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第兩百三十六章 十字形吊墜

第兩百三十六章 十字形吊墜 (1/1)

小說名稱《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作者:明月安然  更新時間:2018-07-01 06:53  字數:2326

暗紅色的大地之上,慘白的濃霧再次化成了一條逆流而上的洶湧長河,不知其盡頭,不知其結尾,磅礴翻湧,氣勢雄渾。

乾淨的夜空之上圓滿的紫月也已然變成了一彎銀鉤,彷彿有著溫潤婉轉的琴音悠揚在這方天地之間,無數的七彩花雨漫天紛飛,翩然落下,帶著好聞的味道。

溫潤的淡金色光芒在蘇明月胸口悄然的綻放出來,而這淡金色光芒的源頭,正是當初喬野送給他的那個十字形吊墜。

醉酒後不知道多久的蘇明月終於是蘇醒了過來,他緩緩睜開雙眼,揉揉因醉酒而昏昏沉沉的額頭,略微顯得有些茫然。

就在蘇明月精神恍惚之際,他好像看到了那自天際而垂下的一道彩虹之上,竟有一位絕美的撫琴女子,女子一襲桃色漢服,一面面紗,仿若一位不臨塵世不沾人間煙火的仙子。

這種氣質,蘇明月只有在他的小姨媽傅卿卿的身上看到過。

沒有一定的底蘊和古風的環境,真的很難培養出這種仙韻縹緲的氣質。

琴音婉約悠揚,動情幾許,聲聲碎似玉。

一片落花飛舞,漫天花雨飄雨。

那位跪坐在彩虹之上的桃色漢服女子在紛飛飄舞的七彩花雨之下顯得如夢似幻,讓蘇明月根本就看不真切。

她好像立身於另外的一個世界之中,根本就並不屬於蘇明月所在的這個人間。

蘇明月微微睜大了雙眼,旋即猛的甩甩頭,試圖讓自己打起精神來,妄想看清那個漢服女子的臉。..

幾抹奇異的光芒在蘇明月深藍色的直死之魔眼裡瘋狂閃爍,他整個人瞬間清明了起來。

而掛在蘇明月胸口的十字形吊墜在這個時候,卻是收斂了那莫名出現的淡金色光芒。

琴音仍在,宛轉且悠揚。

花雨依舊,七色華光流轉。

而那跪坐在絢爛彩虹之上的漢服女子卻是就這樣驀然的消失不見了,好像從來就沒有人出現過一般。

可是蘇明月隱約聽見的一句話,又在提醒著他,那個漢服女孩兒,是真實存在的!

「我會找到你的……」

蘇明月死死的咬著自己的下嘴唇,握緊了拳頭,那種強烈的缺失感猛然湧上了他的心頭。

本來充實的心裡彷彿頓時就空了一塊,無窮無盡的難過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在蘇明月的胸口翻江倒海。

「呼——」

就在這種莫名出現的情緒要攀升至極點的時候,蘇明月果斷的閉上了眼睛,並且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做著深呼吸,讓自己的心情盡量平復下來。

「我可能真的忘記了什麼很多事情,但我卻不能就此沉溺於這種茫然之中,忘記了就去尋找,佇立原地,只有必死無疑!」

當蘇明月再次睜開眸子的時候,那裡面儘是堅定的目光,悲春傷秋不是蘇明月的領域,超級樂天派的字典里可沒有抑鬱兩個字。

自己的人生,就當被自己握在手裡,忘記了,找回來便是!

確認了心中想法後,蘇明月拿出了掛在胸前的十字形吊墜,認真的端詳起來,眸子里的光芒明滅不定。

像這種突然發光的情況,蘇明月並不是第一次遇到了,上次在去天王堡的路上也發生過這種情況。

來昉說過,這個十字形吊墜應該是天賜武裝之一天璇的一道烙印,蘇明月頓時想到了很多,這一次天璇烙印的發光肯定不是所謂的巧合。

「十字形吊墜忽然發光,肯定是有著一種目前還不可知的特殊原因,而這個跪坐在彩虹之上的撫琴漢服女子肯定與這個十字形吊墜有著莫大關聯?」

「可是這種關聯到底是什麼呢?難道是因為她天璇本體的主人?可是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又為什麼會忽然消失不見。」

「能夠安然端坐在以『九宮頻步,七星耀位』的軌跡移動的彩虹之上,那個漢服女孩兒到底是何等恐怖的存在啊,難道是傳說之中的神域級強者?」

思索了半天,蘇明月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反而是越想越亂,越想越迷惑。

在糾結了一會兒後,蘇明月再次搖了搖頭,真的是想不出來了,所以他索性先不想,拋之腦後,等回去了問問來昉,肯定比自己這樣瞎想靠譜多了。

「這個地方透著詭異,剛才那個漢服女子可能只是一道投影,在這種坑爹的情況下,我還是得明確自己的目標,自己應該幹啥才是最重要的。」

蘇明月的臨場應變能力很強,算是一種身體上的本能反應了。

「有些奇怪啊!」蘇明月眯著眼睛看看四周,打量了周圍環境的情況,卻沒有發現凌翰墨的蹤影,「那個貌似很強的女裝大佬呢?」

就在蘇明月疑惑思索之際,一個帶壞無知少男意味十足的聲音不知從何處涼颼颼的飄來。

「怪大叔,看啥子呢?該不會是想我了吧?」一張滿臉壞笑比女人還漂亮的臉忽然出現在了蘇明月眼前,著實把他嚇了一跳,此人赫然就是那個囂張脫線的女裝大佬——凌翰墨。

「我建議你最好別想我,雖然我喜歡女裝,但是我還是喜歡妹子的,而且我心裡已經有人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我靠!你是不是有點想太多了?我也喜歡妹子的好吧!」蘇明月撇著嘴,誇張的拍了拍自己胸口,一臉鄙夷的說道:「人嚇人可是會嚇死人的,你這人走路怎麼一點聲音都沒有?」

「哦?」凌翰墨玩味的笑著,那雙狹長的丹鳳眼裡儘是戲謔的光芒,「我走路的聲音可是很大的啊,怎麼看都是你注意力不集中的樣子,而且你剛才的目光,嘿嘿嘿……」

凌翰墨突然發出了模型的壞笑,雙目放光的盯著蘇明月,那副賤兮兮的模樣,實在是欠扁到了極點!

「大兄弟,大佬!你這副模樣真的很欠扁的好嗎?能不能注意下自己高大上的形象?我有些害怕的好吧!」

蘇明月被凌翰墨雙目放光的眼睛看得有點發毛,怪怪忽然升騰起了一種非常詭異的怪異感,讓他非常不舒服。

這貨該不會真的對男人有興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