響。

可那光團只是一頓,他的掌力就化作了無形,那光團彷彿要報復他一樣,速度陡然加快,流星樣對著他撲來。

「媽呀,我的祖宗!」牟子楓大叫一聲,奔跑的速度陡然加快,耳畔呼呼風聲,不知跑出去多遠,可一回頭,發現那五團光團依然不緊不慢地跟在自己兩米左右。

「還陰魂不散了咋地?」他穩住了身形,那五個光團也停下來,就懸在他頭頂兩米的位置,一股一股熒光把他的小臉照得綠兮兮的,小鬼一樣。

「靈魂體?!」權老驚喜的聲音從他身體里發出。

「什麼靈魂體?」

「快,吸收他們!」權老沒有理會牟子楓的疑問,而是嚴肅地向他開口,那語氣幾近於命令。

「權老,你最近是不是病了?這些靈魂體對你有沒有用?」

牟子楓沒有理會權老的嚴肅,而是關切地開口。

「對我當然有用,可我吸收了,那不就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