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房產大玩家 >759.我只賺你50個億!

759.我只賺你50個億! (1/3)

小說名稱《房產大玩家》 作者:貔蚯  更新時間:昨日09:36更新  字數:6355

{}?活點雷達對與「城市」的判定標準,似乎並不同於普遍對城市的認知。

在陳晉看來,國內的上京市、東海市、深港市和南粵市,包括「兩制」制度下的香江市和濠海市,甚至是稍微差一線的東江市,都是有資格稱為「國際化大都市」的。

但顯然活點雷達的標準並不在這方面。經過他的連番嘗試,國內只有首都上京市和香江市夠格。

而國外也是差不多的情況,米國也就只有新紐城,首都華府,洛城三座城市。

和國只有首都東城和坂城兩座城市。

至於多年前的「日不落」,更是只有首都倫城……

很明顯,活點雷達判定的「國際都市」,並不單純是根據經濟發達水平的,還有政治地位,歷史地位等等因素的考量。

但無一例外,全都是極其引人注目的城市。

由此,陳晉也慢慢覺出來,這項功能的出現,似乎是活點雷達已經在為自己預先鋪著發展方向了!

而且,還是按照自己內心深處的一些想法?

「也太人性化了吧?」陳晉笑著。既然活點雷達能夠窺探別人的思維,那麼窺探自己的,自然也不奇怪。

不過他還在經過暫時的喜悅過後,就把這筆巨額的積分拋在腦後了,轉而看起辦公桌上堆積如山的文件。

在回濛洲縣老家之前,因為吳青山的事情,實際上他已經耽誤許多工作了,現在還是得趕緊把進度追上來才行。

想著別人五一假期都跟親朋友好出去遊玩了,自己還在公司里努力著,陳晉都想給自己頒發一個「最勤勉努力獎」了。

只不過現實就是這樣的,想到得到的更多,唯有付出的更多。

嘴裡沒有喊著金鑰匙,就只能把手上的鐵扳手揮舞的勤快一些。

父母只能決定你的出身,而你自己可以決定你的成就……

…………

…………

好在這些文件大多數都是一些項目撥款需要補簽字的,或者是一些數據報表,並不算複雜。

所以陳晉在看著這些報表的同時,腦子裡面也在想著其他的問題。

東江市的20處項目,總建築面積大約是600多萬方,根據賈瓊給出的報告,總造價大概在200個億。

再加上之前280多個億的貸款債務,這批項目的預估成本為480多個億。

現在還有上萬套的房源沒有賣完,銷售總額就已經達到了845個億……

毛利潤約為360個億左右。而在這批項目中,晉涵集團占股70%,毛利潤約為252個億。

至於陳晉的個人收益,大約在138個億還多。哪怕出去所有的宣發、運營費用,他的凈利潤也能達到130個億。

所以到了現在,加上干江區四處項目的利潤,陳晉的凈資產,已經突破150個億了!

妥妥的百億富翁!

但是這還差得遠呢。不說別人,但就黃赫,甚至是金胤,現在的凈資產都依然超過他一大截。

老牌的楚南省富豪,哪是說超越就超越的?

只不過得益於陳晉的資源整合,晉涵集團目前的產值已經實實在在的突破了千億,赫然飆升到了楚南省內民營企業第二的位置。

排在他前面的,只有馬爸爸一個人了……

至於那些傳統的官方壟斷行業?

不具備可比性!類似能源行業和通訊行業,隨便漏一點都能把你砸死了……

可儘管局面看上去,楚南省內似乎已經沒有可以在房地產行業內跟晉涵集團相抗衡的企業了。

但陳晉卻始終對一個人不太放心,那個人就是金胤。

自從吳青山退下來之後,金廈集團也徹底偃旗息鼓了。在那件大事之後,金胤不但辭去了聯合商會主席的職務,並且金廈集團還宣布因為對接下來的行情並不看好,所以年內都不會再有投資開發的計劃了。

陳晉對金胤這樣的做法有些詫異!按理說,接下去的行情回暖顯而易見,金廈集團不至於連這麼簡單的情況都分析不出來,卻在這個節骨眼兒上選擇龜縮,實在令人費解。

所以到底是金胤在吳青山那件事之後,徹底磨滅了爭雄稱霸的心思?又或者是僅僅為了迷惑自己而扔的煙霧彈,為更大的動作做準備呢?

陳晉吃不準。

念及此,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跟他再見一次面。

他必須保證東江市的老家不會著火,才能進行下一步的舉動。

於是他拿起手機,直接撥給了金胤……

…………

「喂?陳總?」金胤對陳晉的來電顯得很是詫異。

儘管事情已經過去一陣子了,而且因為非常的機密,所以並沒有對他和金廈集團造成任何影響。

但他依然還沒有把兒子叫回國內來。他在擔心,擔心還會有變故!

陳晉笑道:「金總,別來無恙?」

「謝謝陳總惦記了,最近真的是吃得下睡的香吶!」金胤應道,他說的是實話。

沒有了吳青山壓在他的心頭之後,他確實感覺到了無比的輕鬆。

只不過在輕鬆之餘,總有一些悵然~

陳晉直接問道:「如果方便的話,我想跟你見一面,可以嗎?」

「唔~~」金胤稍微猶豫了一下,答應下來:「沒問題,在哪?」

「就在你家吧?外面也不太方便。我蹭頓飯,怎麼樣?」陳晉笑道。

「好的。」

…………

陳晉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了之後,就已經是傍晚了。

他開敞車,直接到了金胤在聽濤湖南岸山坳中的莊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