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仙俠武俠小說 >符界之主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執法長老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執法長老 (1/1)

小說名稱《符界之主》 作者:當年芬芳  更新時間:今天03:07更新  字數:2345

「沒什麼,我們回去吧。」龍敏隨口撇過此事,不再多言,靜靜跟著龍不鳴往西海方向飛去。

……

黑海東邊,一座小島之上。

此時聚集了羽仙宗的那幾位修士,柳媚兒就在這裡,她尋到了那瓶羽仙丹,臉色陰沉,宛若吃了什麼髒東西一般。

只因這瓶羽仙丹之上還附著有韓鋒的一段留言:「仙子,我知道你小氣,肯定會追來向我討回你這瓶丹藥,所以我提前放在這裡,你拿回去吧,丹藥雖好,可惜其原主人的心腸太壞,還是留給你自己享用吧,哈哈!」

「果然不是個簡單的人,也不知究竟是何身份,這樣的人物不該籍籍無名,回去後我得好好查查才行!」柳媚兒漸漸平復心情,在心裡默默想道。

她沒有立馬收起這瓶靈丹,而是施法細細檢查一番,確認沒有問題後,方才重新收入囊中。

她也擔心韓鋒會反手給她下套,自然得小心應付。

當然,讓她狠下心來捨棄這瓶靈丹也是不可能的,畢竟這瓶東西的價值也讓她難以放棄。

……

這會兒,韓鋒已然飛出黑海,來到東海區域,一步數百里地往蓬萊諸島飛去。

他之前一早就懷疑柳媚兒會使詐,所以收起那瓶羽仙丹後,便認真檢查一番,不過他並沒有查出什麼問題,只是基於穩妥起見,還是放棄了那瓶丹藥。

而且,他還給其中三枚丹藥反手做了一些手腳,對方不可能發現得了,除非她的丹道境界超越了他。

「小妮子,等你服下那三枚丹藥的時候,就有好戲看了,嘿嘿!」韓鋒心裡暗笑。

至於龍不鳴的那瓶極品靈丹則被收了起來,等到適當機會,可以將其轉賣出去,自然也不會自己服用的了。

其實,若非顧忌龍不鳴跟柳媚兒身上可能都有天一境大能之士煉製的氣息玉佩,他完全可以將他們二人重創,掠奪他們的一切。

不知不覺,他又落到一座荒島之上,魂力散開,籠罩千里方圓,沒有什麼異常之後,他才自己開鑿出一個洞穴,布下禁制,進入其中變換賴升豪的模樣回來。

他只在這裡停留一小會,便收起陣旗,匆匆而去。

一路無事,數個時辰之後,他順利回到蓬萊諸島。

徑直進入主島,他在外城找到一家中等客棧暫時住了下來。

走入自己的休息室後,他直接倒床就睡,一覺睡到第二天的晌午時分。

他是被嚴一劍的傳訊叫醒,說是柳媚兒要他即刻去見她。

韓鋒撇了撇嘴,沒有理會柳媚兒的命令,一把將這塊傳訊了令牌捏成粉末,當做沒有收到這個訊息。

他默默計算了一下時間,距離回去羽仙宗的日子只剩下七天了。

他決定不再外出,剩餘的時間就留在蓬萊主島上。

當然,他也不會閑著,當即走入練功房內,開始靜修,鞏固之前突破的境界。

三天之後,嚴一劍突然找上門來,與他一同前來的還有柳媚兒。

想來是嚴一劍利用自己在這一帶的家族勢力找到自己的準確位置,要不然何以如此迅速。

既然找上門了,韓鋒自然沒有理由再拒絕見面。

會客廳內,韓鋒恭敬給端坐在主位上的柳媚兒行禮,臉色平靜而恭謹。

「賴兄,你為何不回復我的訊息,出了什麼事情?」嚴一劍開門見山問道。

「哎,一言難盡,之前我從那個洞口出來,遭遇到九霄宮那位身穿淡黃衣裳的仙女襲擊,差點喪命,最後在關鍵時刻利用一張靈符瞬移逃走,可能是在與她的戰鬥中,那塊傳訊令牌丟失了吧。」韓鋒隨口胡謅道。

嚴一劍目光一閃,看了柳媚兒一眼,連忙問道:「你的瞬移之術是由靈符激發出來的?難道不是你自己擁有這個能力了嗎?」

韓鋒明顯愣了一下,反問一句:「你的修為也是半步通靈層次,難道你可以施展瞬移之術了?」

「……」嚴一劍無言以對,只得搖搖頭。

柳媚兒卻將信將疑,不管韓鋒這一套,直接起身,倏地躥到韓鋒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注入法力探查。

韓鋒其實能夠反應過來,躲避開去,但他強行忍住了,而且臉上假裝露出驚恐之色。

可只一小會,柳媚兒就將自己的法力退了出來,她檢查過了,對方確實沒有達到真正的通靈之境,丹田之中只有一道靈嬰虛影。

「柳長老,你這是違反宗門規定……」一旁的嚴一劍睜大了雙眼,緩緩開口說道。

在羽仙宗,有著明確的規定,即便是長老,也不得擅自探查內門弟子的身軀內部情況,否則就是違規,會受到嚴懲。

「我乃執法長老,有權探查我認為有問題的弟子,你儘管可以去查我所說的真假,如有異議,歡迎向上申訴!」柳媚兒卻沒有理會嚴一劍的話語,而是盯著韓鋒說道。

「我自會去核實,那柳長老還有什麼疑問需要我解答?不知我究竟有什麼問題,會讓柳長老如此關注!」韓鋒臉色鐵青,冷聲質問。

「你沒有問題,確實只是半步通靈之士,是我想多了,我向你道歉!」柳媚兒神色平靜,忽地躬身給韓鋒行了一禮,態度誠懇。

韓鋒見她做到這一步了,還能說什麼,只得暫時作罷。

「我走了。」柳媚兒乾脆利落,轉身就走,離開這家客棧。

「賴兄,委屈你了!」嚴一劍走了過來,拍了拍韓鋒的肩膀,而後也輕輕搖頭,走了出去,多半是追隨柳媚兒去了。

韓鋒依舊流露出滿臉沮喪的表情,實際上他心裡大大鬆了口氣,他一早就做好準備,知道柳媚兒遲早會探查自己的身體情況,所以他才利用煉靈金剛訣將丹田內的靈嬰也改變了個模樣。

這就是此門功法的特殊性,不僅能夠改變肉身,還能讓靈嬰偽裝。

當然,這也跟他的靈嬰很結實有關,否則很容易就散架了,無法經受煉靈金剛訣的折騰。

「總算過了這一關,也斷了柳媚兒的猜疑,要不然被她一直記掛著,也是極為麻煩之事。」韓鋒心裡放下一塊大石頭。11