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地球唯一玩家 >12.我就是你姐

12.我就是你姐 (1/1)

小說名稱《地球唯一玩家》 作者:末羽  更新時間:2018-06-18 08:51  字數:2433

張玄也沒有想到賈琳琳竟然如此個性,堪稱奇葩,這樣的性格如果放在古代,絕對是不甘寂寞的主,指不定會被浸豬籠。

「小哥。」賈琳琳放開了張萌,走到張玄的面前。

「有事?」張玄問道。

賈琳琳張開雙臂,狠狠的抱了張玄一下,豐滿而又柔軟的身軀讓張玄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體驗,一時間在場的幾個男士都對張玄投以羨慕嫉妒的目光。

而張玄的第一個反應就是……教練,她帶球撞人。

「這是謝禮。」過了幾秒鐘,賈琳琳放開張玄說道。

「額,不用客氣。」

張玄還是第一次和女性如此親密的接觸,當然,他媽不算,畢竟是一個宅在家裡多年的宅男,這個時候除了這句話之外,在也想不出其他的詞語。

賈琳琳鄭重的說道:「不管如何,你都救了我一命,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姐了!」

等等?

張玄滿臉愕然的看著賈琳琳,不應該說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嗎,為什麼忽然你就變成我姐了,這人不按常理出牌啊。

賈琳琳摟張玄說道:「你姐我別的沒有,自己開了一個咖啡店,叫做風鈴咖啡店,只要你到我店裡,絕對不會收你一分錢。」

賈琳琳這麼一說,眾人也反應過來,路明說道:「張玄,你也知道你路哥我就是一個普通的計程車司機,別的話不說,以後路哥就是你的司機了,不管你去什麼地方,不管你什麼時候,只要給路哥我打一個電話,隨叫隨到。」

「不用了,路哥。」張玄說道,他就是一個宅男,一個星期都未必會出門一趟。

「沒事,這是我應該做的。」路明認真的說道。

路筱筱也說道:「哥,我……」

結果話都沒有說完,就被路明打斷,「瞎叫什麼,叫叔,我是他路哥,你又叫他哥,你這是想要造反啊。」

路筱筱覺得十分憋屈,她聰明沒錯,但不是那種牙尖嘴利的人。被父親這麼訓斥,頓時說不出話來。

她沒好氣的瞪了自己父親一眼,改口道:「叔,大恩不言謝,以後有什麼吩咐,叫我一聲,別看我是小孩子,我照樣可以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蘇洋笑著說道:「還赴湯蹈火呢,拉倒吧,你一個小女孩赴什麼湯,蹈什麼火。」

路筱筱頓時氣憤的瞪著蘇洋,眼睛睜得老大。

「你看不起我?」

「我什麼時候看不起你了,剛才看你挺聰明的,現在怎麼這麼孩子氣,不對,你就是一個小孩子。」

「行了,你少說兩句會死啊。」路明看到他欺負自己的女兒,沒好氣的說道。

蘇洋呵呵一笑,不以為然,扭頭對張玄說道:「哥,我就是一個大學生,沒有什麼錢,但我本人在這裡,以後這條命,只要哥你一聲令下,我隨時都可以還給你。」

張玄無奈的說道:「我又不殺人放火,要你這條命做什麼。」

「我不就這麼一說么!」

其他幾人看到路明,蘇洋開口,也紛紛不甘落後,變著花樣想要報道張玄。

有人說可以給錢,有人說可以給優惠。

什麼都不想要給的,就學著路筱筱說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張玄自然不會把這群人的話當真,這只不過是他們覺得自己獲救了,一時高興說出來的話,等過後自然就會後悔,以後若是萬一真的有事求到他們的頭上,指不定會怎麼推脫呢。

人家就這麼一說,你就這麼一聽。

誰當真誰是傻瓜。

實際上若不是賈琳琳帶頭把話題扯到了這方面,估計這群人壓根就說不出這番話,人情世故而已。

張玄雖然是一個宅男,但卻看的十分透徹。

大約過了四十分鐘左右,地下室的樓梯口,忽然傳來了喀嚓喀嚓的聲音。

地板在移動。

所有人悚然一驚,閉上了嘴巴,驚恐的看著樓梯口。

張玄不動神色的把空氣手槍戴在手指頭上,誰也不敢保證來的人是警察,還是犯罪分子,張玄自然要早作準備。

畢竟這裡可是犯罪分子的老巢。

若是警察一時半會沒有把這裡攻打下來,又或者是被發現了,犯罪分子打算帶著他們轉移,張玄自然不甘束手就擒。

更何況,對方一下來看到自己一群人都已經脫困,傻子也不會停留。

所以張玄戴上了空氣手槍後,瞄準了樓梯口。

就在此時,一個聲音從上面傳來,「我們是公安局的警察,下面的人,這裡已經安全了,都上來吧。」

一時間,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歡呼起來。

現在終究不是什麼狗血的電視劇,最終張玄一行人也沒有節外生枝,更沒有經歷什麼生死搏殺,反而安安穩穩的迎來了警察。

張玄也忍不住鬆了口氣。

眾人紛紛登上了樓梯,張玄是最後一個,他把空氣手槍摘下來收好之後,沿著樓梯走出地下室後,來到放著罐頭的倉庫。

張玄看到整個地下室已經被警察佔領,至少有十幾個警察分布在周圍。

除了警察之外,還有一個男子跪在地上被扣了起來,一臉絕望。

張玄認得這個人,就是把自己帶來的那個司機。

「你好,我們是公安局的。」

當張玄一群人質都集中在一起的時候,一個警察走了過來,笑呵呵的說道:「你們好,我是公安局的副局長,劉勇,你們之中,誰是剛才報警的人啊。」

眾人情不自禁的看向了一個人。

張玄走了出來,說道:「是我,我就是剛才報警的人。」

劉勇立即走了過來,使勁的握住了張玄的手,「好同志,感謝你啊,若不是你,我們到目前為止,竟然還不知道,我們山城市內,竟然隱藏了一個如此囂張跋扈,兇狠毒辣的犯罪集團。」

「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張玄雖然不會打什麼官腔,但說幾句漂亮話還是會的。

劉勇喜笑顏開的說道:「這才是我們的好同志,警民一家的代表。」

自始自終,握著張玄的手都沒有鬆開。

直到有人啪嚓拍了一張照片之後,劉勇才鬆開了手。

張玄這才反應過來,這他么的是要上報啊。萬一警察沒有把這裡的犯人一網打盡,自己豈不是要受到敵人的報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