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逢魔神助攻 >第365章 好白菜

第365章 好白菜 (1/1)

小說名稱《逢魔神助攻》 作者:蒼汐落  更新時間:2018-11-09 01:28  字數:2262

天尊看了邀月一會兒不由苦笑「法神殿有事琴風先回去了。淵神為了幫你肉身渡劫受了點兒傷正在養傷……「好吧,儘管知道邀月一向沒良心,但自從她醒來就沒問過琴風和聶無淵也著實太無情了些。畢竟兩人一個助她肉身渡劫,一個助她神識渡劫都很辛苦!

邀月微微一頓,也覺得自己不太應該「要不……我去看看淵神?」畢竟和天尊琴風能更熟悉點兒,所以虧欠起來邀月一點兒心裡壓力都沒有,而淵神……

天尊也料准了這一點隨後點了點頭,不過……天尊真的有這麼好心將心愛的女人送到別的男人跟前?當然沒有,這不是看琴風助邀月渡劫歸來,兩人感情明顯升溫著急了么。

邀月可以玩兒可以鬧,卻不能和哪個男人走的太近,不然萬一她哪天想不開要和琴風一生一世一雙人了呢,畢竟琴風不像他,他可是傷害過邀月的,所以天尊不能讓任何一個男人和邀月走的太近。

可邀月太招人,招來的人又不是那些上不得檯面的星君神君,要想防止邀月最後認了誰,天尊只能適當的用一下權衡之術。

琴風不是為邀月神識渡劫了么?那他就把為邀月肉身渡劫的聶無淵拉出來。

聶無淵的房子就蓋在邀月不遠處,邀月探頭向裡面看了看不由撇了撇嘴,這裝修果然是聶無淵的品味,簡單到乏味。

聶無淵在邀月走近的時候就感覺到了她,聽到邀月的腳步生抬頭向她看來。

邀月腳步不由一頓,聶無淵雖半靠在床頭可他的腰板卻是挺直的,深邃的眼睛就那麼犀利的看著她,彷彿能刨開她的心看到她最深處的想法。

邀月並不是第一次和聶無淵對視,自然不會被這小場面震到,但是……聶無淵只穿了一件黑色絲綢裡衣,前襟微微敞開露出了他極具視覺衝擊力的胸肌。

天尊和琴風都屬於雖然結實但線條優美勻稱的那一類型,這樣一來聶無淵的身材對邀月來說就很扎眼了。

當然,邀月浪了這幾百年,型男總是要碰到不少的,可……他們都不是淵神啊……

這就好比一個身材好長得帥的小平民和一個身材好長的帥的總統的區別,根本就不能放在一個空間比好么!

邀月覺得自己的腿有些軟,連忙伸手扶住身邊的柱子。看到她的樣子聶無淵眼神微微一閃,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意,他伸出手沉聲說道「過來!」

邀月微微一愣,聶無淵就那麼看著她,如君臨天下的帝王一般伸手喊她過去,邀月忽然就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日日苦等著被君王寵信的妃子,在他說出「過來」那兩個字的時候,她恨不得馬上化成蝴蝶撲進他堅實赤裸的胸膛,將自己的一切全部交給他。

事實上變成蝴蝶是不太可能了,但邀月就像是被蠱惑了一樣慢慢想聶無淵走去。

當邀月把手放在了聶無淵的手上時,聶無淵滿意的握住了她的手,隨後猛一用力一把將邀月拉到了床上,直接--

翻身將其壓在身下!

因為聶無淵的動作過於激烈,邀月這才從男色中清醒過來,這一清醒嚇得差點兒喊出聲,粗壯強勢的小淵淵就那麼頂在她的肚子上,彷彿只要一個擦槍走火,它就會吹起衝鋒的號角征戰與沙場一樣。

邀月猛地一激靈「淵……淵神!」開什麼玩笑,若是輪迴之中邀月當然不介意和這種高質量的男神來上一段兒,但是這是她保護了幾百年的身體啊,除了親親抱抱還沒做過啥限制級的活動呢!

儘管小淵淵蓄勢待發,可聶無淵卻面色平靜的為邀月整理了下散亂的髮絲。

「身體和神識契合度怎麼樣?」聶無淵沉聲問道。可能是因為離的太近,聲音壓得很低,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猶如大提琴一樣醇厚悠遠。

還記得么?邀月又聲控的傾向,聽到聶無淵的話身子越發的軟弱無力了。原本還帶著戒備的眼神慢慢柔軟了下來,她略顯嬌羞的微微移開視線,輕輕嗯了一聲。

邀月沒有看到聶無淵因她這一聲嗯眼神猛地一暗,他的視線從邀月錯開的眼睛慢慢滑下,落到了邀月嬌嫩的雙唇上,鬼知道他又多少次想要粗暴的掠奪這粉嫩的雙唇,奈何天尊就像警犬一樣寸步不離,害的他只能將這個想法壓在心底。

可是越壓抑就越渴望,渴望的久了就變成了一種執念。聶無淵看著邀月的唇眼神越來越暗,他不受控制的挪了挪拇指壓在了邀月的唇上,他並沒有用力,可邀月的唇太過柔軟,僅僅是輕輕的碰觸也讓它微微變了形,那……是一種充滿了遐想的形狀,若是用唇替換了手指……

邀月感覺到耳邊的呼吸越來越炙熱,不由轉頭看來,正好看到聶無淵緩慢落下的唇,邀月微微一愣,卻並沒有躲閃,而是慢慢閉上眼睛,抬頭溫柔的迎了上去。

邀月和聶無淵再激烈的情事都有過,可……本體與本體的接觸這還是第一次……

不得不說邀月確實有點兒小激動,她是什麼人?天界人人嫌棄的醜八怪,一直活在天界最底層的人,可是……她竟然可以被淵神這樣忘我的擁吻著。邀月忽然想到一句話「好白菜被豬拱了……」好吧,不管別人和白菜是怎麼想的,但豬是真的很快樂啊!

想到這裡邀月忍不住笑出了聲,聶無淵聽到邀月的笑聲微微一頓,好吧……這時候他要還能繼續吻下去,那心得多大……

鬆開邀月紅腫的唇,聶無淵又忍不住低頭舔了舔,這才抬頭向邀月看去。

邀月看到聶無淵詢問的眼神笑的更歡了,聶無淵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愉悅微微扯開嘴角「想到什麼了笑得這麼開心?」

邀月伸手摟住聶無淵的胳膊「想到你是只豬!我是顆水靈靈的大白菜!」她才不會承認她是豬呢。

聶無淵一聽不由挑了挑眉「你要這麼說的話……」說著他挺了挺小淵淵「那我可就開始拱了!」

感受到小淵淵的威脅邀月不由一激靈「別別別!壯士胯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