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驚世玄女:廢材三小姐 >第3章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第3章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1/1)

小說名稱《驚世玄女:廢材三小姐》 作者:霏默依  更新時間:2018-06-14 11:46  字數:2487

不過衣袖翻飛的瞬間,狼人獸被紫衣男子所施展出去的藍色光刃所擊倒,重重的倒在了地上,發出「砰」的一聲巨響,連帶著地面也隨之一震。

頓時鬆了口氣的唐可心看著紫衣男子的背影,視線漸漸的變的模糊起來。然後,暈了過去。

昏迷前,她好像看見紫衣男子轉過身,向她走來,模模糊糊的,她似乎看見了他的臉。

……

唐府,沁倚小院。

唐可心趴在窗邊,看著院子里的香樟樹發獃。

自打上次被紫衣男子救下,已過去五日。

她的貼身侍女絹蕊告訴她,她是在試練場的門口被人發現,給抬回來的,並沒有見到什麼紫衣男子,而唐可心自己的記憶中,也並沒有關於這紫衣男子的記憶,所以,她推斷,應該是湊巧。

算了,等有機會再遇到他的時候,再多謝他的救命之恩吧!

這五日,她的日子過的倒也算舒坦,她猜想,應該是唐婉君和唐香芸,被她突然的死而復生給嚇到了,所以這幾天就暫時沒敢過來找她的麻煩。

只是,在這樣難得舒服的日子裡,她卻必須整天待在這小院之中,想想就覺得鬱悶。

抬眸看了看屋外的太陽,唐可心忍不住嘆了口氣。

「唉!」

這裡,既沒有電腦,也沒有電視,更沒有手機,要多無聊有多無聊,她每天,不是看著院子里的香樟樹發獃,就是看著院子里的花兒發獃,再不就是躺在床上發獃。

每天的日常,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是發獃,發獃,發獃……

哪裡過得像電視劇里演的那般精彩了?

這老天爺,該不會是給她整了一個假穿越吧?

「唉!」想到這兒,唐可心又忍不住嘆了口氣,整個人沒精打彩的。

就在這時,絹蕊端著飯菜走了進來。

唐可心見狀,走了過去,落坐在桌前。

眼看著絹蕊,將饅頭,小菜和稀飯,擺上桌,唐可心拿起碗筷,正準備開吃,就在這個時候,來了兩個不速之客。

只見,唐婉君和唐香芸二人,一前一後的在各自侍女的陪同下,趾高氣揚的走了進來。

一時間,本就不大的屋子,顯得更小了。

「喲!二妹,咱們倆來的真是時候,三妹這是正准用午飯呢!」

「你們來幹什麼?」看著眼前,不請自來的兩個人,唐可心完全沒有理會唐婉君在說什麼,直接開門見山的詢問道,問話的口氣十分的生硬。

她就知道,好日子不會持續太久。

這才安穩了幾天,就又開始了。

她們就不覺得累嗎?

「沒什麼,就是幾天沒看見三妹了,心裡挺挂念的,所以特地過來看看!」唐婉君沖著唐可以心淺淺一笑。

「是嗎?」唐可心笑著回應,說話語氣裡帶著幾分懷疑,也帶著幾分諷刺。

她心想,無事不登三寶殿,信你話就有鬼了!

「當然啦,這不,我還帶了一些好吃的給三妹,沒想到,趕了個巧,正好撞見你在用午飯,不過,你桌上的這些菜,哪裡是人吃的?」說完,唐婉君沖身後的侍女們喊道:「你們幾個,趕緊把三小姐桌上的菜撤了,全都拿去倒掉!」

「是,大小姐!」

「不必……」

不待唐可心拒絕的話說出口,幾名侍女低頭應了一聲,便一湧上前的將她桌上的飯菜,全部端走了。

絹蕊本想上前阻止,卻被其中兩名侍女硬生生的攔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將飯菜倒在了地上。

緊接著,唐婉君又命人將食盒裡的飯菜端了出來。

唐可心垂眸看了一眼。

在她的面前,是一盤不知道是什麼鬼的黑色不明物,和一碗已經餿掉的米飯。

「三妹,你看,這才是你應該吃的,我和你二姐呢,就不打擾你用飯了,你呢,趁這飯菜還熱著,趕緊吃,冷了,可就不好吃了!」

說完,唐婉君與唐香芸對視了一眼,兩人掩著嘴,大笑了起來。

唐可心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笑的無比肆意的二人,袖中的雙手好幾次握緊又鬆開,一股怒火正在她的胸口極速的燃燒著。

她憤怒!

她掙扎!

但最後,她還是忍住了。

必竟,她本就不是她們的對手,再加上她現在還有傷在身,如果真的動起手來,她以一對二,根本沒有勝算,吃虧受傷的只會是她,還會連累絹蕊。

與其這樣,還不如暫時忍下來,想想其它的辦法。

打不過,難道還不能用腦子嗎?

見唐可心悶不作聲,唐婉君輕蔑的看了她一眼,冷笑了一聲,扭著腰肢,剛準備離去,突然又折了回來。

她走到唐可心的面前,驕傲的如同一隻孔雀,用只有她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緩緩的說道。

「如果讓我聽到有關於那天試練場的事的一點點風聲,我就命人把你的貼身侍女賣到妓院去,相信我的三妹是不會這麼殘忍的,對吧?順便,我再提醒你一句,就算你不顧那個丫頭的死活,跑到父親面前去揭露了此事,父親大人也不會相信你說的話的!」

說完,唐婉君朝唐可心笑了笑,轉身離去,唐香芸緊隨其後。

聽到這番話,唐可心袖中的雙手又是一緊,看著唐婉君背影的眼中,布滿了鄙視與憤怒。

等著吧!

這兩筆賬,總有一天我會討回來的。

不是不報,時候未到而已。

……

深夜。

夜空中沒有一絲星光,凌亂的風中透著陰寒的氣息。

守衛森嚴的宮殿中,漆黑一片,只看見一顆散發著火紅色光芒的珠子,懸浮在半空中。

這顆紅色的珠子,如男人拳頭般大小,周身冒著冉冉不息的火焰,如一團正在燃燒的烈火,散發著它強烈的灼熱。

忽然。

「呲呲!」一聲響。

燃燒著火焰的珠子上陡然的出現了一條細小的裂縫,裂縫曲折又蜿蜒的在珠子上蔓延著。

不過眨眼的時間,裂縫又嘎然的停止了延伸。

這時,宮殿的大門被人推開了,一道白色的身影走了進來,衣袖一揮,下一刻,被擺在宮殿牆壁凹槽中的白色蠟燭,瞬間全部被點亮,原本黑漆漆的宮殿,突然的變的亮堂了起來。

男子走進宮殿,宮殿的大門自動的合上,阻隔了外界的干擾。

夜,又恢復了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