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九瞳至尊 >第四章 奇怪的戰鬥

第四章 奇怪的戰鬥 (1/1)

小說名稱《九瞳至尊》 作者:天馬行空70  更新時間:2018-07-08 19:31  字數:2835

不知什麼時候,東方有點發白了,黎明奮力地把黑暗吞進肚子里。雖然天依舊灰濛濛的,但是眼前的一切變得清晰起來。

只見二煞在和大煞身體交錯的一剎那,刀光一閃,一柄短刀向大煞的腰部扎來。

「老二,你特么沒睡醒啊,那小子在那邊,你搞錯對象了!」大煞瞪著一雙猩紅的小眼睛,抵抗二煞令他呲牙咧嘴,整個看起來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

二煞表情痛苦、扭曲,可下手絲毫不軟,一道接著一刀向大煞襲來。

「老大,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噗嗤」一聲,二煞的刀又出現在了大煞身前。

這一會兒的功夫,大煞身上的衣服就變成了條縷,乞丐一般。

「老二,你住手!」他的聲音顫抖,略微有了一點虛弱。

彷彿在和腦子裡什麼東西爭鬥似的,二煞臉龐一會兒發紅、一會兒扭曲,一會兒顫抖、一會兒又開始發狂……「老大,這小子有古怪,我現在控制不住我自己的身體和手啊。」

陡然發生的劇變,不但陰山雙煞的手下,就連摩爾曼和所有在場的鏢師都看呆了。

陰山雙煞,雙胞胎兄弟,情同手足,陣前竟然耗子扛槍——窩裡斗。二煞拿刀對付大煞,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說出去,誰信呀?

可又不得不信,因為這一幕,實實在在就發生在眾人的眼前,由不得你不信。

「老大,叫弟兄們快撤,我怕控制不住我自己殺了他們!」二煞極力控制著握刀的手,瞪著猩紅的小眼睛對大煞歇斯底里地吼著。

「撤!」大煞倒也乾脆,扶著腰慢慢起身,只有一雙發出黑黃藍紅四色的眸子惡狠狠地瞪著牟子楓,仿若要吃人似的。

趁你病要你命!牟子楓咬了咬嘴唇,抬手,十道金芒發出尖銳的嘯聲對著大煞的眼珠射去。

這是他給父親治病的金針,也是他當前能拿出的最好的暗器。當年就是憑著這一手金針,他曾成功射殺過一頭四階妖獸。

「咻咻!」

一連串的聲音響起,牟子楓的金針竟然連大煞的防禦都沒有破掉,就被震成了齏粉。

「雕蟲小技!得罪了我,就等於得罪了整個地煞門,這事沒完,桀桀,你就等著讓人來給你收屍吧!」大煞說著,提掌就想對牟子楓出手,可看見二煞趔趔趄趄又擋了上來,只得撂下一句狠話,帶著手下一溜煙沒影了。

「不愧是七階魔士。」看著大煞受了那麼重的傷還能健步如飛,牟子楓也不禁發出一句感慨。

「權老,怎麼會這樣?」他一指一臉懵懂,還在拚命掙扎的二煞。

「還不是因為你的實力太低了。控制同級別修士勉強還湊合,但是越級就困難嘍,像二煞這樣能被你控制,也是佔了出其不意的好處,如果他全神戒備,恐怕妖螟蟲還沒近到他跟前,早就被他發現,更別提鑽進他的腦子裡控制他了。」

「怪不得我感覺和妖螟蟲的聯繫時斷時續,原來是功力不夠啊。」牟子楓發了一句感慨。

功力,又特么是功力!牟子楓感覺一陣蛋疼。

「讓摩爾曼快撤,恐怕再有半個時辰,二煞就會徹底擺脫妖螟蟲的控制,看這兩小子的面相,肯定是睚眥必報的主,到時他們再殺個回馬槍,可就沒那麼容易脫身了,我還不想這麼早暴露自己。」權老焦急地開口。

經歷了這莫名其妙的一幕,摩爾曼早把牟子楓當成了強者。

想想也是,哪有受了那麼重的傷的人,一天不到就活蹦亂跳的了,這不是強者,是什麼?

再有,只是隨便走了那麼幾步,就讓二煞捅了自己的親哥哥一刀,說出來尚且沒人相信,放眼整個魔界,可又有幾個人能做得到呢?

所以,在這個實力為尊的魔界,誰有能耐,誰的拳頭大,誰的話就是真理。聽牟子楓說讓他快撤,他趕緊帶人收拾好馬車物品,也不顧自己的傷勢需要調理,一溜煙奔魔撒城方向飛奔而去。

一行人驚弓之鳥般飛奔了兩天兩夜,眼看著已經奔出了二百多里,出了陰山雙煞和地煞門控制的範圍,摩爾曼這才命人停車打尖休息。安排好警戒哨,他快步來到牟子楓的馬車前,抱拳施禮,恭敬地說:「牟公子,請您下車歇息透口氣吧。」

「吧嗒」,車簾一挑,牟子楓健步走了下來。

「魔大哥,你的傷不要緊吧?」

「牟公子,這點傷還要不了我的命。」摩爾曼臉色蒼白,顯見是虛弱到了極點。

「別,魔大哥,叫公子就外了,你救過我的命,還比我大幾歲,叫我牟子楓,或是子楓都可以。」

「恭敬不如從命,那我就叫你子楓兄弟吧,大恩不言謝,等到了魔撒城交了差,大哥請客,咱哥倆一醉方休。」

摩爾曼也是個直腸子之人。

「好,一醉方休!」

牟子楓從摩爾曼的眼睛裡看到了真誠,初來魔界,能結交摩爾曼這樣一位朋友,對他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畢竟摩爾曼在魔界生活了那麼多年,打聽起一些事來也比較方便。比如大煞口裡說的那個地煞門,此次得罪了大煞,保不齊就會牽出地煞門的強者,說實在的,牟子楓現在實在是太弱了,從這次施展控蟲術就能看出來,雖然出其不意地控制了二煞,但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控制,一旦對上地煞門的強者,說不定就只有挨打的份了。

好在,身體里還有個便宜權老,到時候,他想不想暴露可就由不得他了。

牟子楓與摩爾曼站在馬車邊,隊伍中的一些鏢師不停地和摩爾曼還有他打著招呼,投向牟子楓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充滿了敬畏。

其實,早在摩爾曼救牟子楓時,他們中的五個人還曾強烈反對過,說這小子本身就是一個外族人,還沒有一點修鍊過的樣子,認為帶著他就是一個累贅,好在摩爾曼一意孤行地堅持了下來,要不然,他早就被扔下了。

其實說起來,摩爾曼也是好命,隨隨便便救了一個人,竟然力挽狂瀾,不但保住了鏢車,還救了他自己和大伙兒的命,想想,真是比小說還富有戲劇性。

牟子楓倒是不知道先前為了救自己,摩爾曼還與眾鏢師間發生過罅隙,就算知道了,他也不會在意,畢竟出門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無論是人界還是魔界,都是一個道理,所以眾鏢師的心情,他能夠理解。

轉眼,天灰濛濛的,夜幕又要降臨了。魔界也是有著白天和黑夜之分的,天上也有一個太陽、一個月亮,也是東升西落。

只不過太陽的光芒很暴戾,遠沒有莽川大陸上的柔和,所以空氣中時常瀰漫著一種不安定的因子,氣息也遠沒有莽川大陸上的純凈,這可能就是造成魔界,無論是修士,還是普通人,個頂個兇殘成性的最根本原因吧。

「子楓兄弟,前面三十里就是老風口,過了老風口,再有三天就到魔撒城了,我們今晚就在老風口露宿吧。」一個多時辰接觸下來,摩爾曼感覺和牟子楓十分的投脾氣,說話也隨便了許多。

「一切全憑魔兄安排。」

摩爾曼招了招手,一個有著兩色瞳的鏢師恭敬地來到摩爾曼面前,抱拳施禮,他如此這般安排了一通,那個鏢師領命帶人打先鋒去了。

摩爾曼指揮車隊繼續前行,坐在車上,牟子楓腦海里不停地閃現著大煞的四色瞳、摩爾曼的三色瞳、權老的五色瞳、那個鏢師的兩色瞳,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