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六宮鳳華 >第五百九十三章 餘波(二)

第五百九十三章 餘波(二) (1/1)

小說名稱《六宮鳳華》 作者:尋找失落的愛情  更新時間:昨日19:24更新  字數:2426

{}?李默的話中之意,再清楚不過。

行刺七皇子的幕後主謀,不是盛渲。而是四皇子。盛渲是替四皇子頂了罪,被怒不可遏的天子下令杖斃。

侍衛守在書房外,隔著一道門板。

陸遲在驚怒之下,依舊不忘隱忍克制,壓低了聲音:「你是瘋了嗎?這等話豈能亂說!就算此事有些不能言說的內情,也不是你該說的。」

李湘如嫁到了四皇子府,李家是四皇子的岳家。李默是四皇子正經的大舅兄……便是四皇子有些不妥之處,李默也不該胡亂揣度。免得落入四皇子的耳中,彼此心生隔閡。

「我是不該說。」李默面無表情,聲音中透出無盡的怒意:「我就該當做什麼都沒想到,什麼都別多問。就當自己是個傻瓜,什麼也不知道才對!」

「可惜,天底下從不缺聰明人。就算我不說,能猜出真相的人也不在少數。」

「四皇子這般心狠手辣,對自己的親兄弟也下得了這等毒手。事發曝露,便將左膀右臂推出來頂罪……」

陸遲猛地抓住李默的胳膊:「別說了!」

陸遲用盡全力,李默胳膊一陣陣疼痛,卻絲毫無礙他繼續將話說完:「……盛渲落到這樣的下場,皆是因為他的心狠無情。可你看看,盛渲死了,他都沒來淮南王府一趟。這樣的妹夫,我李默真的消受不起。」

李默滿心的憋悶,幾乎無法抑制。語速越來越快,音量也越來越高。到最後,也顧不得門外的侍衛是否會聽見隻字片語了。

陸遲:「……」

李默的憤怒痛苦,陸遲都看在眼底。

他能想到的事,陸遲自然也都想到了。只是,陸遲不願相信自己的好友是如此涼薄無情之人。

陸遲深深呼出一口氣:「先別急著下定論。待盛渲下葬之後,你我一起去見四皇子。將此事問個清楚明白。」

他亦如鯁在喉。

李默正要說什麼,書房的門忽地被推了開來。

兩人俱是一驚,反射性地轉頭看了過去。

……

逆著光,一時看不清來人面容。待那抹高大修長的身形走近,陸遲李默才看清這個人是誰。

來的人,不是四皇子。

而是五皇子。

他們兩人委實沒料到,五皇子會前來。

五皇子見了他們,倒是半點都不意外:「我就猜到,你們兩個一定會來送盛渲最後一程。」

說起來,三皇子五皇子和他們也是同窗。論感情,當然不及和四皇子親厚。見面也十分熟稔,並不生疏。

李默心中滿是悲憤,無心說話。

陸遲打起精神應道:「我們倒是沒料到殿下會前來。」

五皇子反應極快:「你們以為四皇兄會來?」

陸遲李默一起沉默。

五皇子眸光一閃,淡淡說道:「盛渲瞞著四皇兄,謀劃刺殺七皇弟。四皇兄被蒙蔽,在兵部徹查一個月,查出的卻不是真兇。在父皇面前出醜難堪,心中憤怒之極。盛渲被杖斃,四皇兄也跟著丟盡顏面體面全無。以他的性子,焉肯再踏入淮南王府半步。」

這番話,說得意味深長。

四皇子現在和淮南王府撇清關係還來不及,怎麼可能來送盛渲最後一程?

陸遲心頭一片涼意。

李默目中閃過怒意和不滿,嘴唇動了動,到底沒吭聲。

他對四皇子再不滿,當著五皇子的面,也不能直言。

五皇子顯然心中有數,說這些話本就有挑唆之意。眼看著陸遲和李默面色難看,也不再多言。很快轉了話頭:「二皇兄和三皇兄片刻就到。不過,七皇弟今日是不會來了。」

七皇子夫婦,和淮南王府早已是死敵。哪怕四皇子是幕後主謀,動手的人卻是盛渲無疑。從這一點來說,盛渲死得半點都不冤。

盛鴻也絕不會來淮南王府。

李默聽到七皇子的名諱,腦海中迅疾閃過一張俊美的少年臉孔,一時間,心頭五味雜陳。

又過片刻,二皇子三皇子聯袂而來。

悲慟過度的淮南王世子,不得不強打精神前來。只是,他目光一瞟到兒子的屍首,便心痛如絞淚如雨下,半個字都說不出來了。

半個時辰後。

眾皇子離開淮南王府,陸遲和李默也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盛渲的屍首,今晚便會下葬。

「我們先回去吧!」陸遲打起精神低語。

李默卻道:「我要去四皇子府。」

陸遲:「……」

陸遲瞪了過去:「你要去做什麼?難道還想當面詰問四皇子殿下不成?」

李默絕不肯承認自己真有此打算,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妹妹素來膽小,今日在宮中定然受了驚嚇。我放心不下,去看一看她。」

陸遲的目中閃過一絲無奈和惱怒:「在我面前,還說這等鬼話!罷了!你執意要去,我陪你一同前去便是。」

以李默的脾氣,在這樣的情形下和四皇子對上,不鬧騰起來才是怪事!

……

天色暗了下來。

七皇子府里,也是來客如雲。

收到消息立刻趕來七皇子府的,顧山長是第一個。

在確定謝明曦安然無恙連根頭髮絲都沒少之後,顧山長才鬆了口氣,又看向盛鴻:「殿下還好吧!」

瞧瞧這區別待遇明顯的!

盛鴻嘆了口氣:「除了心裡有點受傷之外,其餘都挺好。」

顧山長被逗樂了:「還有心情耍貧嘴,確實挺好的。」

顧山長愛憎分明。淮南王府是謝明曦的死敵,盛渲膽大包天,暗中謀划行刺盛鴻。這種人,死不足惜,無需唏噓感慨。

只是,此事之後,七皇子也徹底和四皇子結下仇怨,再無和解的可能。

顧山長略一沉吟,低聲叮囑:「殿下日後出入要更加小心。」

免得四皇子一怒之下,拼個魚死網破。

盛鴻鄭重點頭。

四皇子經營多年,藏在暗中的勢力不容小覷。

謝明曦輕聲道:「師父放心,我們早已做好防備,絕不會輕忽大意。」

第二個來七皇子府的,是林微微。第三個是方若夢。

很快,陳湛秦思蕁夫婦也來了,一同前來的,還有趙奇和顏蓁蓁兩人。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