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第四章 詭異

第四章 詭異 (1/1)

小說名稱《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作者:明月安然  更新時間:2018-06-25 11:49  字數:2802

「「滴滴滴~」

蘇明月勉強睜開眼睛,關掉了手機的鬧鐘,他抬頭望了望窗外比較陰沉的天,心情格外的差,他隨便收拾了一下自己後,沒吃早餐就渾渾噩噩的去了學校。

上課鈴聲一如既往的響起,學生們早早的坐滿了課堂,然而屬於何芳的那張課桌上此時卻空落落的,本來上課遲到這種情況不算罕見,但是就是有一種極度詭異的不安充斥在蘇明月心底,他感到莫名的煩躁與慌亂,他自己對此都有點無法理解。

滿腦子胡思亂想的蘇明月看了看何芳的兩個室友,王詩琴此刻正趴在桌上埋著腦袋,看不到表情,而彭灣的黑眼圈卻極重,大大的眼睛裡布滿了血絲,一副受到驚嚇驚魂未定的模樣。

有問題!蘇明月心底莫名的不安感更加強烈了,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何芳到底怎麼了。於是他寫了一張紙條讓後排的同學傳遞給彭灣,很快他就得到了回信。

自殺!蘇明月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漆黑的眸子在劇烈的收縮,這兩個字彷彿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肆無忌憚的蹂躪著他的內心!

蘇明月突然像發了瘋似的跑出了教室,就算他明明就不知道此刻的何芳身在何處。

「蘇明月你給我站住!」老班快速的追了上去,死死的拽住了蘇明月的胳膊,語氣嚴厲道:「早自習不上你要跑哪去?」

蘇明月毫無生氣的望著嚴厲的老班,原本清亮的眸子在此刻黯淡無光,他開始的聲音很低也很平緩,然後突然大聲的咆哮起來,「我要去找何芳!我要去找何芳!!」

老班本想嚴厲的斥責蘇明月一頓,但是望著帶著些許哭腔的蘇明月,他緊緊拽著蘇明月的手不禁又鬆開了,他好像知道一些什麼,又好像什麼都不知道,「何芳在中心醫院九號病房。」

「謝謝。」蘇明月語氣里的是顯而易見的無助,但是此刻並沒有人能夠幫到他。

風很冷,厚厚的烏雲將天空徹底埋葬,隨著一道雷鳴響起,三月天氣竟然下起了難得一見的暴雨。

雨水凌亂的拍打在蘇明月很是無助的臉上,一定要沒事啊!蘇明月在心裡如此祈求著,一路狂奔的他根本就沒有留意到眼前的台階,於是在強大慣性的作用下,他狠狠的裝上了顯得有些鋒利的欄杆,強烈的疼痛感從他的左臂傳來,滾燙的液體竟然混著雨水將他胸前都染紅了一片,但蘇明月沒有因此而停下,仍舊不留餘力的向中心醫院跑去。

「請、請問九號病房怎麼、怎麼走?」蘇明月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詢問著前台護士,可能是被他狼狽的樣子嚇到了,護士並沒有及時作出回答,知道蘇明月再一次詢問,護士才將九號病房的路線告知,並且小聲的說了句,同學,你確定不先包紮一下嗎?

蘇明月沒有理會自己的傷口,說了聲謝謝後便徑直的超九號病房走去。..

很快,蘇明月就看到了安靜躺在白色病床上的何芳,她就好像只是睡著了一樣,沒有傷痕與痛苦,神情也很安詳。何芳的母親同樣安靜的手在她的身旁,看到落湯雞版的蘇明月何芳母親沒有感到絲毫奇怪,因為她早就知道會有這樣一個男孩到來,只不過蘇明月此刻的模樣還是稍微讓她感到意外。

「蘇明月?」

「嗯,伯母好。」蘇明月禮貌的向何芳母親問好。

「隨便坐吧。」何芳母親給蘇明月搬了個椅子。

然而蘇明月並沒有選擇坐下來,焦急與關心充斥在他漆黑的眸子里,「何芳沒事兒吧?」

「不用擔心,沒有生命危險。」何芳母親的神情很輕鬆,「現在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醒過來。」

「什麼原因導致的呀?」蘇明月趕緊問道。

「服用過量**。」何芳母親很平靜,甚至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擔憂,「據推測應該是自殺。」

「我不相信她會自殺!」蘇明月好想不受控制的拋出這樣一句毫無道理的話。

本來削著蘋果的何芳母親突然轉過頭來意味深長的看了蘇明月一眼,「為什麼呢?」

何芳母親的這個問題,讓蘇明月一時說不出話來,在找不到讓人信服的理由的情況下,蘇明月索性說了一句,「我就是不相信。」

何芳母親被蘇明月此刻的模樣逗笑了,她看上去真的一點都不像一個快四十歲的中年婦女,精緻的臉上是恰到好處的妝,彎刀一樣的眉毛配上狹長的丹鳳眼,除了給人一種英氣的感覺外還有著濃重的高深莫測之感,「我還以為你真的仔細看過蘇子華留給你的筆記了呢?原來還沒搞清楚這個世界的真實呀。」

蘇明月突然瞪大了眼睛,清澈的眸子里全是不可思議與不敢相信,他沒聽錯吧?何芳母親竟然知道他爸留給他的筆記,並且知道所謂的世界的真實?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等等,筆記內容?少女自殺?亡靈侵蝕?三條咒語?

無數的線索在蘇明月的腦海里重組,短短片刻間他就大致看到了事情的真相,既然何芳母親如此直白的和他說了這些話,那就表示,筆記本上的內容的確是真實無誤的,講道理嘛,就算蘇子華會給兒子開玩笑,何芳母親好歹不會拿自己女兒生命開玩笑吧?

「想明白了?」何芳母親有點調侃的看著理清了一切的蘇明月,高深莫測的笑容出現在她的嘴角,「既然如此,那麼我女兒的靈魂,就拜託你了。」

蘇明月握緊了拳頭點了點頭,在深深的看了何芳母親與何芳一眼後便轉身告辭離開了醫院。

雨下的很大,黑壓壓的天像守著地獄之門的勇士,撕扯著一道道囂張的閃電,何芳母親隔著窗子看著在雨里奔跑的蘇明月,漆黑的眸子瞬間變成了耀眼的金色,而在這雙黃金瞳裡面閃爍著的光芒,卻是至高無上的冰藍色。

「那群傢伙已經算計到了你的頭上,為什麼還要讓他一個人去?」抱著粉色hellkitty的小女孩其實一直都在病房裡,此刻她正啃著何芳母親給她削的蘋果,琥珀色的眸子里沒有絲毫情感可言。

「預言這種東西本來就是不靠譜的,就算是我做出來的預言我也不一定能夠完全掌握。」煙花也就是何芳母親望了望黑壓壓的天,黃金瞳里的冰藍色光芒更加熾盛了,「大宇宙意志對我的排斥越來越強,那群自詡為神的傢伙也蠢蠢欲動了,等我女兒靈魂回歸後我準備帶著她去往另外一條世界線里規避預言的發生,這個世界,就交給你和那個孩子了。」

「你會死的。」小女孩漠然的看了煙花一眼,仍舊小口小口的啃著蘋果,只是琥珀色的眸子徹底的變成了冰藍色,「我也會忘記你嗎?」

「可能吧。」煙花精緻的笑著,渾然不覺她即將要做的事情是多麼的危險,在她狹長的丹鳳眼裡彷彿有著星河在幻滅,「命運之河裡的魚兒應當有七條,你一定不能讓那群自詡為神的傢伙破壞規則,不然這個世界,就不會再是這個世界了。」

「可是封印之地,我進不去。」小女孩漠然的拋出了一個尖銳的問題。

煙花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表情沒有絲毫變化,「這個你不用擔心,封印之地馬上就要徹底消失了,一切都在我的劇本之中,就算是大宇宙意志本身都休想更改!」

小女孩吃完了蘋果,好像是默認了煙花說的話,將果核丟進垃圾桶後就消失在了原地,好像這個世界她並沒有存在過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