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地球唯一玩家 >53.兇手是誰

53.兇手是誰 (1/2)

小說名稱《地球唯一玩家》 作者:末羽  更新時間:2018-06-18 08:51  字數:3612

通靈偵探羅伯特自從成名之後,還沒有幾個人給自己這樣難看的臉色,雖然有些憤怒,但看到張玄冷淡的目光,強行忍耐了下來。

冷哼了一聲,他轉身去找其他的鑰匙。

不一會,第二把鑰匙落在了他的手裡,也是除了張玄之外,第二個找到鑰匙的人,看著手裡的鑰匙,他朝著張玄挑釁的冷哼了一聲。

不過張玄並沒有搭理他。

記者們對於羅伯特是如何找到第二把鑰匙也頗感興趣,於是為了上去想要採訪。

羅伯特對於這個提升自己名氣的機會自然不會錯過,開始了自己的表演。

十分鐘後,第三把鑰匙被巫女曼莉找到,她利用自己的占卜,前前後後推斷了幾次之後,終於在一個花瓶中找到了第三把鑰匙。

當她找到了鑰匙的同時,另外一個人也在同一時間找到了第四把鑰匙。

詹姆斯神父。

這位神父之所以可以找到鑰匙,靠的完全不是自己的特殊力量,而是靠著自己的眼睛,看到某些地方的灰塵被拭擦過。

而自從尼古拉斯死後,這個別墅就被封鎖了,除了警察之外根本沒有人來過。

尤其是最近半個月,就算是警察也么有來過,所以周圍都落了一大堆的灰塵,但他卻看到某些地方沒有了灰塵,這說明了什麼?

說明有人動過這裡,很有可能是昨天,有人來到這裡,動了這裡。

他根據這些蛛絲馬跡找到了鑰匙。

這種找鑰匙的方法,比起通靈偵探更加的像是偵探,而不是一個通靈人。

至於第五個找到鑰匙的人,是埃及法老。

不過對於如何找到了這第五把鑰匙,他閉口不言,對於採訪自己的記者,一律採取了無視的態度。

這讓他周圍的記者很不滿,不過沒有人敢說些什麼,尤其是被對方金色的眼瞳注視時,一個個畏畏縮縮,向旁邊退開,讓出了一條道路。

羅德警察看到這一幕,連忙上來說道:「既然五把鑰匙已經被找了出來,那麼我們就進去吧,去看看真正的兇殺現場。」

張玄一行五人自然沒有任何的意見。

在羅德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人上了二樓,來到尼古拉斯·史蒂文的卧室前,羅德掏出鑰匙,打開門鎖,輕輕一推。

卧室的大門被推開。

展現在張玄面前的是一個非常凌亂的房間,整個房間彷彿被颶風感覺,玻璃粉碎,桌椅倒塌,花瓶碎裂,壁畫掉落,不管是天花板,牆壁,還是地面,到處都是乾枯後的血跡。

「這就是兇殺現場。」羅德說道:「自從史蒂文先生出事之後,這裡被封鎖,就一直保持這個樣子,沒有人破壞過現場。」

頓了頓,他從工作人員的手裡拿出來五份資料,交給張玄五人。

「這是我們收集的現場資料,以及一些分析,你們可以看一下。」

張玄接過這些資料,放開神念,一掃而過,將這些資料全部都記錄在腦海里。

通靈偵探羅伯特也是一樣。

但巫女曼莉卻對於這些資料不屑一顧,拿在手裡看也沒有看,

羅德心頭雖然不忿,卻沒有說什麼。

詹姆斯神父微微一笑,說了一聲謝謝後,拿起資料看了起來。

埃及法老卻懶得接受這些資料,淡然的說道:「我和你們不一樣,不需要這些東西。」

這個更加高傲。

羅德收回了自己的手,把資料交給了現場的工作人員。

張玄將這些資料記在心裡,上交給了工作人員,放開自己的神念,掃過整個房間,不管怎麼多麼小的細節,都不曾放過。

但結果卻沒有任何新鮮的發現。

而房間內也沒有亡者的靈魂,顯然,受害者尼古拉斯·史蒂文的靈魂已經消散了。

不是每一個人死亡之後都可以化作鬼魂,即便是被人殺害的人也一樣,普通人想要變成鬼魂的條件十分苛刻。

執念,怨恨,天時,地利缺一不可。

就算尼古拉斯·史蒂文是被人殺害的,死亡之前充滿了不甘和怨念,但死的時候不是什麼壞日子,居住的地方非但不是什麼陰森之地,相反這裡人氣旺盛,想要成為鬼魂的可能性太低。

死之後,很快就會消散,連鬼魂都做不成。

畢竟這個世界,可沒有什麼陰曹地府,天堂地獄。

想要詢問鬼魂,應該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就在此時,通靈偵探卻邁開腳步,來到了床邊,說道:「資料上記載,受害者死亡的時間,是凌晨三點到四點左右,沒錯吧。」

羅德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他指著房間的大床說道:「我可以躺在上面嗎?」

羅德有些為難,但最終說道:「只要你破壞現場的話,可以。」

「放心吧。」羅德小心翼翼的將被子掀起來,不顧上面的灰塵,躺進了鑽進了被窩,然後閉上眼睛,彷彿在睡覺。

但張玄可以看到他的人體磁場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顯然,這個傢伙想要通靈整個房間,藉助萬物之靈的力量,看到過去發生的事情。

巫女曼莉不甘示弱的說道:「我需要史蒂文先生死前的物品,不管是鑰匙扣,衣服,還是頭髮,都可以。」

羅德早有準備,送上了一個包裝袋,裡面放著一把鑰匙。

「這個可以嗎?」

「沒有問題。」巫女曼莉拿到這個東西後,開始利用塔羅牌占卜起來。

詹姆斯神父站在窗戶邊,看著破碎的窗戶,滿地的玻璃渣,閉上眼睛,念起了聖經。

不知道是在超度,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