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軍少仙妻太撩人 >第一零三章 相看

第一零三章 相看 (1/1)

小說名稱《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更新時間:2018-09-10 00:52  字數:2599

「你咋不去搶錢?」林芳甩過去一個白眼。

傅易恆將白眼pia飛,「這不是正在搶你嘛!」

what?

林芳瞪他,「你有點誠意好不好?藥方是我的,製造商是韓總那邊,你不過就是渠道銷售,竟然還想佔一半?你要是佔一半了,我們這些人前前後後忙活一通還有意義嗎?」

「那你想怎麼分?」傅易恆將分「蛋糕」的權利遞到她手上,看看她能怎麼分。

林芳略一思索,「這樣吧,我享有專利權,佔三,韓總那邊又是出工又是出料,佔四,至於你,佔二已經不少了。最後剩下的一成,我覺得可以成立一個公益基金,至於這部分基金用作什麼,咱們後期可以再討論。」

「你倒是窮大方,錢都沒掙手裡呢就想著先捐出去了。既然你這麼喜歡獻愛心,何不把你的分成讓一點給我,我可是很缺錢的!」

「啊呸,你缺錢?看看你每次開的車,哪個不壕?總體說起來,你的身家絕對比我豐厚,竟然還惦記著我那一點點芝麻小錢,真是不嫌害臊!」

傅易恆被她的話氣樂了,「你問問天底下的人,誰會跟錢過不去?再說了,你那能叫芝麻小錢嗎?」

「我不管,能分你兩成已經不錯了,你可不要得寸進尺。就這兩成還是我勻出來給你的,你要是不要,我還自己拿著。」

林芳難得耍脾氣,堅持不給傅易恆多分。

傅易恆呵呵兩下,終於妥協。「改天叫上韓總,咱們把合同給簽了!」

商量好事情,傅易恆把段紹陵和筱筱叫出來,然後讓他送她們母女倆回家。

「藥材什麼的我會給你準備好,這幾天你辛苦點,儘快將第二階段用的藥膏之類的東西做出來。」

「行,東西準備好了給我打電話。」

林芳一走,傅易恆就問寒喆,「怎麼樣?」

寒喆枯瘦的手指將兜帽拉下,然後在布滿癩疤的頭皮上撓了兩下之後才為難的回道,「這個,我還真沒看清楚!」

「哪裡沒看清?」

「該怎麼給你說呢?就林小姐的生辰八字來講,她命中有一死劫,劫數過了,往後就平安順遂。可是方才我看她的面相,她明明是極為有福的長相,可以說,金銀不缺,兒女齊全,夫妻恩愛,壽數不短。換言之,有這種面相的人,不可能有那樣的生辰八字;有那樣生辰八字的人,不可能是這種長相。」

傅易恆對這些東西多多少少也懂一點,因此寒喆一說,他立刻就明白了。「你是說,她的命被改了?」

「不好說啊,究竟是被人給改了命,還是她弄了一個假八字,我現在也算不準。要想看的更精確一點,除非她讓我觀星,只要找到了她的命星,我就能推演出來她的命數。」

「觀星之事,日後再說。」

傅易恆不讓寒喆給林芳觀星探命,他怕那個結果不是他想要的。但是,從林芳的面上竟然能得出她兒女雙全,夫妻恩愛這一結論,他的心半是歡喜半憂愁。

歡喜的是,林芳雖然有一女兒但是現在卻單身,要想兒女雙全肯定要再嫁。只要她願意嫁人,他就還有機會。

憂愁的是,那女人現在跟陸景軒鬼混在一起,看看那脖子上痕迹,真他娘的礙眼。陸景軒這臭小子,憑什麼就比他捷足先登,讓林芳對他另眼相看。

要知道,如果那件事屬實,他才會是她的……

唉,怎麼就晚了一步呢?

傅易恆想的心中煩亂,交代寒喆加緊時間準備應對第四秘境所需要的東西,然後獨自下樓,不知道去了哪裡……

且說林芳被送到帝景苑大門口,還沒來得及進去,就接到了陸景軒打過來的電話。

「喂……」

電話剛接通,林芳問候的話還說出口,就聽見電話那端的陸景軒火急火燎的說道,「芳,你快點帶上藥膏來京郊,我這邊非常需要你。」

「怎麼了?」

「電話里說不清楚,我把地址發給你,我快點來。記住,一定要多帶些藥膏,止血的、活命的,有什麼帶什麼,拜託了。」

「好,你稍等一下,我很快就去。」

小跑著回家收拾了一番,林芳又帶著筱筱匆匆忙忙的打車去了陸景軒簡訊中所說的地方。

這裡是X師的駐紮地,大門口有衛兵把守,計程車根本不讓進。

林芳提著一個大大的袋子領著筱筱往門口走,衛兵在她們下車的時候已經注意到了,因此還沒等她們走到近前,那人已經嚴肅的擺臂制止。

「軍隊駐地,請勿靠近。」

「芳——」

衛兵的話音剛落,身穿一身綠軍裝的陸景軒就出現在了門口裡面。不等衛兵敬禮,他就將一張寫著批示的紙交給那人,「她們是我請來的!」

看著紙上的簽字,衛兵立刻點頭放行。「陸中隊請稍等!」

門禁打開,筱筱立刻小跑著進來撲到陸景軒懷裡,「爸爸,你今天真帥!」

林芳趕緊將她扯回來,小聲說道,「爸爸在上班,你可不能這樣!」

「沒關係,這裡雖然是駐地,但是也有家屬會來探望,所以不用太嚴肅。」

陸景軒抱起筱筱,又接過林芳的大包挎在肩上,然後領著她們走向一輛軍用jeep。

車子跑起來,林芳這才問道,「聽你電話里挺急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件事說起來我就窩火。」陸景軒將情況簡單給她說了一下。

原來新組建的特種隊因為隊員不夠,所以需要從師部的尖子兵中再選尖子。在他來這裡之前,大隊長已經選出來不少;後來他又選了一些,湊夠了五十人。然後他們準備針對這五十人進行一次野外拉練,最後挑出來五個兵加入他們的隊伍。

今天上午,軍車拉著人往京郊一百多公里外的某野外訓練處趕,結果快到地方時,出事了。

也不知道是誰家的熊孩子,開著一輛山地摩托在本來就崎嶇狹窄的山路上亂竄。亂竄不說,還特么的逆行,結果在大轉彎的時候,軍車和摩托車撞上了。

「當時摩托車的聲音很大,司機已經做出了預判,誰知剛一會面,那車就跟小鋼炮一樣直接撞上來。司機瞟見對方是孩子,急打了方向盤——」

「車翻了?」

陸景軒不甘的點點頭,「翻了,直接翻倒山溝下面去了。」

「呀!」

林芳一想那場景就覺得難受,「傷亡情況呢?」

「不幸中的萬幸,雖然那一車的人都傷的不輕,好歹沒出人命。」雖然如此,陸景軒依然火大的不行,那些都是部隊的好兵,結果沒在戰場上見紅,反倒是被熊孩子一車端了!

聽到沒有人犧牲,林芳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然後又問「那個騎摩托車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