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地球唯一玩家 >32.合作

32.合作 (1/1)

小說名稱《地球唯一玩家》 作者:末羽  更新時間:2018-08-09 17:41  字數:2362

在眾人之中,阿爾托莉雅是一位國王,偉大的王者,完美的永恆之王,就算是吃飯,也吃出了一種王者風采。

當然,餐桌禮儀什麼的,更不要說了。簡直帥氣的一塌糊塗啊。

餐廳內,不知道多少男士的目光都被阿爾托莉雅吸引,不過卻沒有一個人敢上來搭訕的,不是他們不願意,而是自慚形穢。

伊什塔爾凜身為女神,吃飯自然十分講究,雖然沒有所謂的王者風采,但卻十分的優雅。

好歹是一位神靈,如果吃飯的姿勢不對,那就丟人了。身為女神的她,自然不可能讓自己丟人。

至於林凜,風格非常的簡略,大概是和她過往僱傭兵的身份有關吧。

而阿冷是一位廚師,一口一口品嘗著飯菜,自然不會太差。

唯獨黑貞,因為是一個村姑,後來又從軍打仗,連大字都不識一個,後來又加入了軍隊,吃飯自然不會太過於講究。

說她狼吞虎咽,大概非常的貼切吧,三下五除二就把手裡三明治幹掉,然後一手拿著一塊面孔,啃了起來。

至於張玄,當然是掠過不提了,他自己有什麼好提的。

他有不在鏡子前,當然不知道自己的吃相了。

幾人不是英靈就是大胃口,一頓飯下來,六個人竟然吃了數十人份的早餐,把酒店餐廳的人服務員驚訝的一塌糊塗。

就在張玄一行人用餐接近尾聲的時候,兩個警察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走在前面的男子大約三十多歲,面色嚴謹,進入餐廳後,環視了一圈,看到張玄,徑直的走了過來。

跟隨在他身後的,則是一個看起來,大約二十多歲的年輕少女,同樣穿著警察的制服,留著一頭金色的短髮,亦步亦趨的跟在男子的身後。

「早上好,幾位女士,以及張玄先生。」男警察走到張玄的面前,先是向在場的幾位女士點了點頭,眼神中閃過一絲絲驚艷,然後把目光轉向了張玄。

「你認識我?」

「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你,張玄先生,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通靈人之一。」男警察恭維的說道。

「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泰德,泰德·索隆,如你所見,我是一位警察。」

「所以呢,警察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當然,張玄先生。」泰德說道。

「說罷,什麼事情。」張玄喝了一口熱水,抬起頭問道。

泰德說道:「張玄先生,你這一次來拉斯維加斯,應該不是來旅遊的吧。」

「沒錯。」

「你應該是為了那些乾屍,而來的吧。」

「可以這麼說。」

「那我們可以合作。」泰德斬釘截鐵的說道:「張玄先生你剛來拉斯維加斯,可能不太清楚這裡面的事情,我們可以將情報共享給你,而你,幫助我們破案。」

「這麼說,你們也知道,這件事情,不是普通人做的了?」張玄饒有興趣的看著泰德,問道。

泰德苦笑著說道:「人類根本不可能做到這樣的事情,短短几分鐘之內,一個活人就變成了一具乾屍……若非親眼所見,簡直匪夷所思。」

「可以合作。」張玄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如同泰德所說的一樣,警方的手裡必然會有大量的情報,張玄需要這些情報幫助他找到因此在這裡的御主和英靈。

雖然可以自己單幹,但如果有這些人的幫助,應該會更加的順利。

至於泰德是如何找到自己的,張玄並不驚訝。

自己入住酒店的時候用的是真名,如果這群人找不到自己,那才奇怪。

相信這件事情剛剛出現,警察們就在物色可以幫助他們破案的奇人了吧。

泰德頓時露出了興奮的笑容,連忙說道:「那真是太好了,張玄先生,我相信有你的幫助我們一定可以抓住兇手。」

張玄搖了搖頭說道:「找到兇手可能性很高,但抓住兇手可就難了。」

泰德一愣。

張玄繼續說道:「如果這一次我猜的沒錯的話,兇手不是你們可以抓住的,現代科技雖然發達,對於他們卻沒有什麼作用。」

泰德說道:「所以我們才需要你的幫助,張玄先生。」

他並沒有因為張玄的輕視而惱火,因為他知道張玄說的是真話。

人類的科技雖然發達,熱武器的威力也非常巨大,但問題是丟死歸魂之類的存在,沒什麼用啊。

就算是導彈,也炸不死一個鬼魂。

張玄說道:「我就算是把人抓住,交給你們,你們也對付不了,這一次的敵人非常的棘手。」

美狄亞的實力,可不是現代科技的人類可以對抗的。

泰德說道:「這麼說,這一次的兇手,張玄先生已經有了眉目。」

「有一點。」

「那真是太好了。」泰德高興的說道:「如果諸位用餐完畢,我們可以先去警局再說。」

甭管自己一方能不能對付兇手,目前最重要的是抓住兇手,如果將兇手抓住,就不會有受害人出現,那麼他們警局的壓力就不會太大。

張玄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阿爾托莉雅一行人也沒有什麼意見,一行人就在泰德的帶領下,前往拉斯維加斯的警局。

警局內,眾人被請到了一個辦公室。

有人專門上了幾杯好茶。

跟在泰德身後的女警察消失了幾分鐘,再一次出現的時候,手裡拿著一台電腦,放在了桌子上。

房間的燈被關掉,門被關上,窗帘被拉了下來,原本寬敞明亮的房間瞬間變的黑暗。

泰德拉下一個投影布,打開投影。

「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的副手,塞雅。」

塞雅點了點頭,打開電腦,點開了一幅圖片,是一張受害者的照片,上面還有受害者的名字和資料。

照片有兩張,一張是生前,一張是死後。

生前的照片是一個胖胖的黑人,死後卻是衣服骨瘦如柴的乾屍。

「張玄先生,這是第一號受害者,也是最初的受害者,詹姆斯·特雷·哈根。如你所見,這是一位黑人,而且還是一個癮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