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重生九八好時光 >第446章 我可什麼都沒說

第446章 我可什麼都沒說 (1/1)

小說名稱《重生九八好時光》 作者:小阿祿啊  更新時間:2019-01-19 04:52  字數:2486

「嫣然,我是奶奶啊!」塵封呢的聲音果真是吸引了宋嫣然的注意力,她果真朝著這邊看了過來,宋嫣然看到陳鳳梅的時候目光停頓了一下,然後跟身側的助理交換了個眼神。

助理立刻就猜到了她想幹什麼,輕輕點了點頭。

宋嫣然隨著人群的流動上了車,關上車門之後她的臉上笑容不再,而是從包里拿出了一盒香煙。

「宋小姐,現在您的粉絲都還在車外,不能讓他們看到啊。」助理看著她要點燃香煙,隨即就趕緊阻止。

「行了,我現在這點兒自由都沒有了嗎?」宋嫣然毫不避諱的將香煙放在嘴邊,然後敲了敲前座的擋板:「開車吧。」

聽到了她的吩咐,車子很快的發動了起來,緩緩的駛出了粉絲圈。

陳鳳梅看著車子離開,恨恨的拍了拍大腿:「這個死丫頭!」

她正想離開,眼前卻多了兩個黑衣大漢,陳鳳梅看著面前突然出現的這兩個不認識的男人,眼睛便微微一眯:「你們要幹什麼?」

「請你跟我們走一趟。」黑衣大漢面無表情的說道。

看著他們,陳鳳梅有一種不安感:「我才不去……」

她話都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捂著嘴架走了。

陳鳳梅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置身於什麼地方,她被蒙著眼睛,只知道自己是坐進了車子里,車子有些顛簸。

「好了,到了,將她弄下車吧。」車子平穩的停下,陳鳳梅便聽到了這聲音,然後還不等她有所反應,自己的胳膊已經被架了起來。

她被堵住了嘴巴,所以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身子被騰空架了起來,腳尖根本碰不到地面,過了幾分鐘那兩個大漢終於將她放了下來,她的腳碰到地面的時候甚至有一種虛幻的感覺。

宋嫣然正躺在沙發床上,她面前的茶几上放著幾個杯子和一瓶紅酒,而她正穿著絲綢的睡衣,拿著一本雜誌在看。

仔細看過去就會看到這本雜誌上的封面圖片正是她。

「宋小姐,人我們帶來了。」

宋嫣然聽到聲音便把雜誌闔上了,她看著面前的三個人,最中間的那個她可是熟悉的不得了。

宋嫣然失笑:「怎麼還五花大綁的?」

「我們怕她聲張會被您的粉絲給聽到,這才堵住了她的嘴。」大漢趕緊解釋。

宋嫣然不在意的笑笑:「好了,沒你們的事了,你們先下去吧。」

「好的。」

這一聲之後陳鳳梅便感覺到一直架著自己的兩隻手鬆開了,她整個人也掙脫了桎梏。

她一得到自由便趕緊摸索著解開了困住自己的眼罩,又拿掉了最烈的毛巾。

視線從模糊變得清晰,宋嫣然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人,目光從迷茫變得驚喜。

「嫣然,好孩子啊,奶奶終於找到你了!」陳鳳梅趕緊朝著宋嫣然撲了過去,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訴說著。

「奶奶,您大老遠的來城裡幹嘛?」宋嫣然看著自己的絲綢睡衣被她壓出了褶皺,便將她輕輕的推開,拉開了兩個人的距離。

她一臉和藹的問,但是眉眼之間卻帶著一種疏離和嫌棄--

陳鳳梅哪裡有功夫注意到她的這種小表情,便只想著跟她倒苦水:「嫣然啊,你是不知道我吃了多少苦才到的城裡!你小姑姑不是被放出來了嗎?本來有大好的姻緣,我和你奶奶都想著她能好好的結婚過日子!」

「這不是很好嗎?」宋嫣然沒等她說完就插話。

「這打算是挺好啊,誰承想那個蘇知意招惹的那幾個小混混也被放出來了,他們蹲了這五年的監獄,把這賬全全在你姑姑身上了!」

看著陳鳳梅咬牙切齒的樣子,宋嫣然不以為然的給自己倒了杯紅酒,小口的品嘗起來。

這大半年來她每天學習茶道,插花,以及各種名媛的禮儀,現在她舉手投足之間沒有了以前的怯懦和不自信,反而多了一些女人味兒。

「奶奶,先不要急啊,什麼難處總能過的啊。」

「不能不急的啊,你姑姑那裡是火燒眉毛了,那幾個小混混已經揚言說了如果你姑姑不給他們錢的話,他們要把你姑姑拐走賣了的啊!可不能不相信他們的話啊,他們是進過局子的,什麼都不怕的啊!」

宋嫣然才不想理這些閑事:「奶奶,您也看到了,我現在身無長物哪裡有錢給他們啊?」

「嫣然,你現在可是成了大明星了襖,那些小錢對你來說不就是洒洒水嗎?」

「奶奶,話可不能這麼說,我現在吃的用的都是公司給我的,沒有什麼是我自己的,所以我真的是幫不上我那小姑姑了。」

被她這樣的拒絕,陳鳳梅一下子就被激怒了:「你當我是傻子是不是?你沒錢?你沒錢怎麼上的這個書,書上面現在可都有你了,你還沒錢?

現在村子裡都知道你上了電視,知道咱家出了大明星了,你卻跟我說你沒錢?回家我就去告訴他們,你現在成了大明星卻不認我這個老太婆了,看看還有沒有人喜歡你這種不忠不孝的!」

陳鳳梅慣會使用這種撒潑打滾的套路,宋嫣然倒是看習慣了,只不過她現在正在上升期,還是要少些這種醜聞比較好。

「奶奶,你要是再這麼大吵大嚷的把外面的保安給吵進來,他們都是不認人的,把你丟出去可就不好了。」

「我是你奶奶,他們怎麼敢?!」陳鳳梅聽了她的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

「可不敢這麼說啊,他們都是認錢不認人的,在他們眼裡他們的上司只有我一個,我的安全是重中之重。」

「那……那我小聲一些……」陳鳳梅只能撇撇嘴,小聲的嘟噥著。

「這就對了!咱們有什麼話好好說啊。」

「我這不也是著急嗎?你姑姑還在家裡等著我帶回錢去,她這日子過得也是膽戰心驚的。」

宋嫣然神秘莫測的笑了笑:「奶奶,您現在過得也真是糊塗,那幾個小混混是被誰送進去的就讓他們找誰去好了,何必非要纏著我那可憐的小姑姑?」

陳鳳梅聽了她的話,有些沒反應過來:「找誰?」

宋嫣然溫柔的笑笑,執起高腳杯抿了一口紅酒。

陳鳳梅看著她閑適的樣子,突然恍然大悟:「你是說蘇……」

「我可什麼都沒說。」宋嫣然不等她說完就打斷了她。

陳鳳梅瞭然的笑笑,隨即便附和道:「對啊,你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