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若執意死亡,如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若執意死亡,如 (1/1)

小說名稱《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作者:明月安然  更新時間:2018-06-25 11:49  字數:2319

「天道必死?」江紫衣目光一凝,顯然不太相信大宇宙意志所說的話語。

但是他不相信,也得信啊,這可是實實在在貨真價實的大宇宙意志,他所說的話,就必定真實。

除非,這是一個冒牌貨。

「我不覺得我們這群人能夠對天道本身產生威脅。」來昉卻毫不避諱的搖了搖頭,「而且天王堡也僅僅只是天道的行宮之一,它這種概念式的存在,我們甚至都無法看到它,哪有什麼將其殺死的可能性?」

「他,能看到天道。」大宇宙意志指著江紫衣說道。

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無喜無悲,沒有絲毫的感情可言。

「而且,天道必死,與你們是否能夠感知到天道本身或者殺死它,並沒有關係。」

大宇宙意志的話讓眾人如遭雷擊,但很快江紫衣就想到了一個可怕的事實,「你身為大宇宙意志,竟然直接降臨給我們傳達消息,你,真的是大宇宙意志嗎?」

來昉的瞳孔微不可查的一縮,江紫衣說的話簡直就像一根扎在心上的刺,鋒利且真實。

「我也對你的身份表示懷疑。」來昉死死的盯著降臨在蘇明月身上的所謂的大宇宙意志,眸子已然變成了死灰色。

「哦?」向來無喜無悲的大宇宙意志竟然玩味的笑了起來,它這一笑,讓在中眾人的心裡頓時就涼了半截。

大宇宙意志會笑嗎?

不!

大宇宙意志是不可能會笑的!

所有,眼前的這個存在,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氛圍突然緊張了起來,來昉和江紫衣已然並排站在了一起,將未來等人牢牢的護在了身後。

「你到底是誰?!」

江紫衣眯著眼睛,身上的氣息在非常隱晦的翻湧。

如果要說這幾個人之間,誰最緊張,非江紫衣莫屬!

他在命運之河裡沉淪了一千多年,好不容易在今天覺醒後,就立馬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來了一個類似於大宇宙意志的存在,簡直比吃了死孩子還難受。

巧合嗎?

打死江紫衣他都不信的好吧,這絕對是一個陰謀!

除非,眼前這個存在,真的就是大宇宙意志。

「我,至高無上的大宇宙意志,所有世界的唯一主人,爾等還不過來俯首跪下頂領膜拜?哈哈哈哈!」

大宇宙意志的笑容越來越放肆了,到最後甚至顯得有些癲狂,可是無論表現得有多麼的讓人厭惡,在場的眾人,也不會有人敢輕舉妄動。

「哼!一群螻蟻,連跪都不敢跪?」大宇宙意志一挑眉頭,非常輕蔑的掃了來昉和江紫衣一眼,一抹充滿邪性的笑容已然是掛滿了他的嘴角,「誰給你們的膽子,來闖我的行宮!」

本來一直沒有什麼能量波動與氣勢的大宇宙意志突然氣勢變得凌厲起來,一股巨大的壓力驀然出現,死死的壓在了眾人的身上。

首當其衝的來昉和江紫衣,所以,他倆毫無例外的吐出了一大口鮮血,這是生命本質上的威壓,與力量層次毫無關係可以言。

「天道!」

江紫衣幾乎是咬牙切齒般的說出了這兩個字,可是,在這股強橫到不講道理的威壓之下,他們毫無反抗的可能,完全就是砧板上的魚肉,只能任由這個疑似天道的存在宰割。

「既然已知我名諱,你們這群螻蟻還不快滾過來俯首跪下?」

「大宇宙意志」趾高氣昂的模樣充滿了邪氣,癲狂的氣息顯而易見,他掃了不能動彈的眾人一眼,冷冷地笑道:「怎麼?被嚇得動彈不得了?你先前不是一直都很囂張的嗎?我現在就站在這裡,你們來搞死我呀?快動手啊!我真是迫不及待了!」

「大宇宙意志」囂狂的聲音就像一把把刀子,死死的剜在眾人的心頭。

現在,對於江紫衣等人來說,已然是處在了死局。

來昉死死的皺著眉頭,明面上的情況已然是危機到了極點,他必須要冷靜下來思考一些問題。

「這個所謂的天道剛出現的時候是冒充大宇宙意志,而且說出了什麼『天道已死,命運當立』的詭異言論。」

「以天道這種級數的概念式存在來說,他有可能會說出這種詛咒自己死的話嗎?難道它想藉此破而後立?」..

「可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現在為什麼又果斷的拋棄了大宇宙意志這個身份?還一副要將我們全部殺死的模樣?這完全就不符合常理與邏輯!」

「儘管這樣的存在是不能用常識去判斷行為邏輯的,但我有七成可能,這個莫名其妙的至高存在,應該既不是大宇宙意志,也不是所謂的天道。」

「那麼,排除了種種的不可能,就只剩下了一個可能。」

「這個站在我們眼前無比囂狂的存在,就是命運!」

「偷梁換柱,雀占鳩巢,它想奪取天道的力量,藉以強大自身,然後去全面抗衡大宇宙意志!」

一道耀眼的光芒自來昉死灰色的眸子里一閃而過,當前的真相已然是分析出了個七七八八。

但是,如今這種情況,還有誰能夠及時趕來阻止命運嗎?

第一個出現在來昉腦海里的,是秩序天使尤利耶兒,但很快就被來昉自己否定了。

深淵絕地的煉獄之海,哪有那麼容易出來?

第二個,也是最後一個出現在來昉腦海里的,則是艾瑟瑞拉,不過她也應該是過不來的,畢竟「根源」還需要她守護,在如今尤利耶兒不在當世鎮壓的情況下,她根本就不能隨意走動。

「如果,艾瑟瑞拉的hellkitty還在蘇明月身上的話,哪會發生如今這樣的事情,果然,還是被那些看不見的存在算計了。」

心思電轉,在明白了自己正處在別人算計的死局之中,來昉感覺到了一股深沉的無力感。

可就在眾人感到絕望之際,一道七彩華光突然從未來手中的銀白色手提箱綻放了出來。

接下來,一個好聽的聲音回蕩在了這片天王堡所在的空間之中。

「你若執意死亡,如你所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