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鐵骨錚錚的歲月 >第338章 雙喜臨門

第338章 雙喜臨門 (1/1)

小說名稱《鐵骨錚錚的歲月》 作者:橙子黃了  更新時間:今天18:21更新  字數:2575

「我們辦公婚,打結婚證,只要工作人員不說就不會有人知道。再說,我們提前打結婚證是為了讓我媽死心。一旦我們木已成舟,我媽就不會再胡鬧的。」武良解釋道。

「是這樣嗎?行,那我得梳理一下,換件衣服。不對,我突然想到,不對。」

「怎麼不對?」武良詫異道。

「打結婚證得照相,只有相片洗出來了,我們才能拿到結婚證,那得好幾天的時間,你媽……」

「這我知道。我媽不可能不吃不喝那麼久。你和志虎大哥打過結婚證,應該知道交錢bànzhèng會打收條。有收條就夠了,我媽她會認幾個字。」

「哦。」

孫美鳳梳理好她的秀髮,去裡間換了件衣服,把店門關了,與武良一起去找王雨琦。

王雨琦和何桂花都在辦公室。

「你們……不會是來打結婚證的吧?」何桂花年齡大一點,自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男一女到她們辦公室來除了結婚還會有別的事嗎?

「可能把桂花姐嚇到了,」武良把從店裡帶來的散糖放在何桂花面前,「這裡面有原因。」

「這麼說美鳳懷孕了?」何桂花的眼睛睜得更大了。

王雨琦也露出吃驚的神情來。

「哪裡是這個原因?」武良道,「是我爸媽鬧著要把我調回去。」

「昨天不是你爸媽都到了美鳳的店裡嗎?你好像不在。」

「我正好去了縣裡。」武良又一次把武遠恆來學校的情況說了一遍,「為了讓我媽死心,我們只好提前把公婚結了。還要拜託兩位替我們保守秘密。」

「你們這一份真情好讓人感動,也令人羨慕。」王雨琦感嘆道。

「你和垂範不更是佳話嗎?」武良道。

「是啊,程老師為了你把家都拋棄了。」孫美鳳道。

「你們啊,都是佳話,就不要互相吹捧了,」何桂花道,「美鳳你拿一張試紙去做個尿檢。」

「我們……這種情況還需要做尿檢?我看不用了。省一張試紙。」孫美鳳道。

「這只是例行公事,沒事的。」王雨琦道。

孫美鳳便接了試紙去了廁所,返回來把被尿浸濕了的試紙遞給王雨琦。

「嫂子,你還說不用試紙?」王雨琦笑道,「要恭喜你們了。」

「那不是雙喜臨門?」何桂花道。

「怎麼可能?你是說……」孫美鳳懵了。

「什麼雙喜臨門?」武良還傻傻地問了一句。

「就是你要當爸了。」王雨琦道。

「美鳳懷孕了?」武良驚喜不已,「我有這麼准嗎?」

孫美鳳羞的脖子都紅了,「武良你怎麼說話的?雨琦啊,應該是弄錯了。」

「試紙還會錯?嫂子你看顏色變化?這就是有孕的表現。這是好事啊。」

「我……」

「真的是好事。」武良很認真地道。

「未婚有孕是要罰款的。」何桂花提醒道。

「我指的就是這一點。」武良解釋道,「我交了罰款,你們會開*,*上會註明罰款原因,對不?」

「那是必須的。我們開的是正式*。」何桂花道。

「桂花姐你誤解我意思了,我不是擔心*假不假,我要的是把這個*給我老媽看。美鳳都懷孕了,她就更死心了。」

「這麼說罰款成了一件好事了?」何桂花明白過來。

……

前後差不多花了一節課的時間,才把該辦的手續都辦了,武良和孫美鳳這才離開民政所。

出了鄉zhèngfǔ大院,見路上無人,武良忍俊不禁。

「你笑什麼?」孫美鳳走在前面,和武良離了差不多兩米遠。

「我是說我的槍法也太准了。」

「你這個人……」孫美鳳再次紅了臉。

……

武遠恆回到家時,看見武梅花寄了圍裙在鍋灶旁,便知道余氏還躺在床上。

已經是中午時分。

「哥回來了嗎?」武梅花放下手中的鍋鏟,往武遠恆身後看,「難道哥沒有回來?」

「你哥估計晚邊到。你媽還是一點東西都不吃?」

武梅花搖頭。「我怎麼勸媽就是不聽。」

「我進去看看。」

武遠恆走進房間。

「是老武嗎?」余氏動了動身子。

「你怎麼還躺在床上?」

「良子他沒有回來對不?」

「良子……差不多晚邊到家。」

「你跟他說了我有三餐沒有吃喝嗎?」余氏問道。

「我還能不說?哎呀,老婆子啊,這事我看還是算了。」武遠恆在老式木板床前的木椅上坐下來。

「你說什麼?」畢竟近兩天沒有吃喝,余氏想發飆都沒了力氣。

「良子學校的老師都勸我算了,勸我們算了。他們說良子和那個女人是有了愛情。」

「你個死老武,你是純心要氣死我,」余氏喘著氣,「我沒有餓死先要被你氣死。這就是你去一趟蔣村的收穫?」

「哎呀,老婆子,我們不懂愛情,這愛情……」武遠恆忘了怎麼表達。

「你跟我說愛情?你欺負我不懂愛情?良子和那寡婦是什麼愛情嗎?」余氏用盡了力氣說話,「就是說你根本沒有對良子施加壓力對不?你沒有讓他一定回來是不?」

「我……你都兩天沒吃沒喝還這麼有力氣啊,我不是說了良子晚邊回來嗎?」

「那你還說算了?我跟你說啊,」余氏頓了頓,或許是一口氣沒順上,或許是力道跟不上,「你要說算了,你就把樓上那口棺材抬下來把我放進去。我是怎麼都不會答應他們的。哎呦喂,我的命怎麼會這麼苦啊,媽耶,媽耶——」

余氏痛哭不已。

「哎你這人,你這人。你多少吃點東西。」武遠恆差不多語無倫次了。

「我的媽耶,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余氏用哭聲回答武遠恆。

……

公安局檢驗科。

「薛教,和葉江河的指紋對過了,菜刀上的指紋是葉江河留下的。」檢驗科的工作人員道。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薛瑞開心道,「老劉,可以向檢察院申請逮捕葉江河了。」

「我這就去辦。」

……

武良騎車回到王宅家裡,正是鄉村炊煙四起的時候。

後屋不開燈已經比較昏暗了。

武梅花在鍋灶前燒火。武遠恆抽著悶煙。

武良啪嗒拽了下拉線開關,後屋一下子亮堂了,雖說那吊在橫樑上的白熾燈只有十五瓦。

「哥你總算回來了。」武梅花驚喜道。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