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六章 借刀(二)

第六章 借刀(二) (1/1)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2018-07-08 19:31  字數:2726

摩爾曼一看這陣勢,兩米身高立馬矬了二十公分不止,先前的氣勢洶洶變成了忐忑不安。

牟子楓的雙腿也有點發抖,頭皮麻酥酥的。

「權老,這……」

「無妨,頂多一個小小的五階大魔師罷了,還能反了天咋地。」權老輕蔑地看了一眼大殿正中央端坐的一個人影,誇張地撇了撇嘴。

「真他娘的慫。」牟子楓恨不得踹摩爾曼一腳,他自己則挺起瘦削的小身板,背起小手,小臉仰著,左右掃視。

還別說,這麼一來,倒是一點也不緊張了。

摩爾曼看牟子楓這樣,像蝦米似的,慢慢也伸開了腰。

牟子楓偷眼觀瞧,大殿正中央端坐那人,年紀約四十五六歲,鍋底般的黑臉上,配著一雙小眼睛,四色魔瞳開合間,一股上位者的威壓,絲絲縷縷發出來,若有若無地在他身上環繞。

「比眼神么?」牟子楓淡然一笑,一雙漆黑的眸子牢牢地鎖定那人的眼球,昂著的小臉上掛著一種人畜無害的微笑。

「有權老在自己的身體里呢,怕個毛線啊,大不了一巴掌拍死你!」昨晚,見識了權老的可怕,這會兒,他信心十足。

大殿兩旁,分兩廂坐著十三個人,有的皺著眉頭,有的閉目沉思,有的盯著牟子楓和摩爾曼,看不出在想著什麼,更多的,是怒目而視,對這兩個狗膽敢上鷹刀門找晦氣的修士,充滿了敵意。

「福威鏢局大鏢師摩爾曼見過邱門主。」摩爾曼的聲音雖然還夾雜著一絲顫抖,但比剛進來時強多了。

「兩位冒昧來訪,有什麼事嗎?」邱盛洪的小眼睛倏地睜圓,一股屬於大魔師的威壓瞬間撲面而來。

若說在門口時,他的威壓只有百分之五的話,那麼,此刻的威壓陡然飆升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十。

摩爾曼的腰不爭氣地又塌了下去,額頭淌下汗來。

牟子楓的脊樑還是挺得筆直,別忘了他的身體里還有著一個權老呢,那可是魔尊階別的強者,對上邱盛洪,後者連一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這一點小小的威壓,更是不在話下。

「咦,」邱盛洪看見牟子楓沒有一點事情,心裡禁不住感到驚奇。

再看向牟子楓的面相,心裡的吃驚更加的重了,「難道這小子是那個神秘宗門——華門的人?要不然怎麼這麼仗義和自信。」

想到了華門,使得邱盛洪渾身不禁一陣陣發冷。

「華門的人個個神出鬼沒,看不出修為深淺,面前之人,看起來只有一階魔士中期的修為,哪個宗門讓一階的修士闖蕩江湖呢,這人肯定是扮豬吃虎,隱藏了修為。」邱盛洪暗暗揣測,越想越覺得自己聰明。

「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抵得住自己的威壓呢?」

那個神秘宗門以睚眥必報出名,只要你招惹上了他們,若不把你殺死或者滅門,決不罷休。

那可是一個超級恐怖的存在啊。

「呵呵,這位小兄弟,邱某這廂有禮了。」邱盛洪收回了威壓,從椅子上下來,快步走到牟子楓近前,抱拳施禮。

「好說,好說。」牟子楓仰著臉隨意地拱了拱手。

「這就對了,這個人族小子一定是華門的人!」邱盛洪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不覺鬆了一口氣。

差點得罪了華門的人,使得他額頭冒出了冷汗。

「門主這是怎麼了?怎麼對那個人族小子這麼客氣?」

「是啊,這不是門主平時的性格啊。」

「難道這個人族小子大有來頭?」

坐在下面的十三個鷹刀門高層面面相覷,都在用鷹刀門特有的神識交流著。

「不知這位公子尊姓大名?」邱盛洪越加的恭敬了。

「邱門主客氣了,不才牟子楓。」牟子楓的臉上古井無波。

「不知牟公子此來……」

邱盛洪眼睛始終盯著牟子楓,反倒把正主摩爾曼給忽略了。

牟子楓微笑著說:「邱門主,這位是福威鏢局大鏢師摩爾曼,也是我的朋友。」

「摩大鏢師,老夫這廂有禮了。」邱盛洪忌憚牟子楓的背景,連帶著對摩爾曼也是客氣有加。

「邱門主,在下這廂有禮。」摩爾曼哪受過這種禮遇,忙不迭地回禮,一臉興奮的表情。

「事情是這樣的,我的朋友摩爾曼保了一趟鏢,保的東西是一億塊下品魔晶,不想在貴門治下的大風鎮,這一億塊魔晶竟然不翼而飛了,在魔晶丟失前,偏偏貴門有四個人注意到了我們的行蹤,所以……」

「還有這種事?」雖然那個報信的已經說了一遍,可現場聆聽,他還是感覺到吃驚,「一億塊下品魔晶,多大的一堆,說丟就丟了,而且一點痕迹都沒留下,除了魔師階別以上的強者出手,別人,想都別想。」

「隋長老,昨天宗門裡都有誰出去過?」

他將臉轉向一個三色魔瞳老者。

「回門主,昨天只有戰神堂的宋堂主帶領三人出去過。」

「宋天機么?」邱盛洪陷入了沉思。

宋天機是戰神堂堂主,出身草莽,早年確實幹過打家劫舍的勾當,自打加入鷹刀門後,有所收斂,可也時常私下裡勾結一些匪盜,做一些打劫修士的齷齪事,因為那些事情實在太小,傳到邱盛洪耳朵里,他也沒往心裡去。

「傳宋天機到此!」

邱盛洪自信,上億的魔晶,就是給他宋天機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私下出手,這件事情畢竟不同於小打小鬧,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關係太複雜了。

「是!」那個老者馬上安排人去辦了。

過了盞茶的功夫,安排去的人回稟,說是宋天機失蹤了,和他一起失蹤的,還有另外一起出去的三人。

「什麼?宋天機失蹤了?」

這個消息一石激起千層浪,堂堂的鷹刀門戰神堂堂主,二階魔師巔峰的宋天機神秘失蹤,而沒被人發現,這得是多大一件事情啊?

「難道是畏罪潛逃?」

眾人第一個就想到了這種猜測。

「難怪人家找上門來了,看來的確是宋天一夥機乾的。」

「可若此事傳講出去,對鷹刀門的聲譽將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害啊,畢竟,鷹刀門一直以俠義形象示人的呀。」

「牟公子、摩大鏢師,你們先在大風鎮住下,此事容邱某調查一番,若真是宋天機所為,本門主定當清理門戶,給兩位一個交代。」

「那就拜託邱門主了!告辭。」牟子楓和摩爾曼對望了一眼,轉身就走。

「恭送牟公子。」邱盛洪一如既往地客氣。

眾人不知道邱盛洪心裡的小九九,一個個傻獃獃地站起,也隨著邱盛洪向牟子楓二人抱拳。

「留步。」牟子楓甩甩頭,瀟洒地離去。

三天很快就過去了。

三天來,摩爾曼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可牟子楓卻沒事人一樣,不時地倒背著小手,在大風鎮四下閑逛。

晚上,早早躺下,沒了聲息。

摩爾曼也不好打攪,只能唉聲嘆氣喝悶酒。

半夜時分,又是一道人影借著夜色的掩護,悄悄潛出了客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