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生目標

第五百六十三章 人生目標 (1/1)

小說名稱《農家子的發家致富科舉路》 作者:九天飛流  更新時間:昨日19:55更新  字數:2444

「李庸的野心不小,不過能耐還是有的,你不考慮考慮?」

朱龐笑著看向顧誠玉,他不相信李庸的意圖顧誠玉看不出來。

顧誠玉但笑不語,良禽擇木而棲,李庸猶豫是否要上他的船,而顧誠玉自己也一樣要考察李庸的能耐。

不過,不管他如何選擇,都不能和朱龐說。

不是他信不過朱龐,而是朱龐身為大家族的子弟,就一定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

他怕當朱龐在他和家族之間選擇的時候,會選擇與他對立。

所以,從這時候就設防是必要的。

「李庸此人滑溜得很,要想掌控他可不容易,我暫且還不考慮。」

顧誠玉倒也沒說假話,他目前還沒下決定。

朱龐點了點頭,「也對!此人咱們還不熟悉,目前看著是個有眼色的。但人究竟如何,這短短的半日又怎能看得出?」

「對了!你不是說要帶我去山上打獵嗎?咱們什麼時候去?」

朱龐突然想到顧誠玉的承諾,立刻摩拳擦掌,恨不得馬上上山。

「今兒肯定是不成了,等明兒我還有兩個好友過來,咱們一塊兒上山。」

顧誠玉想帶著王祺愷和尤思遠一起,不往山的深處走,應該沒有危險。

「還要等這麼久?你一回來就這麼忙,估計這一個月不會有多少閑暇的時候。」

朱龐雖然有些失望,但也能理解顧誠玉的難處。

再說,跟著顧誠玉回鄉是他自己的主意,這可怪不到顧誠玉的頭上。

「是啊!這兩日族學還要辦起來,還得替葉師兄選上兩個機靈的隨從。」

顧誠玉想到了葉知秋的託付,等過幾日葉氏族長應該會帶人過來給他挑選。

「瑾瑜!你真想讓你爹娘和兄長們跟著你回京城?」

之前在船上顧誠玉已經對朱龐說過這次回來的打算。

他爹娘要是跟著去京城,三年內肯定不會回來,畢竟太遠了些。

若是能將大哥、三哥和四哥他們都帶去京城,闔家團圓,也是好事兒。

至於顧誠義,恕他沒那個好心了。就讓他在靖原府待著吧!

找兩個人盯著他和二郎,免得在靖原府給他闖禍。

在人選上,他已經有了兩個,一個是顧大伯,還有一個是王月娘。

顧大伯身為族長,看著顧誠義責無旁貸。他再適當地給些好處,顧大伯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王月娘那兒更簡單,她對顧誠義已經沒多少情意了,只要許她小兒子些好處,還怕她不肯?

上次罰顧誠義的時候,有幾個族人已經被族中養著了。

這些人算是族中養得打手,再找上兩個盯著就是。

「是有這個打算,就是不知道他們肯不肯!」

顧誠義突然想到朱龐今年已經十九了,卻還沒一份差事,難道不打算當官了?

他上面還有兩個兄長,大哥六年前考了庶吉士,如今已經升任到吏部做了主事。

二哥還在讀書,已經考過了舉人。

所以說這兩人並沒有用到恩蔭的名額,這個名額就落在了朱龐的身上。

其實對於官員之子進入國子監並不太嚴格,若是在皇上面前得臉,進了國子監再出來,謀個官職還是可以的。

皇上並不會太過計較,但為了減少麻煩,一般的官員都不會這麼做。

都是確定了嫡子要考科舉,或者不學無術,文不成武不就才會送進去。

那些紈絝子弟進了國子監,好歹能學上些東西。武又不成,只能去裡頭待著。

像朱奎這樣的三品大員,兒子就算進了國子監,求得皇上,也能出來謀個七品的官職。

「朱師兄!人說成家立業,你今年就要成家了,對日後可有什麼打算?」

顧誠玉不想朱龐這麼渾渾噩噩地過日子,最起碼得有個人生目標吧?不然也太無趣了。

朱龐沒想到顧誠玉會突然問起這個,其實他自己心裡也很迷茫。

他站起身望向窗外的藍天,半晌才回話:「我也不知道今後能做什麼,我讀書不上進,考科舉絕無可能。」

對比起兩個兄長,他簡直無顏活在世上。

大哥身為嫡長子,卻沒指望恩蔭,自己考科舉做了官。

二哥也在努力,爹曾說二哥雖然沒有大哥悟性好,但二哥有毅力,比大哥更刻苦。

日後中了進士可能名次不會靠前,但謀個外放也一樣有前途。

只有他,他辜負了家中對他的期望。

大哥他們將恩蔭的名額都讓給了他,爹只希望他能好好讀書,考上進士做官。

哪怕只是個舉人,他爹也能讓他成為一方父母官,最後往上爬兩級也不是難事兒。

可他不願,他對學文真的不感興趣,他也不想成為文官,更不想整日勾心鬥角,太累!

顧誠玉皺眉,看來這是對人生毫無規劃,過一日是一日的典型。

「朱師兄,有些話不知當說不當說?」若不是看在好友的份上,顧誠玉絕對不會多管閑事。

朱龐轉身笑著說道:「你跟我還客氣?我知道你腦子靈光,也許能解決我長期以來的困擾。」

「朱師兄,你的兩位兄長已經找到了一生要奮鬥的目標。他們努力上進,為你留下了恩蔭的名額。你若真想混吃等死,心裡過意得去?」

顧誠玉覺得朱龐其實是對考科舉十分抵觸,換句話說,就是志不在此。

朱龐面上已有了愧色,他心中又何嘗不是這樣的想法?

「再說等哪日府上分了家,你大哥繼承了家業,你只能另外開府。屆時兩位兄長在朝中任職,而你只是一介白身,必然與現在的日子有所不同。」

其實顧誠玉還是說的客氣了,等朱龐的老爹百年過後,朱府分了家,那朱龐自然只能搬出府邸,總不能讓朱龐的大哥一直養著他吧?

朱龐沒個一官半職,做生意更是一竅不通,就算分家得了些銀子,那也是坐吃山空。

再說時日長了,身份地位相差太多,那可不敢保證兩人兄長還能看得上這個弟弟。

朱龐的妻兒也會跟著遭受白眼,這是鐵定的事實。

那是世家大族的庶子或者官職低的,他們的女眷不是一樣要在府中忍氣吞聲?

甚至連府里那些得臉的僕婦,都能給這樣的主子甩臉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