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第十章 抹去

第十章 抹去 (1/1)

小說名稱《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作者:明月安然  更新時間:2018-06-25 11:49  字數:2335

空氣就這樣突然安靜了下來,蘇明月怔怔的看著艾瑟瑞拉沒有任何情感琥珀色眸子,非常努力的回憶關於何芳的一切,然後一頁頁的往回翻去,每一頁上卻是模糊不清,這些關於流雲以北的往事就像飄在河裡的玻璃**,他甚至記得每一個細節與微弱的心事,但是他無論如何都記不起那張臉了,那個自己就算用十分之一生命為代價也要拯救的女孩的臉,就連名字都念叨不清。

蘇明月終於體會到了當時何芳失去關於他的記憶後醒過來的感受,心裡彷彿有著一個能吞噬一切的深淵,憑白的空了一塊,只剩下一種叫做難過的海在這個小小的罅隙里奔騰翻湧不曾停歇。

如果不是艾瑟瑞拉有意的提起何芳,蘇明月只怕根本就不會再想起這個名字吧,冥冥之中的大宇宙意志正在將何芳的存在從所有人的記憶里抹去。..

強大的詭異感將蘇明月籠罩在其中,難過、無力,甚至絕望,莫名且無法抗拒的負面情緒風暴在蘇明月的靈魂世界裡肆虐,心海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崩塌著,靈魂世界彷彿一面即將破碎的鏡子蔓延出無數裂紋,靈魂之火飄忽不定,那些弱小到可憐的願力像無家可歸的孩子,在強大的負面能量風暴面前瑟瑟發抖。

「滾!」艾瑟瑞拉冷得像是冬天,毫無感情可言的琥珀色眸子瞬間變成了冰藍色,宛如神明的威壓自她小小的身體里散發出來,至高至上,仿若君王!

凶狂的負面情緒風暴彷彿接到了神諭,沒有絲毫徵兆的突兀消失了,與此同時蘇明月忍不住吐出了一大口黑色鮮血,黯淡的眸子里隱隱燃燒著金色光芒。

自這一刻起,何芳已經在蘇明月的腦海里被徹底抹去。

慌亂與茫然自蘇明月的眼底一閃而過,但也僅僅只是出現了瞬間,他冷靜的看著艾瑟瑞拉,「這就是所謂的大宇宙意志嗎?」

「不要想太多,只不過是亡靈死後埋下的亡靈種子。」艾瑟瑞拉早已恢復如常,她抿了一口紅茶後緩緩說道:「雖然大宇宙意志可能是一種生命體般的存在,但它畢竟是所有規則的具現,在沒有違背規則的情況下,它不會進行干涉。」

蘇明月沉默了一會兒,有點無法理解為何大宇宙意志要在所有人的腦海里抹去何芳的存在,如艾瑟瑞拉所說,難道是因為她違背了規則?

「不要妄圖揣測大宇宙意志的行為邏輯。」艾瑟瑞拉漠然的看著好像思考著什麼的蘇明月,「這是一種愚蠢且毫無意義的行為,我建議你儘早明白自己目前的處境並且做好覺悟,天選者的世界可不是鬧著玩的。」

雖然艾瑟瑞拉說的很有道理,蘇明月還是忍不住要去努力回憶關於那個被他忘卻的女孩的一切,但是何芳這個名字卻已經陌生得讓他自己都感到害怕。

蘇明月突然好想有點明白為什麼當初何安然要問那麼一個看似像開玩笑的問題了。

「你是喜歡我?還是喜歡她?」

當時的他應該是理直氣壯的吧,蘇明月如此想著,然而現在那個讓他理直氣壯的人到底是誰呢?全世界貌似只剩下眼前這個外國小女孩記得了,但是她也遲早會忘記,就像此刻的自己一樣,前一秒還刻骨銘心,後一秒卻驀然分離,有點像觀看別人的故事,悲傷真切卻遙不可及。

蘇明月突然像發了瘋似的從床上爬了起來,在書桌上尋找著什麼。那是一個粉色的日記本,安靜躺在書桌一角,有著少女特有的味道,看上去溫暖純粹,安然美好,只是扉頁上的名字已經消失不見了,映入眼帘的只有那些熟悉且陌生的小小心事。

…………

「被一個奇怪的男孩發好人卡咯,本小姐還是生平頭一遭呢!不過貌似是被我室友捉弄的,好唄,自認倒霉咯,不過看到這個中二的傢伙出糗還是挺有意思的嘛!」

…………

「這個中二少年太不讓人省心啦,不就是英語老師的貓不見了,他還非得根據奇怪的推理爬到屋頂上去找,真是不要命的幹活!嗨呀,好氣呀,但我又不能和他說話,講道理嘛,憑什麼讓我一個女孩子主動嘛!不過,夕陽里的他站在屋頂上抱著貓的樣子真的好溫暖。」

…………

「下雪咯,真開心,以這個下雪速度的話明天應該能打雪仗了吧?可是冷死本小姐啦,又得穿得像個熊一樣,難受啊!你說蘇明月是不是傻啊,腦子裡缺根筋還是咋地,大冬天穿兩件凍得像個球一樣還在那一個勁兒的嘚瑟,簡直智障好吧,還自我感覺賊棒,沒救了沒救了。」

「可是吶,別感冒了呀,中二少年……」

…………

「不可思議,蘇明月那個智障竟然開竅了,主動跑來和我說話?吃錯藥了?不過根據本小姐的觀察,這中二小子絕對對我有意思的好吧,可惜是個死傲嬌,這就很氣呀,可是快高考咯,順其自然吧。」

…………

誰都沒有沒有想到,這個順其自然就成了絕筆,甚至連她自己都不存在了,蘇明月輕輕的合上了日記本,清亮的眸子里有著某種純粹的難過,從字裡行間里他好像看到了一個溫暖活潑的可愛女孩,然而他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蘇明月慢慢的拿起日記本,將它牢牢地握在手裡,就在這個時候隨著他的動作,一張夾在日記本最後一頁的紙條悄然飄落。

那是一首小詩,字跡娟秀,排列工整,溫婉的內容里好像早就知道了將要別離。

飛鳥向來凝視遠方

在孤寒的清晨高聲歌唱

就像北方的麥浪

一直金黃

我在夕陽的這邊靜靜觀望

將時光剪成花的形狀

在陽光里在課桌上

還有你刀刻的模樣

遠方遠方

安然是否靜好

在這一隅夜涼

看完所有內容後蘇明月將日記本放進了書桌抽屜的最裡層,然後他用力的甩了甩頭,本來消沉的意志盡數消散,蘇明月整個人都意氣風發了起來,他認真的看著也看著他的艾瑟瑞拉,清澈的眸子里彷彿有著金色的火焰在燃燒。

依稀存在過吧,那個叫做何芳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